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是猪吗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是猪吗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一百二十七章你是猪吗

    她刚哭过,声音沙哑得厉害,还有不停吸鼻子的声音。

    “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话筒里传来一个低沉且焦急的声音,他匆匆说道:“喂,伊墨秋你现在哪里,地址报给我!”

    伊墨秋机械性抬头看了眼路标,顺口就报了地址,然后,电话挂断了。

    她表情呆愣愣地看着黑屏的手机,忍不住又小声抽噎了起来。

    不到十分钟,权绍煦就赶到了,远远看着下蹲抱住双膝哭泣的少女,他眉头一皱,冲上去就将她人拽拉了起来。

    “喂,你怎么了,为什么哭成这样?”

    权绍煦是领略过伊墨秋几乎不存在的泪点的,可他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当街哭成了一个傻叉。

    这让他又懊恼又心疼。

    “说,谁欺负你了?是不是你的那个该死的哑巴未婚夫?操,老子就知道他不是个好东西,竟然敢让你哭得这么惨”

    权绍煦越说越气,他直接撸起袖子转身就要走,这时,伊墨秋才忙不迭一把扯住他的后衣摆,断断续续道:

    “你、你有病啊谁、谁说白少欺负我了,根、根本不是他好吗!”

    “那谁啊,说啊,谁把你惹哭的?老子也要把那人打哭,让他跪在你面前陪你一块儿哭!”

    被权绍煦凶神恶煞的模样吓到了,伊墨秋缩了缩头,她使劲吸了吸鼻子,说:“其实其实也没什么人欺负我。”

    “你是把我当智障么,我会信你的鬼话?”权绍煦扬起眉,他用力攥住伊墨秋的手,语气霸道又坚定:

    “说,到底是谁把你惹哭的,把那人名字告诉我!”

    妈的,他都舍不得让伊墨秋掉一滴眼泪,竟敢有人让她哭成这副德行?

    “别傻愣着,快说啊,谁把你欺负成这副熊样的?”

    “你会不会说话啊,什么叫我这副熊样?”伊墨秋卡机半天的大脑总算运转正常,她表情明显不对劲了:

    “权绍煦,你这家伙是不是在趁机骂我啊?”

    “没有啊,你别转移话题!快说啊!”

    伊墨秋深吸一口气,她胡乱抹掉脸上的泪,气急败坏道:“我妈,是我妈把我气哭的!这个答案你还满意吗,你要去揍我妈么,让她跪在我面前陪我一起哭?有种你就去啊,不怕死就尽管去好了!”

    权绍煦:

    未来丈母娘啊,他哪儿敢啊?!

    眼前少年气焰瞬间被熄灭,他沉默了好一会,才道:“那个你肚子饿不饿,去吃饭吧?”

    “嘁,胆小鬼!刚才谁一脸牛逼哄哄的说要把欺负我的那个人打哭啊,还什么让那人跪下来陪我一块哭谁啊,刚才那话都是谁说的啊,吓死人了,怎么,现在秒怂了?”

    权绍煦:

    自己装的逼,跪着也要装完。

    “我怎么知道那人是、是你的妈妈哎呀别哭了,眼睛都肿成兔子了,走吧,带你去吃好吃的,给你补一补!”

    权绍煦转移了话题,他用力握住了伊墨秋的手,不由分说就将她拽上了车。

    “说吧,想吃什么,我请客!”

    伊墨秋坐在车内,冷冷看了权绍煦一眼,她语气幽幽道:“想吃你的肉!”

    “那我们直接去酒店吧,等我洗干净,你就可以吃了。”少年扬起嘴角,露出一抹戏谑得逞的笑容。

    “滚!”

    某西餐厅内,伊墨秋乖宝宝一样趴在餐桌前,看着服务员端着餐盘从她身边经过,哎,又不是她点的,还要等多久啊?

    “一脸望眼欲穿,饿了?”权绍煦有些好笑地望着伊墨秋,忍不住打趣:“小馋猫,刚哭完就肚子饿!”

    “我一天都没吃饭了好吗?”伊墨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她气鼓鼓道:“肚子饿不是很正常的事嘛,还要等多久啊,我的牛排”

    “快了,再等等吧。”

    权绍煦双臂抵在桌上,十指交握,他眼睛一扎不眨地盯着对面的少女,视线炙热专注,深邃眉眼里满是温柔与宠溺。

    他可能真的无药可救了吧,就这么静静看着她,心里都像是被填满了一样,无法言喻的幸福。

    兜里震动了几下,权绍煦缓缓取出手机,是一个陌生来电。

    他想都没想就给挂了。

    谁知道没过多久,对方又锲而不舍的打了进来。

    “怎么了,谁的电话啊,为什么不接?”伊墨秋一脸疑惑:“该不会是你哪个地下秘密"qing ren"来电查岗吧?心虚不敢接?”

    “瞎说什么呢,接就接!”权绍煦按下接听键,为了自证清白,他干脆调了功放,声音不高不低,恰好可以让对面伊墨秋听清楚。

    话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绍煦,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啧啧,果然啊你这家伙,太渣了吧!”伊墨秋眯了眯眼,她一脸鄙夷地嗤笑出声:“还说不是你低下秘密"qing ren"?啧啧,看看吧,人家都打来电话质问你了!”

    权绍煦彻底懵了,他怔了许久,才道:“你谁啊?”

    女人似是被他的态度给伤到了,过了好久,才委屈巴巴的说:“绍煦,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你怎么可以这样?”

    “是啊,你怎么可以这样?”伊墨秋在一旁连连附和:“权绍煦,你真是冷酷又无情,你个死渣男!”

    权绍煦:

    为了防止伊墨秋跟着添乱,权绍煦将功放关了,语气微怒:“喂,你到底是谁啊,别假装一副跟我很熟的样子!”

    “绍煦,你真的把我忘了啊就为了坐在你对面的那个女生吗?她哪里比我好了?长得很一般啊,从穿着打扮就能看得出来,她只是一个穷酸的野丫头!你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烂了,宁可要她也不要我?”

    闻言,权绍煦眼底划过一抹愕然,他下意识看向坐在对面的伊墨秋,在她同样充满困惑与不解的注视下,少年眉头倏然蹙紧:

    “你在什么地方?偷偷摸摸的,究竟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我只是想再见你一面。绍煦,想办法甩掉那个穷酸野丫头,跟我单独见上一面吧。”神秘女人报了一串地址,恰好就在餐厅附近。

    没等权绍煦回话,她就将电话挂断了。

    “怎么了,看你一脸便秘的样子,对方来找你讨债了?”伊墨秋脑洞大开,她往前凑了凑,语气八卦又夹杂了一丝担忧:

    “事情很麻烦吗?我看你眉头皱得都可以夹死一窝苍蝇了”

    “不知道是谁打来的,但她似乎就在附近,在暗地里监视着我们。”权绍煦将手机放在一旁,他忧心忡忡道:

    “对方知道我和你在一起,约了附近的地址,要和我单独见一面。”

    伊墨秋一怔,随即她反应过来快速道:“啊,那你快去啊,快去跟她见一面!把话说清楚,权绍煦我跟你讲,你一定要把对这个女生的伤害降到最低知道吗?”

    “”

    “你一脸想要打死我的欠揍表情是怎么一回事?我跟你说很正经的呢,喂,权绍煦,你别走啊,你听我说完啊喂!”

    伊墨秋双手撑在桌面上,一脸火大与无奈地目送某个混蛋离去,想拦也拦不住。

    更何况

    “小姐,这是您的牛排套餐,请慢用。”

    嘻嘻嘻,更何况她的牛排上来了,不管了,肚子饿死了,先吃为敬!

    餐厅外,权绍煦隔着透明橱窗凝望着伊墨秋,当看到她迫不及待将牛排往嘴里塞,却又被烫到不停吐舌头哈气的可爱模样时,他唇边不禁泛起了笑容。

    清隽少年的神情明明是柔和宠溺的,可他嘴里偏偏说着嫌弃的话语:

    “猪,就知道吃!”(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