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在可怜我么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言情小说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在可怜我么

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在可怜我么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一百二十四章你在可怜我么

    白弥沢在咖啡厅待了整整一下午,傍晚时,伊墨秋才换下工作服,准备下班。

    金扬给她指定了新的工作表,早上八点开工,中午11点休息两个小时,下午工作到五点半。

    “抱歉白少,久等了。”伊墨秋走了上来,她一脸歉意的说:“因为要打工,害得你只能待在这里,一坐就是一下午,肯定很无聊吧?”

    和她这种人约会,也算是白弥沢倒了八辈子霉了。

    同样的情况对调,她也会感到厌倦烦躁的吧?

    “感觉我们压根不像是在约会对不起,下次不会再这样了,我会在休假的时候约你出来玩,我们正八经的约会!”

    白弥沢眼里浮现出淡淡的笑意,他摇摇头,似乎对此并不在意。

    少年轻轻握住了伊墨秋的手,趁她愣神之际,将她带离了咖啡厅。

    “白少,你这么着急带我去哪”

    白弥沢不吭声,他拉着伊墨秋走啊走,走到那晚两人独处的僻静角落。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伊墨秋停了下来,她左顾右看,四周无人,虽然不是深夜,但晚霞已褪,夜幕即将到临。

    “白少,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要跟我做羞羞的事情吗?”

    仗着某个少年含蓄内敛,伊墨秋毫无心理负担的开着他的玩笑:“看不出来白少平时一本正经的,内心竟然这么污!”

    白弥沢转过身来看着伊墨秋,他俊美容颜满是无奈之色,似是叹了口气。

    “白少,好端端的突然叹什么气?”伊墨秋凑了上去,她仰头一脸疑惑地看着白弥沢,问:“怎么了,一脸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什么烦心事吗?”

    少女不断向前凑,一张漂亮到犯规的脸眼瞅着就要贴上来,白弥沢耳朵一热,下意识向后退了半步,与她拉开一段距离。

    却不料,他退半步,伊墨秋进一步,就这样一来一回,白弥沢终是后背抵住墙壁,再无退路。

    白弥沢眼神慌乱无措,呼吸紊乱,彻底乱了分寸。他不敢直视眼前少女的目光,内心某个角落,炙热滚烫,并有熊熊蔓延的迹象。

    “白少,我发现你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太容易害羞了。”伊墨秋歪着头,忍不住拿眼前人与权绍煦、郑宰允等人相对比:

    “跟你相处的时候,好像咄咄逼人、惹人厌的那一方,是我。偶尔几次就算了,可你若是一直都这样,我也是会退怯的啊,毕竟,我怎么知道自己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的?又或许,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女流氓?脸皮超厚的那种?”

    伊墨秋觉得,既然她和他现在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有些事彼此就该有一定默契,不是吗?

    “白少,你这种不积极也不拒绝的态度,会叫人很为难的还有,你害羞无措,究竟是因为我的靠近,还是因为你心底很厌恶?”

    伊墨秋不想当一个自恋的人,所以,她最近也在思考一件事:

    白弥沢对她的态度,会不会仅仅是因为不忍心拒绝伤害她,所以才勉强配合她的?因为知道她的身世,同情可怜她,所以,才对她这么好的?

    不然的话,为什么每次她主动接近,他总一副受惊慌措的模样,好像被女流氓欺负了一样?

    见白弥沢沉默着,伊墨秋不禁露出失落与沮丧:“你没有什么回应,是在默认我的话吗?”

    她又向前一步,距离白弥沢很近,近到她一仰头嘴唇就可以碰触到对方的地步。

    “白弥沢,如果你真的没有那么喜欢我不如,我们解除婚约吧。”

    闻言,一直低头沉默的白弥沢猛地把头抬了起来,他狭长的丹凤眼里满是震惊与紧张,嘴唇动了动,却是没有发出声音。

    不,不是的

    我我没有讨厌你,墨秋

    我只是,只是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你对你有所欺骗隐瞒的我,每次见到你都会加深内心的愧疚与自责,可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没办法向你说出实情

    我不知所措,怕谎言有一天被揭穿,你会对我彻底失望

    周围一片死寂,气氛比方才还要压抑,沉闷。

    伊墨秋深吸一口气,热气似有似无地喷洒在白弥沢裸露在外的白净脖颈处,引得他喉结不自觉一阵滚动。

    她鼓起勇气,声音坚定又认真:“白弥沢,我最后再说一次,如果你对我没有存在男女之间的感觉,我们还是解除婚约比较好。”

    宋登华利用她去讨好白家,以此来达成种种目的。而作为诱饵与棋子的伊墨秋,乍看起来似乎别无选择,可她也是人啊,是个活生生的人!

    白弥沢对她很好,如果这种好不是因为喜欢她,只是因为同情怜悯,不忍心拒绝她那她伊墨秋宁可不要!

    不知为什么,伊墨秋忽觉得鼻头有些泛酸,眼眶微微发热。

    她努力将想要流泪的冲动憋回去,勉强扯出一丝微笑说:

    “白少是个很温柔的人,可有时候你的这种温柔不忍心,可能会对我造成更大的伤害”

    原来不是因为喜欢啊,而是同情可怜她。

    这种感觉,简直比权绍煦、郑宰允那些人抱着狩猎心理征服追求她的性质还要糟糕

    白弥沢没有说话,而是倏然捧起伊墨秋的脸颊,俯身轻轻吻上她沾着晶莹泪珠的眼睛。

    伊墨秋下意识闭上了眼,感受这个轻如羽毛的吻落在她的睫毛、鼻尖、颊侧、嘴角

    最终,少年略带冰凉的吻,终是覆上了她的唇。

    挣扎用力推开了他,伊墨秋的神色倔强又执拗:“亲我是什么意思,是同情可怜的附属品吗?”

    她的音色略沙哑,隐隐带着一丝哭腔与脆弱:“还是天时地利人和,气氛暧昧刚刚好,一时忍不住的情绪冲动产物?”

    白弥沢牵起伊墨秋的手,将她掌心按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隔着衣物,伊墨秋感受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以及,灼热的体温。

    “你、你这是干嘛”有些被烫到了,伊墨秋想要将手抽离,却被攥得更紧。

    昏暗光线下,白弥沢的神情晦涩不明,他眼神幽暗复杂,目光灼灼的看着伊墨秋,无声动了动唇。

    重复了多次,伊墨秋终于看懂了,她的脸唰地一下涨红了。

    “你、你你你流氓!”

    她猛地抽回了手,有些恼羞成怒地想要转身就走,然而,手臂却被身后人拉住。

    白弥沢将伊墨秋人拽了回来,紧紧抱在怀里。

    他将下巴垫在她的肩窝处,嗅了嗅属于少女身体的芬芳,味道淡淡的,像是某种花的味道,清新好闻。

    “想不到你是这种白弥沢,一个大写的污,污到没眼看!”

    少年嘴角噙着笑意,不反驳也不辩解,只是将她搂得更紧。

    他刚才说

    喜欢

    喜欢到想占有你

    狠狠地,占有(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