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失去资格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失去资格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一百二十三章失去资格

    伊砷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凝固,他像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声音微微颤抖:

    “什、什么白老先生,您刚才说”

    白沐保持着友好而疏远的微笑,仔细看的话,他眼底有一片阴霾。

    “白少的意思是,如果伊小姐今天不能出席酒会,那么,伊先生的出席资格将被迫取消。”

    “为什么啊?”伊青岚在伊砷开口之前不忿大喊道:“凭什么啊,凭什么那个丫头不能出席酒会了就要剥夺我爸爸的出席资格?哪来的道理,你是在仗势欺人的耍我们玩么?”

    白沐像是等着伊青岚的这句质问,他唇边笑容更深了:“因为,伊先生之所以有了出席资格,完全依附在伊小姐之父的基础上。一旦这个基础消失了,依附者当然也就失去了资格。”

    “你、你的意思是”伊砷的脸色因恼怒而微微涨红了,他气得直打哆嗦,话都说不利落了:“你的意思是,我伊砷之所以能够出席酒会,完全归功于我的小女儿?”

    白沐笑着点点头,并向伊砷伸了个“请回”的手势:“伊小姐因身体不适无法参加酒会的事,我们已经知晓了。伊先生就不用特地白跑一趟,没别的事,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完,白沐看都不看脸色时而涨红、青紫、泛白像是霓虹灯变换色彩的伊砷,他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黑色林肯呼啸而去,很快淡出了视线中。

    僵在原地的伊砷怒不可遏,他气得额上青筋直冒,一突突的:

    “好一个白家三少爷,竟然这么不把我伊砷放在眼里小兔崽子,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么?还不是一个身患隐疾的哑巴?我呸!这种酒会,不出席也罢!岚岚,我们回去!”

    伊青岚却不甘心,她轻咬着下嘴唇,试图给伊砷上眼药:“爸,这肯定都是伊墨秋那个死丫头背后搞的鬼!一定都是她,不然的话,白弥沢那个臭哑巴怎么敢这样给爸爸你难堪,让您这么下不来台?”

    哼,白弥沢肯定是在给伊墨秋出气!

    这话不说不要紧,一说反而让伊砷更加恼怒:“你还有脸说这种话?要不是你和你妈擅作主张,你以为今天我为什么会如此丢脸?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妈背地里做了什么,如果还有下次,我决不轻饶你们!”

    “”伊青岚自知撞上枪口,吓得她立即噤声,不敢再提了。

    出门时穿戴多么正式华丽,回来时就有多么狼狈可笑。

    不过遗憾的是,伊墨秋没有在客厅看到这滑稽的一幕,她回房午休了。

    下午要去咖啡厅打工,实在没精力看热闹。

    睡得迷迷糊糊时,手机忽然震动响了。

    “喂”少女刚苏醒,声音有些沙哑,软绵绵的,像极了小奶喵撒娇,挠地人心痒痒的。

    电话另一头的人沉默不语,迟迟没有开口。

    “白少?”伊墨秋快速看了眼屏幕,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她语气歉意道:“对不起白少,没能遵守约定参加酒会,你一定对我很失望吧。”

    知道对方不会给予任何言语回应,伊墨秋起身靠在床头,一脸疲惫道:

    “虽然这样说有推卸责任的意思,但我还是想澄清一点,无法参加酒会,并非我个人原因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穿着白少亲自替我挑选的礼服和配饰,漂漂亮亮、华丽丽地出席酒会,拿着餐盘从前吃到后,从左吃到右。”

    少女充满遗憾的口吻,成功取悦了白弥沢,他嘴角上扬了一丝弧度。

    “白少,你会因为这件事生我的气吗?唔,如果会的话就说出来,如果不会的话,就沉默好了。”

    伊墨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在短暂的沉默后,她厚着脸皮说:“那,我就当白少你没有生我的气了?”

    嘻嘻嘻,她就喜欢这样欺负白弥沢,感觉好有趣!好刺激!

    大概意识到再这样“聊”下去,自家少爷会被吃得死死的,白沐看不下去了,他拿过了话筒,无奈道:

    “伊小姐,不要这么欺负我家少爷啊他还是个孩子,你不能轻易放过他!”

    “噗!”

    “对于伊小姐无法出席酒会的事,我家少爷很是难过难过到他也对这次酒会失去了兴趣,现在我们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大街上,也许,会有哪个心存善意与愧疚的少女从天而降,带我们吃吃喝喝,玩玩乐乐,打发消遣这无聊透顶的时光?”

    伊墨秋打从心底佩服白沐的口才,于是,她对着话筒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不知道两位现在哪条街闲逛呢,如果方便的话,等下我们在猫耳朵咖啡厅见面怎么样?”

    “既然伊小姐都这样说了,我们自然是乐意之至的。”

    挂了电话,白沐将手机还给了白弥沢,他一脸邀功道:“少爷怎么样,关键时候还得老夫出马吧?”

    “”

    一个小时后,猫耳朵咖啡厅。

    小媚娘在众多铲屎官的关怀爱护下,成功胖了一圈。

    但颜值依旧逆天,它眼里有星辰大海,静静凝望着你的时候,那无辜又萌动的眼神,足以让你心甘情愿交出所有小鱼干。

    一日为猫奴,终身是猫奴。

    白弥沢换下那一套正式过头的西装,内搭深色系衬衣,套了一件舒适宽松的卫衣,下穿一条黑色长裤,配白色运动鞋。

    他这一身装扮,男友力十足。

    尤其是与伊墨秋站在一起的时候,两人宛如热恋中的情侣,穿着配对的情侣装一样。

    伊墨秋似乎对于卫衣有着某种炙热的喜爱,白弥沢经常看到她穿不同款式的卫衣,当然,这跟他今天也穿了相似款卫衣毫无关系。

    只是个巧合而已。

    “诶,白少白爷爷你们来啦!”伊墨秋见到两人进了店,热情地打招呼:“进去找位置坐吧,想吃点什么?”

    “我闻到炸鸡的味道了”白沐鼻子很好使,他用力嗅了嗅,露出了肯基佬爷爷般的迷之笑容:“可以来一份炸鸡吗?”

    “当然可以!”伊墨秋记下了下来,她歪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白弥沢,说:“白少,想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

    白弥沢思索了一会,求救地看向了白沐,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想喝什么。

    肚子倒是有点饿了,本来这个时间点,他应该在酒会上应酬了。

    “唔,随便上两杯不算太甜的饮料就好,关键,我们都饿坏了!”白沐太了解自家少爷,他怕炸鸡太油腻吃不惯,又点了一份海鲜炒饭和土豆泥。

    伊墨秋回了后厨,苏木然刚泡好一杯咖啡,见她进来了,他将咖啡往她手里一塞:

    “喏,左边靠窗第一个座位的,你送过去吧。”

    “哦好,一份炸鸡、一份海鲜炒饭,两杯呃,两杯美式咖啡,再加一份土豆泥和水果沙拉!”

    苏木然眉头拧了起来,不爽抱怨道:“别告诉我,你的备胎男大军又来了?”

    “胡说什么呢,白少他们来了。”

    苏木然恍然大悟,他点点头,转过身去开始忙活了:“哦,原来不是备胎男大军,而是正室来了啊!”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