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让他滚

    “刚才那人是白弥沢的管家亲信吧,他叫白沐,对不对?”

    宋登华脸色过于阴沉,伊墨秋心里打起了鼓,犹豫了几秒,她点点头:“嗯,没错。”

    “你拎着的这些东西是什么,一样样给我打开看看!”

    伊砷不在家,这让伊墨秋无法用演技来保护自己,感受到客厅几个佯装清扫实际正在窥探的佣人投来的不怀好意的目光,她只能硬着头皮遵从宋登华的命令。

    礼盒一个个被打开,像是展览品一样摆在宋登华的面前。

    礼服是某奢侈品牌的高定,半镂空设计能够轻易勾勒出少女曼妙美好的身材,带着一丝诱惑,而更多的则是仙气与优雅。

    细高跟鞋与礼服同色,从项链、手链等配饰再到服装鞋子,无一不是精挑细选的奢侈品当季最新款,有的甚至还是全球限量发售。

    宋登华嘴角噙着一丝古怪的笑容,说:“这些都是白家三少为你挑选的,还是你自己张口问他要的?”

    没等伊墨秋开口回答,就听宋登华自问自答:“啊,肯定是他为你挑选的吧?毕竟,像你这种心机高段位的绿茶婊,又怎么会亲自开口问男人要呢?你跟你那个恬不知耻的妈妈一样,只要一个眼神,一个无辜的表情,就可以让全天下男人心甘情愿的为你们付出一切!”

    伊墨秋眼神骤然冷了下来,她努力压抑着心中熊熊而燃的怒火,态度强硬道:

    “你怎么说我都没关系但是,不要把我妈妈扯进去谁都可以辱骂她,唯独你不可以,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那个资格!”

    用下三滥卑鄙手段抢走妈妈的丈夫,用肚里孩子恶毒要挟逼迫原配这些都是眼前这个女人干出来的好事!

    而做出这些事情的她,竟然还能一脸理直气壮地反过头来指责辱骂受害者?!

    “毕竟,我妈妈跟你比起来,真是差得太远了不是吗?论婊气,您才是直冲云霄,无人能敌!”

    啪!

    伊墨秋的脸被一巴掌打偏过去,她眼神有几秒的涣散,耳边响起宋登华怨毒忿然的嘲讽:

    “呵,是啊你说的没错,然而尽管如此,你那个圣人一样的妈妈也从来不会怨恨任何人因为,她是那样卑微的爱着你爸爸,哦,爱着我的老公!”

    说到这里,宋登华忍不住尖声刺耳的笑了起来,她双肩剧烈颤抖,面孔微微扭曲,笑得癫狂又疯魔:

    “哈哈哈你妈妈被我夺走了一切,心甘情愿,像她那种低贱如污泥一样的蝼蚁,根本就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伊墨秋死死咬住嘴唇,然而,眼前还是渐渐模糊成一片。

    屈辱、不甘、愤怒、绝望太多复杂情绪在这一瞬涌现,席卷了她所有感官。

    堡垒塌方,露出的是永久无法痊愈的疮痍。

    “为什么为什么罪大恶极的你,可以活得那么潇洒?宋登华,你当年做的那些事情,都不会让你感到一丝一毫的愧疚与歉意吗?你晚上不会做恶梦的么,就算你的良心被狗吃了,也会在某天某时突然感到疼痛的吧?你真的不怕遭雷劈么?”

    为什么啊,为什么宋登华可以活得这么坦然,犯下那么多罪孽的坏人,为什么可以活得毫无内疚,快活逍遥?

    感受到伊墨秋话语里夹杂的强烈仇怨,宋登华先是一愣,随即她咯咯笑了起来:

    “看来你妈妈没有好好教你啊,看看你身上的戾气,小小年纪应该记吃不记打才对!怎么,你很恨我是吗?想要复仇吗?伊墨秋,我告诉你,像你这种比蝼蚁还要卑微下贱的东西,我一脚就可以把你踩扁!”

    伊墨秋不停抹去脸上的泪水,努力不让自己哭,可是,眼泪不受她的控制。

    她不停抽噎,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是么那你试着将我踩扁啊,你再怎么厉害,还不是要利用我达成你的目的?宋女士,不要把事情做太绝,不留一丝余地,很容易被打脸啊!”

    宋登华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她勾了勾唇,盯着伊墨秋许久,才道:

    “三天后的酒会,你不准去。”说完,像是不够解恨一样,宋登华用充满恶劣又愉悦的口吻,继续道:

    “像你这种出身的贱人,还不配出席白家的酒会你放心吧,白少爷特地给你准备的服饰不会浪费,岚岚会替你好好使用它们的!”

    酒会什么的,不去就不去。

    伊墨秋心里只是有些略微遗憾,但更多的是解脱与释然。

    至于白弥沢亲自为她挑选的礼服配饰将穿戴在伊青岚的身上,对此,伊墨秋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尺寸不合适,硬塞也枉然。

    三天后,伊青岚挽着伊砷的胳膊,穿着另一套礼服,昂首挺胸的从伊墨秋眼前走过,满脸得意与神气。

    而对于一开始是墨秋,后来却变成了青岚的这件事,伊砷只字未提。

    仿佛,这种被剥夺的戏码发生在伊墨秋身上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而只要墨秋没有开口抱委屈,伊砷就顺其自然的装傻。

    家庭和睦最为重要了,不是吗?

    “哎呀,白家举办的酒会,好多大人物都会出席参加呢好紧张呀,爸爸,到时候我能紧跟着你吗?”

    伊青岚不知哪根神经不对了,故意当着伊墨秋的面,缠着伊砷问这问那。

    “是啊,估计你心心念的权少也会出席,到时候请务必跟好父亲不要乱跑,免得被那个**权少拐跑了。”坐在沙发上,伊墨秋翻开一本杂志,语气幽幽道:“而且,我听说那个**权少会带着女伴出席?”

    最后一句话,是伊墨秋瞎掰的,目的就是为了刺激伊青岚。

    果不其然,伊青岚当场就炸毛了:“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啊,权少怎么可能带着女伴出席?”

    白家举办的酒会多么正式,权少携女伴出席,简直就等同于向众人宣布公开两人关系一样,这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岚岚,你怎么到现在还对那个**大少爷念念不忘啊?”伊砷眉头蹙紧了,他神情不悦道:“你这次跟我出席白家的酒会,目的该不会就为了这个吧?你是想去见权绍煦的吧?”

    “爸,才不是呢,你别听伊墨秋瞎说啊,我根本就没有”

    “够了!今天的酒会,你必须跟在我身边,哪里也不许乱跑!”

    伊墨秋继续悠哉翻看着杂志,她心里暗暗想道,自己不能参加酒会的事,还没来得及告诉白弥沢呢

    啊,不是来不及,而是压根不想去说。

    伊墨秋垂眸,很好掩饰了自己琥珀色眼底一闪而过的暗芒。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是柔弱无害的兔子!

    时间差不多了,伊砷与伊青岚盛装打扮,喜滋滋地出了门。

    黑色林肯停靠在路口,当白沐看到挽着伊砷走出伊氏宅邸的并非伊墨秋而是伊青岚时,他瞬间顿悟了。

    这其中复杂的缘由,只靠脑补也能想得到。

    于是,他脸上的笑容变淡了几分,钻回车内将此事汇报给白弥沢。

    倚靠着车座的少年西装笔挺,坐姿慵懒随意,神情淡淡的像极了一只犯困的雄狮。

    当听完白沐的陈述后,白弥沢眼皮抬了起来,他漂亮狭长的丹凤眼微眯,眼神如隼般锐利危险。

    白弥沢周身的气场徒然变得凌厉锋锐,空气仿佛被刀片硬生生划开,连带着车内气氛都变得紧张,剑拔弩张。

    “让他滚。”

    黑发少年艰涩奶气的音色,却偏偏冷如北方寒冬夜晚的狂风,凛冽又冰寒,刮得人心都在颤。(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校园逍遥高手  重生七五之幸福一家人  神仙偷菜系统  娱乐之闪耀冰山  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