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言情小说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会对你负责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一百一十三章我会对你负责的

    “呵,敢情你有了电话谁也不告诉,就告诉了白弥沢啊?”权绍煦冷笑着将手机仍还给伊墨秋,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走。

    离开后厨,回到了大厅原先的座位,等了半天,权绍煦也不见伊墨秋急急忙忙追出来向他解释。

    啊,别说解释了,他连她人都没看到!

    “就不能按正常套路出牌么,她连向我解释都懒得么?”

    认识到了这一点,权绍煦只能黑着脸原路返回。

    “喂,我说你就不能哄哄我么?就算懒得向我开口解释,最起码,最起码你拿出一点态度”

    话没说完,权绍煦先愣住了。

    背对着他正在脱衣服的伊墨秋也愣住了,卫衣刚好被掀了起来,她光滑优美的后背曲线整个暴露于视线之中。

    在室内灯光的映照下,朦胧而唯美,不可方物。

    权绍煦的脸蹭地一下子涨红了!

    “我、我我我什、什么都没有看见!”他话都说不清楚了,猛地背过身去,心跳如鼓:“你、你这个女人,怎么换衣服都不锁门的啊?”

    万一是别人闯进来的,那可怎么办?

    “我记得我把门关上了,是你自己硬生生推开的吧?”伊墨秋转回头去,以最快的速度将卫衣又穿回身上,她语气不爽:“门锁坏了,门上写着严禁任何人进入,你看不到啊?”

    “我怎么知道啊,才那么短的时间,我、我怎么知道你会在换衣服”权绍煦的声音渐渐低沉了下去,他听不到后面悉悉率率的声音了,壮起胆子问:

    “你、你换好了么?”

    “有你在,我哪儿还敢换衣服啊?”伊墨秋拎着更换的衣物袋子,直直从权绍煦身边经过,大步走了出去。

    见状,权绍煦紧跟其后,他努力不让自己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一幕,但声音还是略微沙哑了:

    “喂,你等等我啊,别走那么快!”

    “呵,一想到你是个偷窥色魔,我就恨不得飞起来!”

    “你说谁是偷窥色魔啊,我不是啊!都说了我刚才不是故意的了,喂,伊墨秋你要是敢在幽月这么喊我,你死定了!”

    权绍煦猛地停住脚步,他眸眼深邃地盯着伊墨秋的身影,忽的冒出这么一句:

    “看都看过了,伊墨秋,不如你嫁给我吧!”

    “啥?”伊墨秋脚下一个踉跄,险先一头栽到椅子上!她回头用诧异与惊恐的目光看着权绍煦,说:

    “权绍煦,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我说真的,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权绍煦朝伊墨秋步步逼近,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琥珀色的澄澈瞳眸,一字一句道:

    “你都被我看光了。”

    “”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

    伊墨秋被囧飞了,缓了好久,她才用一种无奈的口吻道:“大清已经亡了,醒醒啊,你是生活在现代的人!别动不动就把负责这两个字挂在嘴边啊,谁要你负责了?”

    她没那么保守封建思想好吗!

    “你真的不需要我对你负责么?”权绍煦挑眉,忽的伸手壁咚了眼前少女,将她禁锢在自己臂弯内,低头凝望着她充满困惑与囧然的脸,他低声道:

    “你可要想好了,这可能是你这辈子仅有的机会只要你同意,我会想办法让那个身患隐疾的哑巴少爷与你取消婚约,然后,你就会变成我权绍煦的未婚妻。”

    伊墨秋脸上的囧然与莫名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漠然。

    她神情冷淡地睨着权绍煦,忍不住嗤的一声笑了:“你用一种对我施恩的口气说话,是不是在等我下跪对你感激涕零啊?”

    “下跪就免了,感激涕零也不必,只要你同意了这件事,我马上就去办。”

    “如果我说,我不同意呢。”少女笑吟吟地说道,她眼底一片冷寂。

    权绍煦一怔,下意识道:“为什么?”

    “因为比起跟你有婚约,我更希望自己一直是白少的未婚妻。”

    “呵,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权绍煦有些微微恼怒了,他语气忿然道:“你竟然拿我跟那个残疾人相比?你是疯了吧!”

    “对,你们俩根本不能相提并论,因为,白少比你好太多了。”扔下这么一句,伊墨秋头也不回地走了。

    今晚就交给苏木然关店吧,反正,她是没有心情了。

    “诶,墨秋她人呢?”刚倒完垃圾回来的苏木然,发现整个店都空了,哪里也不见伊墨秋的身影。

    只有权绍煦一人倚着墙角,在在抽烟。

    “喂,不要在店里抽烟啊,没看到提示吗?”苏木然皱眉走了上去,没等训斥就见权绍煦向他也递了一根。

    于是,两人一起倚着墙默默抽烟。

    空气安静,青烟袅袅在昏暗的空间徐徐升起,飘荡,最后消散不见。

    “喂,你在店里应该见过那个残疾人士吧?”不知沉默了多久,权绍煦突然开口打破了这一份僵局。

    “残疾人士?你该不会是指墨秋的小未婚夫吧?”

    “呵,除了他还能是谁!”

    苏木然拧着眉头,语气不悦道:“不是我说,你这个形容也未免太难听了你刚才对着墨秋也这么讲的吗?哈,那难怪她要对你甩脸子了,臭小子,不揍你就算对你客气了!”

    权绍煦吐出一口浊气,他神色黯淡下来,自嘲道:“所以,在你看来,我也是比不过她那个未婚夫的,是么?哪怕对方只是一个早早就宣布放弃继承权的孬种,就因为受他父亲的宠爱,才勉强在白家站住脚。”

    一旦白运山与世长辞,白弥沢还不被他两个兄弟活活压死?

    就这种胸无大志,身有残疾的家伙到底哪里入了伊墨秋的眼了?

    “你也说了啊,那是墨秋的未婚夫啊,你要她说什么?哦,让她亲口说出其实她并不喜欢她的未婚夫,喜欢的人是你这是你所希望的吗?”

    苏木然深吸几口,将烟蒂丢在地上,狠踩了几脚,继续说:

    “在我看来,墨秋现在对你爱搭不理的态度,才是最正常的!她可是有未婚夫的人啊,难道还要对你暗送秋波,私下跟你搞搞暧昧吗?那不仅是对不起白弥沢,更加对不起你!”

    因为墨秋一旦那样做了,她就是将两个人的感情玩弄于股掌之间。

    “虽然我平时经常吐槽墨秋有一个备胎男军团,可她在这方面的度还是把握的蛮好的。当然了,架不住你这种脸皮厚的,硬往上凑的,任何人拿你都没辙!”

    听了这一番话,权绍煦的心情莫名有了好转,他也丢了烟蒂,边踩边说:“那照你这么说,墨秋现在对我这种恶劣的态度,反而是为了我好?”

    “她完全可以勾搭着你让你替她办事效力啊,可她有那么做吗?”

    权绍煦想了想,摇摇头,这倒真没有。

    不过,他反倒想让墨秋这样做,哪怕是利用他也无所谓,至少,那样会让他感到自己是被需要的。

    不像现在

    他就跟路边狗尾巴草一样,那么不受她待见?

    “喂,苏木然,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

    “不爱,滚!”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