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白月光

    “墨秋,听说你今天拿我的照片狠赚了一笔?”咖啡厅,权绍煦一边咬着饮料吸管,一边挑眉道:“看来今晚必须你请客了。”

    一句玩笑话,却不想伊墨秋真的痛快答应了:“好啊,晚上我请!你打电话叫尧尧来,我请你俩吃好吃哒!”

    “真的?”

    “你这是什么怀疑的表情啊,当然是真的了!”伊墨秋哥俩好的一把揽过权绍煦的肩膀,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她眼里闪烁的都是的图案:

    “今晚我请你们好好大吃一顿,以后我拍照的时候呢,你就多少配合我一下,嗯?放心吧,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被伊墨秋疑似诱拐良家妇女的口气逗乐了,权绍煦又好气又好笑:“你这叫不叫把我卖了,还让我帮忙数钱啊?”

    “那你到底给不给我卖啊?”

    “给给给。”权绍煦打手托腮,他眼角含笑地望着她,说:“你都开口了,我哪敢不从?下次拍照什么时候啊,要不要给你拍一些尺度大点的,比如说湿身照什么的,嗯?”

    “湿你妹的头啊!”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金扬一巴掌就拍在权绍煦的脑门上,她气呼呼道:“我人一不在店里你就各种调戏我家打工妹,是不是想死啊?”

    “嘶该死的,老女人你就不能下手轻一点么?”权绍煦吃痛地站起身,他挪开手指了指自己脑门说:“你看看,肯定都泛红了!”

    “哪里泛红了,你脸皮比城墙还厚的,拿着订书机往你脸上钻都钻不透,怎么可能被我轻轻拍一下就拍红了?”

    金扬才不吃他那一套,转身拉住伊墨秋的手,不由分说就往里带:“打工妹,你要离这种危险的男人远一点知道吗?他这是挖了坑等你来跳呢,千万别被他带偏了,不然,你迟早会被他吃抹干净的!”

    “我是那种饥不择食、急不可耐的禽兽么?”权绍煦出离愤怒了。

    金扬与伊墨秋同时回头,她们齐刷刷点头:“你是。”

    权绍煦:

    崔蒙尧打来电话说今晚加课,来不了了。伊墨秋一脸遗憾,默默将12寸的披萨替换成九寸端上桌。

    “不是说请我吃超豪华12寸加勒比海鲜披萨的么?”权绍煦面无表情地看着桌上不知道小了多少圈的披萨,说:“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这是12寸的?”

    “这是9寸的。”伊墨秋毫无心理愧疚感的说:“尧尧来不了了,咱们两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啊,9寸的足够了!”

    “你也要吃?”

    “我靠,难道让我一个人光看你吃啊?权绍煦,你想得美!”伊墨秋当即撸起袖子,凶巴巴道:

    “给我留一半,等店里不忙的时候我来吃!如果你敢把这个都吃了,我弄死你!”

    作势要给某人的脸上来一拳,伊墨秋自认为威胁到位了,这才哼了一声走了。

    权绍煦单手托腮,一脸生无可恋:人是他自己选的,就算挨训挨了揍也要哭着走下去。

    还是苏木然心善,看不得同胞受苦,偷摸摸给权绍煦端上来一份小吃拼盘,说:“我看你饿的眼睛都绿了,趁热吃吧,被发现了就说这份是我送的!”

    “给力兄弟,谢了!”

    “别这么客气,你平时可没少往店里砸钱啊,反正羊毛出在你身上!”

    “”权绍煦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上不去又下不来。

    他觉得,这家店的员工还有老板都有毒,有剧毒!

    白家举办的酒会,有幸出席的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伊砷的名字被加了进去,这可把他高兴坏了。

    “哎呀,还是我女儿能干啊,几句话就把这事轻松搞定了!”

    宋登华笑着应和道:“是啊,本来以为这事挺难办的呢,谁想到,竟然还真就办成了!”

    通过这件事可以看出来,伊墨秋在白弥沢心中的地位,以及,白弥沢在白家的地位

    宋登华转了转眼珠子,继续笑着说:“将来墨秋若是真嫁进了白家,咱们伊家想不飞黄腾达都难咯!”

    “哎,要不是白弥沢是个哑巴,其实,他跟岚岚倒也相配”伊砷目露苦恼,那日见到白弥沢本人之后,他很是惊诧。

    从白弥沢的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异常。相反,白弥沢长相俊美,举止不凡,气势惊人,一个眼神震慑力十足,不怒自威。

    这样的人物,哪怕是个哑巴,在白家也不会是任人捏的软柿子!

    更不要说,白弥沢一直深受白运山的喜爱与欣赏。

    伊砷有点后悔了,早知道白弥沢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晦气,当初又为什么要对这门婚事避之不及,甚至让墨秋去顶替?

    “就是说啊”宋登华的内心又何尝不在滴血!

    事已至此,白弥沢的未婚妻只能是伊墨秋,不能再是别人了。

    不过,白弥沢一心系伊墨秋,而伊墨秋又为她所用,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这墨秋将来嫁入了白家,再给岚岚找一门好亲事亲爱的,我们俩就可以双宿**,到处旅游过着神仙眷侣般的好日子咯!”

    宋登华情意绵绵地依偎在伊砷的怀里,柔声动情道:“这辈子跟了你,是我最不会后悔的决定!”

    “哈哈我也是!”伊砷表情有些僵,他揽住宋登华早就走形的水桶腰,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个人。

    那个纯洁无暇,即使遭到背叛与打击也仍对他充满爱意与温柔的素婉女子。

    她,才是伊砷心头永远的白月光。

    伊墨秋忙里偷闲的给母亲拨了个电话,没等她聊几句,冷霜琬就说有些乏了,无奈,电话只能挂断。

    “哎”对着黑屏的手机,伊墨秋叹了口气。

    每次都是这样,这也就是她不怎么想给母亲打电话的原因。

    打电话看不到母亲的脸,只是听声音,就会觉得对方语气颇为冷淡。

    伊墨秋有时候甚至觉得,母亲对任何事物都漠不关心,包括对她。

    在母亲的眼里和心里,只有伊砷那个渣男!

    可以为了爱,奋不顾身的那种。

    “啊真的是,我可不要变成你这种样子,永远都不要!”

    “变成谁的样子啊,你在跟谁说话呢,自言自语的,有病?”

    因为没见到伊墨秋的身影,权绍煦就溜进后厨来寻,结果就看到她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小声嘀咕。

    他有些担心,上前走了两步,顿了顿:“你该不会是在给你妈妈打电话吧?”

    “是啊,但我妈说困了,就挂咯。”伊墨秋故作不在乎,她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说:“走吧,差不多可以下班了。”

    “你手机号多少啊,给我。”权绍煦不给伊墨秋狡辩的机会,一把夺过了她的手机,直接拨通了自己的电话。

    存了电话号码之后,权绍煦还翻了伊墨秋的通讯录,发现里面只存了几个人的联系方式。

    白少,这两个字像是针徒然扎进心脏,一阵阵尖锐的痛楚。(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