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一记按头杀

    “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男生了,而且,现在我们的关系是比男女朋友还要正大光明、理直气壮的关系,对不对?”

    伊墨秋开始忽悠了,她不着痕迹地缓步靠近白弥沢,像是披着羊皮的狼,小心翼翼地靠近自己的猎物。

    嘻嘻,这相对封闭与狭隘的空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好吧,虽然是厨房啦,但那也是共处一室啊!

    伊墨秋压抑在心底的色女之魂,有点熊熊燃烧,一发不可收拾的迹象。

    白弥沢不吭声,不给于任何回应,不知不觉,他后背已经贴在了冰冷坚硬的墙上。

    少年目露无奈与苦恼,看着恨不得将“色”字写在脸上的伊墨秋,他哭笑不得:不要玩火**啊

    她跟他之间,只有一个人是真正的掠食者。

    “白弥沢,你不回答我就当你是默认啦!”伊墨秋咧开嘴露出笑容,她忘了自己嘴边还沾着油花了,笑得一脸小猥琐:

    “既然我们之间是那么坦荡自然的关系,那我可以亲亲你吗?”

    “”

    不给白弥沢时间思考,伊墨秋垫着脚就凑了过来,然而,没等她的油嘴碰到眼前人,脑袋就先被按住了。

    “你这算是按头杀么?长得高了不起啊,喂,快点放开我!就算不想被我亲,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喂!”

    伊墨秋的脑袋被按了下去,她眼睛盯着地板,每次想要起身都会被再次按下去。

    以此反复,终于,她彻底毛了:

    “好好好不亲了,我不亲了还不行么,你赶紧松手啊!一直这样,我脑充血了啊!!”

    白弥沢小气鬼,哼,只准你亲我啊,让我亲亲也不行啊?我亲亲脸颊也不行啊?

    小气巴拉的,略略呸!

    听到了伊墨秋气鼓鼓的保证,白弥沢这才松了手,他对着脸微微涨红,嗯,应该是被气的,眼睛略湿润透亮的愤慨少女,抬手替她抹去了沾在嘴边的肉渣。

    左右边各抹了一遍,干净了之后,白弥沢才改为捧住伊墨秋的脸颊,俯身低头覆上了她的嘴唇。

    你说想亲亲我,肯定只是亲脸而我,却贪心地想索取更多,更多

    伊墨秋和白弥沢两人在厨房腻了足足快两个小时,这让还在客厅与伊氏夫妇周旋打哈哈的白沐很是受不了。

    到最后,他被迫无奈地亲自走到厨房门口,敲了敲门,说:“差不多了,少爷,咱们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老眼昏花,总觉得这个空间并不算太大的厨房里,到处充满了飞舞的花瓣,香气芬芳,烟花绚烂。

    “少爷?”

    唤了好几声,白弥沢才不情愿地走了出来,他一步三回头,像只即将被主人遗弃的狗狗似的眼巴巴瞅着站在原地没动的伊墨秋。

    受不了他这种表情,伊墨秋嘴角一抽:“那个要走了吗?我去送送你们!”

    听到她这么说,白弥沢眼底才涌现出笑意,点点头。

    见状,白沐额上挂着三条黑线。

    求助,我家少爷现在就被吃得死死的,将来可怎么办啊,在线等,挺急的!

    伊家上下恭送白弥沢与白沐二人出门,那场面真不夸张,伊墨秋恍惚以为自己是圣上的爱妃

    呵呵哒,平时不是挺不待见白弥沢的嘛,一口一个身患隐疾的哑巴少爷,怎么这会见到他本人又恨不得跪舔?

    真是虚伪又恶心!

    “白少慢走,欢迎下次再来玩!路上颠簸,望您一路顺风!”

    “那边路有点滑,墨秋,还不快点扶着白少,万一白少不小心滑倒了怎么办?”

    “替我向你父亲问声好,有时间的话,一起约打高尔夫啊!”

    伊墨秋不想听这群人瞎逼逼,不给屋里人反应时间,砰地一下就将门关上了,瞬间阻隔了里外两个世界。

    “烦死了,一个个恨不得把谄媚二字挂在脑门上的家伙!”她气不过,小声嘀咕道:

    “真不够丢人的”

    “伊小姐。”白沐走在最前面,他正用慈祥温和的笑容看着伊墨秋,说:“要不要同我家少爷去喝下午茶?”

    “好啊好啊!”伊墨秋连连点头答应:“反正我在家也是被关禁闭,不如出去玩了!不过话说回来,白爷爷,你今天怎么突然跟白少跑到呃,我家来了?”

    “你的同事,苏木然小伙子给我打电话求助,说你被关禁闭了,让我们来解救你。”

    “啊?”伊墨秋彻底被绕晕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苏木然怎么会知道她被关禁闭的?

    三人上了车,白沐将事情前后经过讲述了一遍,伊墨秋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诶呦,我老板对我真的是太好了,我一定要努力工作回馈她!”

    除了妈妈之外,金扬老板是最关心她的人了呵呵,你说伊砷?

    那个渣男一样的“父亲”,不提也罢!

    “我们去猫耳朵咖啡厅吧,不管怎么样,我也要当面跟老板报声平安!”

    白沐点点头,边驾车边道:“伊小姐,你的手机是不是没电了?先前白少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没有打通。”

    “啊,因为在家里,万一手机响了被发现我又要面临灾难,为了安全起见,我就关机了!”

    伊墨秋说得轻巧,可另外两人却从她的话里感受到艰难、危险重重。

    “为什么在家手机响了就会面临灾难?”白沐满脸茫然不安地问道。

    伊墨秋挠了挠头,她对上身边白弥沢投来的关切目光,讪笑了几声:“我的情况比较复杂啦,昨晚一回家莫名其妙的就被搜身了,幸亏我把重要的东西放在了隐蔽的地方,不然,昨晚白少送我的手机就要被发现了。”

    宋登华对她看得很紧,平时佣人也在暗地里监视她,可以说,伊墨秋每天都像个地下工作者一样,活得小心翼翼。

    “宋登华不想我私下与妈妈有着过多的联系,所以,她很早之前就没收了我的手机。要不是白少送了我这部,我可能到现在还是个没有通讯工具的古代人。”

    与旁人说出这些实情,伊墨秋还是感到有些别扭与不自在的:“反正,我就是在伊家斗智斗勇啦,每天可能都要演戏,跟宋登华互飙演技之类的。”

    只有这样,她才能在这个家,安全地活下来

    “就算现在我活得像只蝼蚁,可蝼蚁也不想被天天踩在脚底下啊,也是会挣扎、奋力反抗,等待时机有一天吞噬掉曾经压迫虐待它的大象。”

    那些年被掩盖的真相,早晚有一天会浮出水面。

    那些虚伪丑陋又恶心的嘴脸,迟早会暴露在世人的眼前!(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