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不太一样

    “我是中午的时候从采妍学姐的口中得知,姐姐被一群小太妹欺负了,受伤进了医务室!原因很狗血,又与权绍煦那个王八蛋有关!怪他**肠子,玩弄了一个女生的感情,交往没两天就把人甩了,对方的姐妹气不过,这才找上学校来!”

    伊砷表情有些微妙的变化,眉头蹙紧:“该死,怎么又是姓权的那个臭小子?岚岚,你刚才为什么连提都没有提到他?”

    “这还用问吗,姐姐宁愿自己承受一切,也不会把那个混蛋小子供出来啊!”伊墨秋影后附体,她用心疼又气恼的语气道:

    “那群小太妹认错了人,错把姐姐当成了我!实不相瞒,晚上放学的时候,我也被那群小太妹围堵了我可不是姐姐,不会将所有罪名揽到自己头上只为维护那个王八蛋!我全说了,她们这才知道是被权绍煦给骗了”

    伊青岚一阵胃疼。她捂着肚子,脸色不怎么好看道:“你能不能不要事事都扯上权少啊”

    权绍煦,这三字几乎成了伊青岚的软肋,每次都被伊墨秋一戳一个准儿。

    可怜的权少每次都被伊墨秋这个死丫头拿来挡枪,都快变成筛子了吧?

    宋登华暗暗观察着伊砷的神情变化,自知他的关注重点已经被转移,不会再严厉苛责伊墨秋了,她只能不甘道:

    “可你姐姐受了伤,的的确确是因为你!明天周六罚你不许吃饭,闭门思过!”

    伊墨秋才不会上宋登华的当跳脚反驳怒斥呢,她当着伊砷的面,眼神流露出悲伤与难过:“这个不用阿姨您说,姐姐因为我受了伤,我内疚的快要死掉了哪里还有胃口吃饭?”

    说着说着,伊墨秋就掩面小声啜泣了起来,她边哭边抽噎道:

    “姐姐因为我受了伤,我、我也很难过的好吗不止你们难过呀,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于是,在伊砷充满疼惜内疚的注视下,伊墨秋掩面而泣的跑回了房间。

    至于宋登华和伊青岚,她俩的脸都黑透了,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外焦里嫩。

    被禁足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在房里躺尸咯!

    伊墨秋找出了被她藏在缝隙里的手机,悄默默的给老板金扬打了个请假电话。

    “老板,今天我家里有点事,一时走不开,想请一天假,真的很抱歉”

    “什么事呀,别是被关禁闭了之类的吧?”金扬开玩笑的说了一句,却不想电话另一头的人突然间没了声音。

    这让她不由得紧张起来:“喂,打工妹,你还在吗?你现在哪啊,好端端的为什么请假啊?”

    金扬以为伊墨秋遭遇了什么危险,可能正被歹徒拿刀逼着呢,吓得她心惊胆颤,打算套出伊墨秋的所在位置立马报警!

    “老板,你真是料事如神啊,我在家,被禁足了。”伊墨秋换了一只手打电话,她无奈地挠了挠头,说:“不过还好,就这么一天,我自己会看着办的!老板不要担心我哈,祝你生意兴隆,赚钱赚到手软!”

    电话挂了,金扬对着话筒喂了好几声,她一脸焦急与担忧:“诶呦怎么就给挂了打工妹别是遇到了什么危险吧,哎呀死丫头也不说清楚一点,真让人不放心!”

    金扬急匆匆赶到了店里,时间尚早,咖啡厅还未正式营业。

    店里只有苏木然一个人,他正背对着金扬懒洋洋地拖着地。

    听到动静,苏木然连头都懒得回:“你个死丫头可算来了,今天怎么来这么晚啊?平时你不是都挺早的嘛,今早竟然还要我帮你拖地?”

    刚说完,苏木然的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

    “混蛋小子,敢情平时都是我家打工妹在拖地啊,那要你何用啊?偶尔拖一次地怎么了,累死你了是不是?”

    “诶呦我去,老板你今儿竟然来这么早啊”苏木然一回头,差点被他吓个半死:“您这一大早跑来搞突然袭击吗看,还是我勤快啊,你的打工妹这个点了还没来,她还在睡懒觉呢一定的!还是我勤快啊,我才是老板你的小棉袄啊!”

    “闭嘴你吵死了!”金扬狠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打工妹今天请假了,她被家里人关禁闭了,不让她出门!我担心她是出了什么事,你能联系到她的那个小未婚夫吗?”

    感觉围绕在打工妹身边的一群少年里,也就那个小未婚夫比较靠谱了!

    俩人既然是未婚夫未婚妻的关系,那他肯定知道打工妹更多详情了?

    “呃,那个长得贼俊美贼好看的少年的联系方式我没有啊,不过我有他爷爷的联系方式!”

    有一晚伊墨秋将白弥沢叫出去了,他跟白沐爷爷一边喝茶一边吃炸鸡,聊得甚欢,对方一个高兴就把电话号码给他了。

    “喏,这里是白爷爷的联系方式老板,你要给他打电话吗?”苏木然将手机双手递上,他一脸虔诚与认真:

    “老板,需要我帮你给白爷爷去个电话吗?”

    苏木然不停往跟前凑,惹得金扬一阵心烦,她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语气嫌弃:

    “哎呀走开啦,你丑到我了!”

    “”卧槽,心好痛啊,这会心一击,戳得他满脸都是血!

    伊墨秋打完电话之后,为了以防万一,她就关机了,又塞回床与书桌的缝隙里,用尺寸不太符合的超长枕巾稍微盖住。

    完美,一切隐藏都不漏痕迹!

    做完这些之后,她又躺回了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开始挺尸。

    一旦空闲下来,伊墨秋脑子里就忍不住开始回想起从前的往事

    那年,伊砷已经抛弃了她和妈妈,与宋登华重新组建家庭去了。

    可能心里过不去吧,伊砷有时候会跑来找伊墨秋,偷偷塞给她百八十块零花钱。

    那时候的百八十块,还是很顶用的!

    伊墨秋拿着钱跑回家交给了冷霜琬,发现母亲会对着钱默默流泪次数多了,她就干脆不往家交了,自己存了起来,每当学校收费,她就凑一凑交上去。

    伊墨秋记得很清楚,那天傍晚刚放学,她走在回家的途中,被宋登华逮住了。

    对方一口咬定她偷了钱,并嚷嚷着要把她送去派出所!

    伊墨秋那么哪里经得住这种事?她又哭又闹,大喊着我没偷!

    可是,身上的钱包被搜了出来,里面的钱,让她百口莫辩

    不论她怎样解释,宋登华都不听不信。

    不仅如此,宋登华还煽动群众,让周围人都知道,她有一个当小三的妈妈,而她就是一个手脚不干净的小贼!

    那天晚上,伊墨秋的眼睛都快哭瞎了,嗓子也哑了,可是没有一个人相信她说的话。

    后来赶到的冷霜琬也被痛骂了一顿母亲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拉着她的手,连连向宋登华弯腰认错,不停说着对不起。

    而宋登华那副趾高气昂的恶心嘴脸,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自那时起,伊墨秋就觉得,她的心可能和同龄孩子不太一样了。(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  重生之都市狂仙  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