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八十三章 打不还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八十三章 打不还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八十三章打不还手

    “把我放在前面的路口就好了,谢谢。”

    “怎么,怕被其他学生看到你从我车上下来?”

    “嗯,是挺怕的。”伊墨秋点点头,语气认真:“所以,你还是在前面停车好了,谢谢你啊!”

    “”

    吸精拉风的红色法拉利停靠在路边,伊墨秋下了车,回头朝郑宰允挥挥手:“再见!”

    “墨秋,等一下!”

    “嗯?”伊墨秋回过身,一脸茫然地看着他问:“又怎么了?”

    郑宰允一脸真诚地说:“方才在你家我提的那个建议,你,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呗?”

    “什么建议?”

    “就是如果被白家退婚,考虑跟我凑合过呗!”少年咧开嘴笑,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伊墨秋心里一阵烦躁与焦虑,她白了郑宰允一眼,二话不说扭头就走。

    神烦!

    说得斩钉截铁跟预见了未来一样!

    白弥沢真的会跟她取消婚约吗?

    不不不,伊墨秋你在妄想些什么呀?不取消婚约,难不成还等着白弥沢娶你不成?

    伊墨秋不停拍打着脸颊,强迫自己赶紧清醒冷静下来。

    现在她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打起精神来!

    伊墨秋进了一年班教室,田孝慧风一般地跑到了她的面前,伸手作讨要状:

    “墨秋,物理作业写了吗?借抄!”

    “写了,不过正确率不能保证。”伊墨秋打开书包将作业递给了田孝慧,说:“昨晚很多题我都是连蒙带猜的,压根不会做。”

    “我也是啊,就是因为一道题都不会做所以我才要抄!”

    “拉倒吧,明明就是你懒。”伊墨秋回了座位,嘴下毫不留情:“我就不信你一道题都不会做?”

    说到这里,田孝慧真是忍不住一把辛酸泪了:

    “我秉着这道题不会做先空着,继续下一题的传统,就这么一路空到了尾怪我咯?”

    一道题都不会做,怪她咯?

    一旦pss了就完全停不下来,怪她咯?

    “我觉得我不适合物理这门功课”田孝慧一边抄一边感慨:“像我这样的,应该适合体育课才对。”

    “你问过体育课的心情了吗,它愿意跟你在一起吗?”

    “”

    下了第一节课,伊墨秋收到了白弥沢发来的短信。

    不知为什么,看着通讯录的署名,她心里有点小小的难过。

    如果将来她真的不再是白弥沢的“未婚妻”,那么,她和他之间就再无交集的可能了吧?

    真的是连朋友都做不成了。

    一想到这个,伊墨秋就难受的胸闷气短。

    今晚放学,我来接你

    看到这条短信的内容,伊墨秋先是一怔,然后又忍不住确认了一下对方的身份。

    没错啊,的的确确是白弥沢啊

    他今晚要来接她放学吗?

    歪头想了想,伊墨秋决定积极争取与白弥沢相处的时光,这样将来无缘相见了,也不至于太过遗憾!

    白少,今晚你来接我放学,然后,我请你喝咖啡好不好?就在我打工的那家店里,还有甜品和炸鸡!

    好

    耶,太好了!他答应了!

    伊墨秋收起了手机,喜滋滋地两手托腮,开始期待晚上了。

    上完第一节课,伊墨秋与田孝慧相伴去便利店买东西。

    她们刚一出教室,就见顶着一头耀眼薄藤发色的莫鸿栗和金发绚烂的李桓珉二人鬼鬼祟祟地徘徊在班级门口。

    见状,田孝慧的嘴角抽了抽,用胳膊肘碰碰伊墨秋,说:

    “喂,这俩人是来干嘛的?”

    “不知道”

    “肯定是来找你的。”田孝慧抚了抚镜框,语气笃定:“要打赌吗?”

    “不打。”

    李桓珉的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伊墨秋,他连忙向她挥手示意:“墨秋!如果方便的话,能过来一下吗?”

    走廊人太多,实在不方便说话。

    伊墨秋知道,这俩人前来肯定是为了昨晚的事,说真的,她真想说一句:抱歉啊,不怎么方便!

    “还愣着干嘛?”田孝慧一把将人推了出去,语气不爽:“别让我家桓珉哥苦等,赶紧的!”

    于是,伊墨秋被推了出来,缓步来到两位学长的面前,她硬着头皮说:“呃,如果你们是为了昨天的事就什么都不用说了,都过去了,我不会揪着不放的。”

    “墨秋,我们是来向你道歉的。”李桓珉与莫鸿栗二人使了个眼色,忽然弯腰齐刷刷地向伊墨秋一鞠躬,他们态度诚恳道:

    “昨晚的闹剧,虽然不是我们的本意,但我们身处其中却无能为力真的很抱歉,墨秋,如果你感到气愤就狠狠打我们一顿吧,我们绝不还手!”

    “你要还气不过,你可以让你家狗再压我一次,放心吧,这回我绝对被压无悔,绝不反抗挣扎!”

    两人道歉认错的态度,倒是比郑宰允真诚多了。伊墨秋忍不住笑了,她伸手拍了拍两人的胳膊,说:

    “哪有向学妹鞠躬行礼的?赶紧直起身来,让别人看到了又要闹得满校风雨了!”

    堂堂幽月b的两位人气成员,竟然对着一个小学妹鞠躬行礼?

    呵,她伊墨秋又要火了。

    “墨秋,今晚你还去咖啡厅打工吗?”莫鸿栗忽的问了这么一句。

    伊墨秋点点头,如实回答:“是啊,每天放学了都去,怎么啦?”

    “没什么,就是顺口问一问。”

    两个高颜值、高亮眼发色的少年告辞离去。目送他们颀长挺拔的背影,田孝慧忍不住走出来说:

    “难怪幽月有腐女这对金粉p,我也要高举金粉大旗了!”

    “什么金粉?”伊墨秋满脸问号。

    “诶呦,像你这种直女,不懂也罢!”田孝慧摆摆手,下了楼。

    一眨眼,又到了傍晚,晚霞似锦,天空大片像是被火烧了一样,壮观又绚烂。

    伊墨秋收拾了课本,背着书包往外走。

    “墨秋!”田孝慧叫住了她,说:“今晚要不要一起走啊?我把你送到咖啡厅,这样省了你走路了!”

    闻言,伊墨秋露出神秘的笑容,她伸出食指对着田孝慧摇了摇,说:“今晚有人送我的,明天见!”

    “哦,那好吧,明儿见!”

    反应慢了不止半拍的田孝慧直到伊墨秋的人都走了,她才猛然反应过来:

    卧槽,墨秋说有人送她?谁啊?

    权少还是郑少啊?

    二年级教学楼,各班陆续从前后门鱼贯而出,没有争抢,但也凭空生出一种归家似箭的急切。

    厉白,权绍煦的小跟班,大家都喊他阿白洗衣粉。

    “啊,上了一下午的课,感觉腰酸背痛的!”阿白伸了个懒腰,走在权绍煦的身旁,他不经意一瞥,忽道:

    “诶,那边那个不是伊墨秋吗?她急匆匆地要去哪儿啊?”

    权绍煦也注意到了,距离不算远,他喊了她好几声,竟然都没搭理。

    “这个丫头的耳朵难不成是聋了?”阿白气愤不平:“喊她那么大声竟然都听不见?故意的吧!”

    权绍煦心里有些在意,他蹙眉道:“阿白,你出去看看,有没有人在校门口等她?”

    “好!”

    十分钟后,厉白灰溜溜地跑回来了,他一脸纠结:“权少,我看到伊墨秋那丫头上了白家的车”(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