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考虑考虑我

    伊墨秋觉得今天这学不用上了,搞什么啊,有病吗?

    她被伊砷又牵回了家,眼睁睁看着他和郑宰允两人相谈甚欢,相见恨晚的样子,嘴角抽搐不止。

    “爸,我上学要迟到了,要不然,你们二位聊着,我先走一步?”伊墨秋的书包就没放下来,她讪笑了两声,就要往门口方向移动。

    伊砷看都不看她一眼,大手一挥:“今天我开车送你上学!着什么急,你看看,岚岚不是还没起床吗?你给我老实坐着!”

    “”伊墨秋欲哭无泪,只能默默坐了回去。

    等伊青岚一身花花绿绿的卡通幼稚睡衣,盯着鸡窝头,打着哈欠走进客厅时,空气瞬间安静了。

    郑宰允上下打量着伊青岚,忍不住轻笑了一声:“好潮的打扮啊,不过,这样去上学可是不行的。”

    “啥?”伊青岚明显还没清醒,她**着眼睛,心道这是在做梦吗?

    为毛郑少会出现在她家客厅的沙发上?

    就算是做梦,难道不应该是权少出现才对的吗?

    伊墨秋看不下去了,掩面提醒:“姐,家里有客人呢,你、你回屋去把衣服穿好!”

    “成何体统?”伊砷面子挂不住,他勃然大怒道:“这都几点了,你还一副蓬头垢面的邋遢模样,伊青岚,我给你五分钟时间收拾整理好!”

    “我、我对、对不起,我这就去!”伊青岚被骂得打了个激灵,彻底醒了。

    她慌里慌张地逃离了客厅,羞愧懊恼到了极点!

    啊啊啊简直了,好丢人!

    这一段小插曲,令伊砷颇有些不自在,他打着哈哈笑道:“让你看笑话了!是我平时太过宠爱她了,不过呢,岚岚生性单纯,天真可爱,就算偶尔做错了事,我也觉得她是真性情。”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旁边坐着的那个是姐姐,冒冒失失跑掉的那个才是妹妹呢。”郑宰允保持着人畜无害的笑容,语气自然道:“叔叔的这两个女儿,各有千秋,您好福气啊!”

    “哈哈哈哈是啊,比起男孩,我还是更喜欢女孩!”

    伊墨秋缩在角落里,一连翻了好几个大白眼,烦死了,耗在这里干嘛,放她去上学啊!

    伊青岚跑去通知宋登华了,这对母女俩赶紧洗漱更衣,磨蹭了一刻钟才双双抵达客厅。

    “诶呦瞧瞧这是谁来了,这不是郑家的少爷吗?我上回跟你几个姑姑打牌的时候,没少听她们夸赞你!”

    宋登华满脸殷勤笑容,她快步走向了郑宰允,坐在了他斜对面的沙发上。

    “今儿怎么有时间过来玩了?”

    郑宰允脸上笑容不变,他视线移向了角落里的伊墨秋,态度大方道:“我今天是来找墨秋的,刚好在门口见到了叔叔,承蒙邀请特来小坐。”

    “呃,找墨秋的?”宋登华脸上的笑容微僵,她朝伊墨秋的方向瞥去,眼底划过一抹阴戾,转瞬即逝。

    “原来是找墨秋的呀,宰允平时与墨秋的关系还不错?”

    郑宰允笑着点点头,说:“我很喜欢墨秋。”

    “瞎说什么呢你!”伊墨秋受不了他在大人面前胡说八道了,腾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她没好气道:“你小坐够了没有啊,还不赶紧走人?”

    “墨秋!”宋登华厉声斥责:“你这是哪门子的教养和规矩?你有这么跟客人说话的吗?”

    伊青岚像个棒槌似的杵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尽可能降低自我存在感呵呵哒,刚才在郑少面前丢尽了脸,如果可以,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他了!

    希望郑少不是个大嘴巴,别把这事告诉权少

    “青岚,你怎么了一直都不说话,身体不舒服吗?”郑宰允忽然将注意力放在了伊青岚的身上,他笑眯眯地看着她一脸糗相,故意说:

    “你脸怎么红了,难道是生病了吗?”

    “我我没生病,我就是”伊青岚低着头,声音闷闷的:“我就是还没睡醒!”

    “吵到你睡觉了,不好意思。”郑宰允面露歉意,可他的语气却压根听不出一丝抱歉,反而让人越听越上火:

    “我以为你的作息时间与墨秋差不多呢。”

    言外之意就是,墨秋起那么早,你是猪吗一直睡到现在?

    伊青岚不说话了,她快要被噎死了。

    宋登华看了看郑宰允与伊青岚之间的互动,忍不住开始乱点鸳鸯谱了:“诶呦,我怎么瞧着这两人好般配呢?欢喜冤家的感觉,是不是啊,孩她爸?”

    伊砷的腰上被拧了一下,他哎哎叫了两声,应道:“是啊是啊!”

    “真的吗?”郑宰允一脸欣喜,他缓缓站起身,目光穿过伊青岚,直直落在了伊墨秋的脸上。

    “我也觉得我跟墨秋很般配,虽然,她不怎么鸟我,哈哈。”

    宋登华和伊青岚只觉得脸上像是被扇了几耳光,火辣辣的,母女俩陪着笑,不再继续往下说了。

    于是,客厅气氛一度变得很尴尬。

    伊墨秋早就料到了郑宰允要将火药往她身上引,这种情况已经不是一次了。

    她语气淡淡道:“别开这种玩笑,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

    “白弥沢虽然又残又哑,但他可是白老爷子捧在手掌心的宝贝,有关他的婚事,白老爷子不可能马虎行事的。”

    郑宰允低头捋了捋制服,用一种相当轻松的口吻说:“所以,墨秋不要愁,你与白弥沢的婚事说不定哪天就被取消了,到时候你就会恢复自由身了。”

    说完,他转头看向伊墨秋,那双乌黑透彻的眼眸里涌现闪过着她读不懂的情绪。

    “到了那时候,墨秋,你要不要考虑跟我结婚呢?至少,我的婚姻大事还是自己掌权的,没人敢干涉。”

    “我真是谢谢你了啊!”伊墨秋一头黑线,感受到客厅其他人朝她投来的或困惑或嫉妒或幸灾乐祸的注视,她恍惚有种自己正在大街上裸奔的感觉。

    伊墨秋逃命似的夺门而出!

    “时间不早了,我真的要去上学了!大家再见!”

    “正好,我送你去。”郑宰允紧跟其后,也出了门。

    留下客厅三个人面面相觑,气氛持续性尴尬。

    “所以说”伊砷深深叹了口气,语气颇有些无奈:“郑宰允那小子是在明目张胆的追墨秋吗?”

    这要是被白家的人知道了,事情可就大条了。

    “哼,那又怎样啊?反正那个身患隐疾的哑巴少年又不能拿郑少怎么样!”伊青岚翻了个白眼,她满脸不屑:“说实话,我倒希望伊墨秋能跟郑少成了呢!”

    这样一来,权少也该对伊墨秋死心了吧?

    伊砷与宋登华对视了一眼,两人神色各异。

    “白家可不是那么好惹的。”(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商战教父  烈火青春  梦色璃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绯色婚恋:爱你在对的时光  我的老婆是偶像  恶魔校草强势入住:丫头,躺好  韩娱之咖啡恋人  重生女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