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七十二章 可怜人可恨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七十二章 可怜人可恨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七十二章可怜人可恨

    “嘶,好烫不过,味道还不错!”伊墨秋将保温桶的盖子扣好,里面装着她精心熬制的鸡汤。

    今天是她去医院看望母亲的日子,提前买了食材烹调,做了三菜一汤。

    红烧小排、番茄炒蛋和炸萝卜丸子。

    这三道菜都是妈妈爱吃的,今天可算有机会拿给她品尝一番了!

    伊墨秋没有磨蹭,拎着便当和保温桶就匆匆离了家,直接搭了出租车赶往医院。

    私人医院的环境设施一流,一楼大厅没有排队拥挤吵闹的病人,特别清净。

    伊墨秋乘坐电梯来到p病房区,到达母亲冷霜琬所住的病房后,她迫不及待地把门推开:

    “妈,我来看您了!”

    病房的窗帘开着,明媚和煦的阳光倾洒进屋内,明亮又暖融。

    一个看起来只有三十岁出头的女人倚着床头,正在专心阅籍。她听到动静,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绝美容颜。

    冷霜琬的五官柔婉温和,丝毫不惧侵略性,她的一颦一笑,温柔了岁月。

    母女俩都是天生的美人胚,但伊墨秋有一点与冷霜琬极为不同,她的面相没有母亲那般贤惠温柔,她的脸更为娇艳动人。

    柔不过冷霜琬,美不过伊墨秋。

    “墨秋,你来啦。”冷霜琬扬起微笑,犹如春风般温煦,她朝伊墨秋挥了挥手,说:“别傻站在那里了,过来坐。”

    “妈呜呜呜,我好想你啊!”伊墨秋的情绪有些失控,她哇地一声哭着扑进了冷霜琬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撒娇抱怨:

    “宋登华那个恶毒的女人,我看到她就想一拳砸上去!还有她的女儿,伊青岚,她为了把谎言坐实,竟然偷偷改了年龄!明明她就比我小的,可现在她却跳级变成了我的学姐!”

    冷霜琬目露歉意,伸手轻轻抚摩着女儿的头,说:“可怜的孩子,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不苦!只要能治好妈妈的病,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坚持努力的!”伊墨秋一双眼睛哭得有些红肿,她仰起头泪眼汪汪的看着冷霜琬,说:“妈,我觉得你气色好多了,看来还是大医院的医疗水平高啊!”

    左顾右看一番,伊墨秋皱了皱眉头,小声问:“对了,怎么没见赵阿姨啊她去哪里了?”

    “你赵阿姨去买菜了。”冷霜琬浅笑道:“早上主治医生来过,他的建议是,下个月就可以替我安排做手术了,说我现在的身子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手术成功率高吗?”

    “十拿九稳吧,毕竟,是砸了重金聘请国外著名外科医生亲自操刀的。”冷霜琬唇边泛起了一丝苦笑,她捧起伊墨秋的脸,轻声说:“等手术成功之后,我们就离开这里,好不好?”

    “好!”伊墨秋红着眼眶,八爪鱼一样的又抱紧了母亲,她声音沙哑道:“妈妈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墨秋,答应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去恨你的父亲。”

    伊墨秋的身子一僵,她缓缓抬起头用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冷霜琬,说:“妈,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墨秋”

    “什么叫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去恨他?像他那样的,也配做一个父亲吗?”伊墨秋脱离了冷霜琬的怀抱,站直了身子,她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妈,难道你忘了当年伊砷抛弃咱们母女俩跟那个宋登华成双入对的事了吗?你忘了你遭受街坊邻居的嘲笑,被迫搬家的事了吗?你忘了宋登华跑去姥姥姥爷家大闹一场,搞得乡村邻里皆知,最后气得两位老人家病重过世的事了吗?!”

    这么多事累加起来,还不足以让冷霜琬心死吗?

    “妈,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抱有一丝幻想,你,还爱那个渣男?”

    不知沉默了多久,冷霜琬才缓缓闭上了眼,一滴泪顺着脸庞悄然滑落。

    她轻轻咬着下嘴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是,即使经历沧桑,即使我已经千疮百孔可我,依然爱着他,也尊重他当年的选择。”

    一颗心,犹如坠跌。

    伊墨秋的脸色苍白,她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哭着笑了出来:“哇哦,真是伟大的爱情啊你们!妈,我知道你是个爱情至上的人,可你能不能多少为你的女儿考虑一下呢?”

    伊墨秋记得很清楚,小时候还是什么都不太懂的年纪,街坊邻居的大婶们一见到她就说她是个拖油瓶,亲生父亲抛弃妻女跟有钱人家的女儿跑了。

    再后来,她变成了人们口中的“小三之女”。

    伊墨秋就搞不明白了,明明她和妈妈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为什么被宋登华一闹,就黑的变成白的了?

    有钱真好啊,没有什么事是钱解决不了的。

    “你一生深爱的男人,欺骗背叛了你,而你呢,竟然还沉浸在当年美好爱情的幻想泡沫里不可自拔妈,你听过这么一句话么,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伊墨秋本以为这次母亲大病入院,以前一些事会想通,不能说对伊砷恨之入骨吧,但至少,别再继续爱了。

    可现在她发现,冷霜琬真的无药可救了。

    “妈,伊砷跟宋登华可恩爱了,知道吗?两个人整天黏在一起,经常出去二人约会,你已经被忘得一干二净了!”

    冷霜琬叹了口气,她的眼神流露出悲伤与惆怅,声音幽幽:

    “爱不爱是我一个人的事,我跟他已经结束了。墨秋,爱这个东西很复杂的,我知道你替我打抱不平,替我感到委屈不甘,可是,在我的世界里,爱,这个字眼,本身就是给予。”

    “你一味地给予有什么用啊?哦,不对,或许还是有些回报的。”伊墨秋似是想到了什么,她冷笑着从口袋里甩出一张银行卡。

    “这是你深爱不已的男人给的,他说让你多吃点好的营养品,补补身子!”

    冷霜琬的眼眶蓦地红了,暗暗攥紧了双手,她哭得泣不成声:“墨秋,乖孩子,不要再逼我了好吗?妈妈会努力调整的,会努力不去回想的可是去恨一个深爱的人,我真的无法做到。”

    都说曾有多爱一个人,如今不爱了就有多恨。

    可对于冷霜琬而言,爱与恨无法同时进行。

    伊墨秋只觉得天都要塌了,她晃晃悠悠地站不住了,伸手扶住了桌沿边,语气僵硬道:

    “行,你爱你的,我恨我的,咱们互不干扰!饭都是我现做的,赶紧趁热吃了吧,我还要去打工,先走了!”

    她不想再在这里多呆了,就冷霜琬这种脾性,别说小三了,小四小五都防不住!

    “墨秋,你等一下!”冷霜琬忽然叫住了冷墨秋。

    冷墨秋停住了脚步却懒得回头,她语气不耐烦:“怎么了?又要跟我讲述你悲伤又伟大的主动牺牲爱情观了吗?”

    “这张卡你拿回去吧,我在医院也用不到。”冷霜琬将银行卡放在了床头柜上,她声音柔和软软的:

    “平时拿去买买衣服、护肤化妆品什么的,你也到了爱美的年纪了,用钱的地方肯定很多。”

    顿了顿,冷霜琬的声音又染上了一丝哭腔:“千万不要因为我委屈你了自己,知道吗?”

    伊墨秋强忍住眼泪,扭头一把抽走银行卡,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病房。

    医院走廊拐角处,一个少女蹲在那里抱膝委屈巴巴的哭成一团。(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