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放开学长让我约 第五十七章 小鲜肉约么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五十七章 小鲜肉约么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第五十七章小鲜肉约么

    伊墨秋有些窘迫,着急辩解:“学长之所以暗中保护我是因为受人之托,虽然,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谁会拜托他做这种事?”

    那人又与她有什么关系?

    太混乱了,搞不懂。

    “嘁,什么受人之托啊,都是借口,都是幌子。”金扬不屑的轻笑出声,她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嘲弄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套路啊,都是我们当年玩剩下的了。打工妹,用不用我教你一招,你去试试你的那个什么护花学长啊?”

    “试、试什么?”

    “试他是不是喜欢你啊!”

    伊墨秋的嘴角抽搐了几下,无语道:“试这个有什么用啊?喜欢又怎样,不喜欢又怎样?”

    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能够收获异性的喜爱,本来就是一件值得高兴炫耀的事,对于你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来说。难道不是么?”

    “可能其他人是这样的吧,但我不是。”

    伊墨秋的眼神坚定,眸色清澈透亮,在昏暗的光线下熠熠生辉。

    她的声音放轻了些,隐约透露出些许疲惫与无奈:

    “我活得很累,没精力想那些东西。”

    金扬将伊墨秋送回了家之后,并没有着急走。她坐在车内点燃了一根烟,青烟袅袅,周围环境晦暗,死寂,仿佛全世界都安静了一样,身心皆得到放松。

    不知过了多久,金扬叼着烟把头探出窗外,她嘴角含笑:“喂,那边的小伙子,还不走在等什么?难不成是在等我么?”

    黑色林肯的车身几乎要淹没在浓郁的夜色中,白沐单手搭在方向盘上,转头看着后车座的少年,低声询问:

    “少爷,我们走吗?”

    月色朦胧,白弥沢背倚着靠垫,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下,他脸上的表情复杂难辨。

    沉寂了片刻后,白弥沢点点头。

    管家白沐没由得松了口气,呼,还好,他还以为自家少爷要继续呆在这里,像个痴汉一样呆呆地望着伊小姐的住址不肯离去呢!

    发动了车子,不可避免地与白色奔驰擦身而过,通过月光,金扬看清楚了白弥沢的脸庞,眼底闪过一抹惊艳。

    白弥沢从小美到大,五官精致耐看,俊美如斯,气质出众。

    “哇哦。”她吹了一声口哨,戏谑道:“约么,小鲜肉?”

    听到金扬饱含调戏的话语,白弥沢面不改色,神情依旧慵懒,然而,他的眼神却寡淡冷漠,无形中拒人于千里之外。

    林肯继续向前行驶,距离愈来愈远。

    “喂,就这么一声不吭的走掉,太不礼貌了吧?”身后的金扬有些不甘心,她扔掉了香烟,大声喊了一句:“像你这种闷骚的小鲜肉是泡不到妹子的!我家打工妹人美心善,屁股后面有的是小鲜肉追捧,不缺你这一个!”

    夜深人静,金扬这番话清楚传进了白沐与白弥沢的耳朵里。

    白沐有些尴尬,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他回头看了一眼白弥沢,忍不住道:“呃,少爷,我觉得我觉得她说的颇有些道理。”

    白弥沢没吭声,垂于身体两侧的手却暗暗攥紧了:“给我查。”

    能用一个字表达的意思,少爷竟然破天荒的用了三个字?

    白沐意识到某人或许有些生气了,他赶忙应道:“放心吧少爷,这个怪里怪气的咖啡厅老板我会彻底调查一番的!绝不会让她带坏了伊小姐,请少爷给我一天的时间!”

    几天后,伊墨秋起了个早,像往常一样溜进厨房,打开冰箱寻找昨晚的剩菜剩饭,今天运气不错,她翻到了吃剩的红烧鸡翅。

    “嘻嘻,就当作是中午加餐啦!”

    伊墨秋将便当小心翼翼地放进了书包里,背上就往客厅方向走。

    “墨秋,你等一下。”客厅内,伊砷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叫住了她。

    “有事?”伊墨秋身形一僵,连头都懒得回:“我赶时间,再晚就挤不上地铁了。”

    “家里没别的人,墨秋,你要对你的亲生父亲如此冷淡吗?”

    “”

    伊墨秋心里一阵恶心,她强忍着作呕感回过身去,一脸漠然的看着伊砷说:“从你抛弃我们母女的那一天起,我就对你热情不起来了。”

    “墨秋,我知道,我亏欠了你们很多可是,我也在努力补偿你们啊!”伊砷满脸懊恼与愧疚,他上前一把抓住了伊墨秋的手,动容道:“很快你就可以去医院看望你妈妈了对吧?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霜琬见到我,一定会很开心的!”

    “呵,她曾被你狠狠抛弃过,被你现任妻子狠狠羞辱过你凭什么认为她会想要见到你?”

    伊墨秋的怒气直冲头顶,她双目通红,声音都在微微发颤:“不要自我感觉太良好了!我妈妈的病情刚稳定下来,求求你不要去刺激她了!”

    “墨秋!”伊砷的脸沉了下来,他语气不悦道:“你这么说话就不对了,我和你妈妈的感情还轮不到你来评价指责!”

    说着,伊砷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不容分说地塞进了伊墨秋的校服口袋里。

    “密码是你妈妈的生日,我知道你要强,宁肯吃剩饭也不愿意接受我的施舍!可你总不能让你的妈妈受委屈吧,给她买点好的,补补身子。”

    大颗泪珠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伊墨秋死死咬着嘴唇,气到说不出话。

    她的肩膀剧烈抖动着,澎湃积压的情感让她恨不得将这张卡狠狠甩在眼前男人的脸上,大骂着让他滚蛋!

    可理智又在提醒着她:他说得没错。

    “你看看你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是个爱哭鬼,受气包。”看着伊墨秋哭得无声无息、梨花带雨,伊砷一阵心疼与不忍,语气软了下来:

    “是爸爸的不对,都怪我,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别哭了,对眼睛不好的,我的墨秋长得这么漂亮,一哭爸爸心都碎了。”

    眼瞅着男人的手就要伸过来,伊墨秋皱眉避开,声音沙哑:“我去上学了。”

    说完,她转身匆匆离去。

    而兜里的那张银行卡,被紧紧攥在手掌心里,几次反复,终是舍不得扔。

    在她变得强大以前,什么尊严什么骄傲统统都是狗屁!

    这些饱含屈辱的“施舍”,现在的她只能含泪接受。想要反抗,只能变强。

    伊墨秋,记住这一切吧,谁让你现在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小三之女”呢?

    上学的途中就有取款机,伊墨秋查看了一下卡里余额,哦豁,伊砷出手过大方的,随便一塞,就塞给她一张十万出头的卡。

    也不知道这笔钱是不是他背着宋登华偷偷存的?

    抛弃了尊严与骄傲之后,伊墨秋毫无心理负担与压力的取出两千块,反正她也想通了,这钱,不用白不用。

    今天就可以给赵大婶汇钱,让她给妈妈买些好吃的。(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