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醉翁之意不在酒

    “既然不是害羞,那就坐过来啊!”郑宰允又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说:“这里除了你之外,没人有资格坐在我旁边。”

    此话一出,袁斯娇的眼神瞬间变了,她直勾勾盯着伊墨秋,几乎要在对方脑门上灼出个洞!

    “呵,看不出来啊你手段挺高明的?”袁斯娇朝前凑了凑,紧贴在伊墨秋的耳边咬牙切齿道:“差一点就被你这个绿茶婊给骗了!装什么懵懂无辜啊?好啊,我倒要看看,今天是你赢还是我赢!”

    说完,袁斯娇转过身去,冲郑宰允露出甜甜的笑容,不同于刚才与伊墨秋说话时的恶声恶气,她此时的声音又软又萌:“郑少,这么久没见了,难道你一点都不想我嘛?”

    袁斯娇喜欢郑宰允多年,这件事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几个男生趁机开始起哄了:“诶呦郑少你是不知道啊,在你还没来的时候,娇娇就一直在补妆照镜子,镜子都快被她照烂了”

    “她比上学那会儿漂亮太多了,现在已经变成大美女了!”

    “大美女算不上吧,毕竟她旁边还有个更美的参照”

    “哈哈哈哈按理说,娇娇这种类型更讨郑少的欢心吧?”

    郑宰允保持着唇边的笑容,视线从伊墨秋的脸上移开,看了看充满期待与憧憬的袁斯娇。半晌后,他单手托住下颚,墨染的眸色在周围晦暗不明的光线下变得复杂幽深,让人难以捉摸。

    “我以前喜欢她这种类型的吗?”郑宰允收回了目光,嘴角勾弄着,他似笑非笑道:“原来,我以前的品味那么差啊?”

    袁斯娇的脸彻底黑了。

    她有些忿恼,但更多的是不甘心与屈辱!

    “郑少,你把话说清楚啊,什么叫以前的品味太差了?那你现在喜欢什么类型啊,表面无辜清纯实际内心婊出天际的清汤挂面型么?”

    今晚第n次躺枪的伊墨秋揉了揉眉心,又好笑又无奈的吐槽:“这个形容前缀也是够长的了。”

    于是,她又被袁斯娇狠狠地剜了一眼。

    郑宰允看似慵懒地倚着沙发,耸搭着眼皮思付了一会,忽的抬起头来,他目光深沉炙热地看着伊墨秋,一字一句道:

    “现在,我喜欢她这个样的。”

    包间内一片静默,冷场了。

    伊墨秋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开了,救命啊,她快要被这群人盯成筛子了!

    “别开这种无聊的玩笑好不好,有意思吗?”

    伊墨秋翻了个白眼,当即站起身来说:“你们继续聊,我有事先走了。”

    她一站起来,郑宰允也跟着站了起来,随手拿起搭在另一头沙发上的制服外套。

    “好,我送你回去。”

    “我自己有腿有脚,不用你送!”伊墨秋扶额,不用回头去看都知道此时此刻的袁斯娇是怎样一种凶恶的表情。

    害怕,她该不会被对方当场手撕了吧?

    “还有,郑宰允,能不能别在你朋友面前开我的玩笑?别拿我当枪使,我又不是傻子,你一句话就给我拉了仇恨,烦不烦啊?”

    见伊墨秋半低着头,真的有些不高兴了,郑宰允立刻眨了眨眼,讨好道:“那好,以后我不会随便在人前说我喜欢你了。”

    “”

    “以后我改暗恋,好不好啊墨秋?”

    “”

    伊墨秋:好你爷爷的奶奶个腿儿呦!

    心好累,再也不会爱了。

    如果人与人之间的交往也有黑名单系统,那么,在伊墨秋的黑名单里一定有这两个人的名字:

    权绍煦和郑宰允!

    伊墨秋走了,郑宰允扔下一群校友也跟着离开。原本热闹的包间瞬间变得安静了,众人纷纷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眼神盯着脸色极差的袁斯娇说:

    “娇娇啊,你别再瞪了,人都走了”

    “我觉得郑少这次是认真的,你们看没看到他刚才看那个女生的眼神啊?啧啧,温柔宠溺的快要挤出水来了!”

    “话说回来,那个女生叫什么?”

    袁斯娇缓缓吐出一口浊气,眼神狠厉:“伊墨秋。”

    “人如其名,长得真心好看啊,人美还有气质。”

    “也难怪郑少这么宠她,就是不知道这个叫伊墨秋的能得宠多久?”

    几个男生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

    “我赌一个月,不过一个月,郑少就该玩腻了。”

    “一个月是不是太长了,郑少那种三分钟热度的,俩人能好一个月吗?”

    越听越心烦,袁斯娇怒吼了一声:“喂,有完没完了啊你们,都给我闭嘴啊!烦不烦啊?”

    一回想起伊墨秋那张无辜又无奈的脸,她就没由得火大!

    装什么啊,明明自己挺享受被追求爱慕的感觉,还要在人前装无辜清纯?

    不要脸的心机婊!郑少怎么会被这种女人给迷惑住?

    “喂,你们几个给我查一查,那个伊墨秋究竟什么来头!”

    同伴女生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小心斟酌道:“娇娇,你该不会是想要找那个伊墨秋的麻烦吧?我劝你最好别了,她现在正当宠呢,这要是被郑少知道了”

    “对啊对啊,娇娇你可别犯傻,别撞枪口上去。”

    “我忍不了这口气!”袁斯娇猛地站了起来,胸口因激动的情绪而上下起伏着,她攥紧了拳头说:

    “你们是不知道刚才她在我面前摆出怎样的脸孔,我现在都快要恶心吐了!幽月学院是吧,郑少的学妹是吧,给我查!”

    离开酒吧,伊墨秋言辞拒绝了要送她回家的郑宰允,恰巧路口就是车站,她飞速上了一辆公交车,成功摆脱掉某个正在倒车的家伙。

    “阿嚏!阿嚏!”公交车上,伊墨秋一连打了n个喷嚏。

    她揉了揉泛酸的鼻头,一脸纳闷:怎么回事,这是感冒了还是有人在背后骂她?

    伊墨秋转入幽月贵族学院已有一周的时间了,从某种角度来说,她也算是学院的“名人”了。

    因为有权绍煦的“保驾护航”,暂时还没出现不要命的家伙敢挑事。

    但私底下,热爱八卦的吃瓜群众们就差为权绍煦、伊墨秋编排出一部狗血的虐恋情史了。

    后又因郑宰允屡屡跑来一年级教学楼找伊墨秋以不同理由借文具、借课本,吃瓜群众们就把他也加了进去,现在变成了更加狗血的三角虐恋。

    下课时间,一年级班教室气氛热闹,伊墨秋收拾了桌上的东西,准备拿出下节课所需要的课本教材。

    “喂,墨秋,这次郑少跑来问你借的是什么啊?”田孝慧手扶眼镜,一脸贼笑地贴了过来,眼睛里闪烁着八卦之魂:“问你借橡皮还是钢笔啊?”

    蹩脚的借口和理由,围观群众都快看不下去了,也亏得伊墨秋能够淡定自如的应对。

    求问:对付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最好办法是什么?

    答:装傻!(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都市玄门医王  神奇牧场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神级美女召唤  傲娇女神,逆袭吧!  超级科技图书馆  荒岛生存法则  豪门新媳:高冷总裁进错房  惊鸿赤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