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辰是真的没想到,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也能有人看不惯他,他在喝骂的同时,不禁扪心自问,难道自己就真的这么惹人厌吗?

    “疯狗一只,也敢来搅扰我,小心将你剁碎了喂猪!”宋辰心中有气,越发的不耐。他好好的,为什么总有不开眼的家伙要惹他呢?

    “难道在外人眼中,我就是那么的好脾气吗?难道我一直刻意营造出来的杀伐被他们看穿了?”

    宋辰越想越是郁闷,甚至感觉有些憋屈。好端端的,老是被针对,活该这样吗?

    “你真是找死!本想让你多活片刻时间,既然你如此狂妄,那本少立即送你去冥府报道,不对,我要让你魂飞魄散!”那人好似吃定宋辰一样,如此笃定的说道。

    宋辰注视过去,看清了那人的摸样。

    那人年纪轻轻,风流倜傥,浑身上下透出一种贵气,衣着非凡,俨然是大有来历。周身更有淡淡道韵流转,实力也是不俗。

    在目前来说,这个年轻公子一样的修士,绝对算是劲敌。

    “他到底是谁?为何敢如此开罪宋辰?难道他有足够的底牌吗?”有修士忍不住再度问道。

    “那人来头非同小可!他乃是晨月山庄的少庄主晨青云,据说是这一代最为出色的子弟,身受族中长辈喜爱,地位极其尊崇,可以与咱们圣纹洞的亲传弟子平起平坐。”有一个年长的圣纹洞弟子出声说道,眼中满是艳羡之色,显然极为羡慕那晨青云的出身。

    “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原来晨月山庄的少庄主晨青云就是他啊,果然是一表人才,实力非凡呢!”有修士赞道。

    “据说他曾只身一人覆灭一处弑天教的分舵,血流三十里,血雾直冲云霄,杀的天昏地暗,即便是分舵舵主半步化神境的修为也被他击杀,难得他的实力真的这么恐怖吗?”有修士知道晨青云的事迹,在这时见到晨青云,不禁有些疑惑,毕竟晨青云太年轻了,实力也只是铭纹境中期,这样的修为并不无敌。

    晨青云停在半空,任由丝丝缕缕的电弧在身上蹿腾,他望着宋辰,犹如望着一只猪猡。英俊的面庞上满是森冷杀机,显然是宋辰的高调回应让他动了真怒,有了杀意。

    “不知所谓的混账东西,挡住了本少的路还如此理直气壮,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勇气?”晨青云傲然蔑视问道。

    宋辰哈哈一笑,遥指晨青云,喝道:“就你这样的废物,还在我面前叫嚣,有胆子放马过来,立斩不饶!”

    既然故意找茬,那就来个彻底,他无所畏惧!

    晨青云嗤笑一声,道:“可笑的蠢物,就你那点修为境界还敢与我为敌吗?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与我的差距何止一丝半点,若是我现在对你出手,岂不是落人话柄,岂不是以大欺小以强欺弱?”

    宋辰呵呵笑道:“怎么?认怂了?既然不敢,何必猖狂行事?若我是你,管他天高地厚,管他风言风语,必然会行我所愿之事,必然会让我的敌人成为一抹飞灰!”

    这就是宋辰的道,一往无前,勇冠前路,让所有的阻碍都无用,让所有的敌人都灰飞烟灭。

    晨青云也想如此,只是他做不到,他可以飞扬跋扈,他可以蔑视他人,可他无法像宋辰一样,能够对自己的仇人雷霆出手,他的身份不允许,他的实力也不允许。

    外人看起来他晨青云风光无限,可是,他自己却知道,他只是晨月山庄的年轻子弟,而晨月山庄只能算是一般的大家族,与顶尖宗门尚有一段不短的距离。

    若不是有人许他极大的好处,他才不愿意在如此场合得罪宋辰,对于他来说,宋辰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只是,他必须无视宋辰的身份,因为那人许诺的好处对他太重要了,甚至对整个晨月山庄都极为重要,他不得不搏一把。

    “我只是要激怒他,我没必要与他动手,我做到这些就行了,在这样下去我就要亏了,甚至要动手,不能如此继续。”

    晨青云在心中思索,面色的狂傲之色尽皆消失,他嘴角一翘,忽的生出一个阴毒的主意。

    “呦呵!说的是真好听呢!说的也是真厉害,还要将所有的敌人都化作飞灰,好大的口气,就你现在的实力,敢说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击溃?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怎么能如此瞧不起我们呢?还是说你宋辰已经狂妄的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呢?”

    晨青云的话语一落下,远处就有数道森冷目光注视过来,本来宋辰单独说出无所谓,可经晨青云一挑拨,不少心胸狭隘却实力不错的修士都对宋辰生出了看法。

    甚至,有这一席话在,一些修士虽然面上不表现出来,可他们绝对会在心中生出些情绪来,在宋辰危难时,同为人族也可能不会帮助,反而会落井下石。

    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些话,就让宋辰变成了众矢之的,让他成为了不少修士的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那些本就对宋辰有敌意的人,绝对更加嫉恨,这是极为极为狠毒的招数,是毒辣的隐患,在关键时刻,绝对能让宋辰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宋辰目光冷冽,他浑身上下的寒意能让空间凝结,身旁的雷电好似都因为这股寒意闪动的慢了。

    “如此陷害我,当真可恶至极!这到底是谁的诡计?还是说是这晨青云故意陷害我?”

    “不管是谁,只要让我知道,我定然会他后悔莫及!”

    “若是这晨青云的意思,哼哼,有的他受了,想必这一次圣纹秘地之行绝对会有趣许多。”

    宋辰在心中寻思,看向晨青云的眼神充满了玩味之色,他认为,只要他继续前进,必然会遇到那些算计他的人,到时候生死相战一番也就是了。

    “你这么做不后悔吗?”宋辰似笑非笑的看着晨青云,如是问道。他不相信,晨青云能够无视得罪他的后果,如此一问,也是让晨青云明白,他已经将晨青云当成了敌人,不死不休的敌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大唐之暴君崛起  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  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