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天麓学院的师长知晓吗?”

    只是瞬间,宋辰就知道其中含义,他立即向丁长老传讯,告知此次行动。

    “会不会太鲁莽?会不会招人非议?”丁长老大致知道行动内容,有些担心的问道。

    宋辰还未回答,丁长老已经来到他所在的地方。

    “丁长老。”宋辰起身行礼。

    “你这么做,会不会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这毕竟不是一个小事情。”丁长老说道。

    “我舅舅已经同意,只是不知道学院中谁会去。”宋辰没有任何的迟疑,这个问题他已经想通了,此事必做。

    “既然如此,我这就将信息传回天麓学院,不过,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毕竟学院之中的意见也不统一。”丁长老说道。

    宋辰静等片刻,丁长老目光一闪,显然是已经得到了答案。

    “刘破虏长老亲自前往!”丁长老说出一个人名,面带尊敬之色,显然这刘破虏长老身份修为都不低。

    “刘破虏长老是……”宋辰并不知道。

    “破妄境中期的大修士,他此次前往,只为护佑你不被冯家临死反击,其他的他并不会多问。”丁长老说道。

    宋辰心头一震,破妄境的大修士,这样的修为在整个东皇星都是强者了,此次只为保护他,显然是天麓学院将他当做道子级别的天骄对待了。

    不过,这份考虑也可谓是周到至极。毕竟冯家不是弱小家族,万一拼死也要杀死宋辰,或许在混乱之中真能做到。

    其实夏皇的意思也是如此,他就是想要天麓学院派出一个强者,以此来保护宋辰,避免被直接猎杀。

    丁长老自然随着宋辰前往青炎郡,他不放心啊,宋辰刚刚归来就闹出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说有些闹腾。若是不看好的话,万一宋辰有个什么差错怎么办?

    青炎郡位于东夏皇朝的偏东南部,是较为富裕之地,修炼之风盛行,能在这个地方成为上等修炼家族,其势力绝非一般。

    所以,冯家在整个青炎郡,是除了东夏皇朝官方势力外最大的势力了,可以说是青炎郡的土皇帝,地位牢固,难以撼动,一般的修炼家族和宗门都不敢招惹。

    宋辰传送进入青炎郡城,直接进入城主府见到了青炎郡的郡王,秦星河。

    郡王是一郡的王,统御整个青炎郡,无论是实力还是势力,都是最强的,不然的话也无法镇压一郡之地。

    秦星河是一名中年男子,修为隐而不发,可浑身上下却有铁血之意散出,显然是多经腥风血雨之辈。这样的一个修士,其手段绝对会残酷无比,不是寻常修士能够比拟的。

    “参见郡王。”宋辰保持了足够的礼节,任何一位郡王都是必须尊重的。

    因为,只有真正的立下了汗马功劳的修士,才能获得如此高贵的位子。而任何郡王,可以说都是夏皇的直属亲卫,是没有任何可能背叛的。若是宋辰细细追究起来,甚至会称秦星河一声叔叔。

    “你来此之事,我已听陛下提及,你真准备这么做?”秦星河声音沉闷,可这件事不是小事,即便是他也是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与冯家打的交道最多的也是他。所以,他更清楚冯家的强大,若不是有夏皇的准许,即便是他也不会想着去覆灭整个冯家。

    即便如此,秦星河还是有些无法确信,冯家可是传承千年之久的修炼世家,底蕴深厚,远比一般的宗门还要强盛,若是寻常时候,怎么可能会有覆灭这样的一个修炼世家的念头?

    “冯家冯光龙骂我是杂种。”宋辰冷冷的道出这句话。

    只是这句话,只是这个原因,秦星河已经不会再问其他,他身上杀意忽的爆发,眸中有血海骨山,他竟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动怒了。

    “杀!”

    秦星河是夏皇的死忠,那么这代表着什么?说他是夏皇的奴才不为过,说他是夏皇的走狗也不为过,说他是夏皇的兄弟也不为过。而宋辰的身份呢?宋辰身上可是有夏皇的血统的,也就是说,那冯光龙在骂宋辰的时候,已经将夏皇骂了进去,将他也骂了进去,甚至将所有夏皇统治的人都骂了进去。

    也许,有人骂秦星河一声,他不会过多的言语和表态,可谁若是当面辱骂夏皇一句,他必然会施加雷霆手段。

    就如前些年,那时他才刚刚来青炎郡,刚刚当上青炎郡王,有人想要挑战他的威风,在公共场合羞辱他,他不予回应。可那些人得寸进尺,竟然骂夏皇是昏君,骂夏皇无能,他如何能忍受这样的结果?

    当时,他三尺长剑出鞘,斩尽三条街的有关联的所有人,血流成河,残肢遍地,甚至形成了滔天血气在青炎郡城上方久久不散。从此,无一人敢辱骂他,从此,也无一人敢在他面前提及夏皇的丁点不是。

    “全军听令!”

    一声爆吼在青炎郡城上空响起,如雷霆炸响,如神山崩塌。

    “城外集合,十息之后,立即出发。”

    即便宋辰在城主府之中,已然能听到外面的喧闹声,更是听到许多民众的质疑声,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秦星河开始行动了。

    “冯家在此地,占地万里,范围极广,想要一网打尽,并不容易。”秦星河说的话语气平淡,显然是还有后话。

    宋辰道:“星河郡王定然是有办法的。”

    “我身为青炎郡郡王,统御此地,有禁锢大阵可用,只是消耗颇巨。”秦星河的意思很明显,他有些心疼巨大的花费。

    宋辰心中了然,这次行动,付出的代价绝对极大,尤其是还有那么多参战之人,他们若是战死抚恤也是一个大问题。

    “冯家宝物,你可以全部做主。”宋辰说道。

    宋辰只想要覆灭冯家之后的好处,那就是少些骚扰,让他能够安心修炼,震慑大部分敌人,这样他就知足了。并且,他虽是这么说,以秦星河的手段也绝对不可能全部吞没冯家宝物,必然也有他一份,不过,秦星河要的是他这份态度。

    宝物不重要,态度才是最重要的,他宋辰必须给予足够大的承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大唐之暴君崛起  做偶像和修真哪个难  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