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辰的诡异神奇让诸多修士迷惑,他们从宋辰身上感受到了极为大强悍的气息,尤其是那光芒之后的纹路,即便是那些强者也是心神一凛,感觉自己要被炼化,现在一切过去,却犹是心有余悸。

    “那片光,那些繁复的纹路,代表着什么?”有修士仍是惊疑不定的发问。

    即便是幽苍尊者也是极为好奇,他看着宋辰的眼神也以不同,因为他发现,他竟是无法看透宋辰,这样的感觉让他心惊,同时也知道宋辰的际遇绝对非凡,不然的话,以他的眼界怎能看不透?

    “此子非凡,他日必能一飞冲天!”幽苍尊者在心中认定。

    城墙上方的大人物们,眼界更高,见识自然更加恐怖非凡,他们已经将宋辰列为可争取的种子,若是可以的话,将其收为自己人也未尝不可。

    宋辰欣喜无比,铭纹还未正式开始,就已经显现如此威能,若是他全身上下铭刻满无上道纹,那岂不是能惊天地泣鬼神?那样的强悍程度,绝对要比现在恐怖的多的多。

    更让他激动的是,他现在的路是正确的,并没有走错路,只要坚持下去,定然会有成果。

    白月流垂头丧气,他所有的一切在宋辰面前都是那么的可笑,他的修为跟假的一样,他的术法跟纸糊的一样,他忽然有些后悔,后悔与宋辰为敌。

    “已经是如此结果,我只能认输了。”白月流已经失去了斗志,因为没有任何赢的希望,他看不到希望,不认输还能怎样,耍赖吗?

    然而,让他郁闷的是,白月灿然瞟了他一眼,意思很明白,坚决不认输,耍赖到最后,等待魔灵城的大人物出面平息此事。

    宋辰一直关注着他们两人,这叔侄俩显然不是什么好货,现在果然发现了问题。以他对人性的了解,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白月灿然的意思。这是要耍赖啊,赖在这里不认输,有白月灿然在,他也不好杀了白月流。

    只要白月流梗着脖子不认输,他根本就没辙。即便将白月流打成重伤也无用,那样的情况反而会引来旁人的怨怼。

    白月流黑着脸,留着虚汗,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他无奈的等待着,不言不语,甚至他都想低下头去看自己的脚尖了,太屈辱了!实在是太屈辱了!他堂堂的一族天骄,白月族的少族长,竟然在这里撒起了泼耍起了赖,明明已经输掉却不认输,真的太无赖了,甚至可以说是无耻。

    宋辰看着如此状态的白月流,冷笑道:“怎么了?还不认输?难道想要耍赖?你可是少族长,地位尊崇,若是你都如此,那么你的族人是个什么样子?你认为你这样真的值得吗?”

    宋辰的话让周围的修士面色古怪起来,他们看向白月流的眼神都已经不同,充满了质疑与指责,显然是认为白月流身为一族天骄不该如此无耻。

    “你年纪还小,就如此卑劣,日后你怎么办?千夫所指,万民唾骂,你的道心够坚定吗?你能扛得住吗?”宋辰郑重其事的说道。

    白月流显然是被吓了一下,面色有些慌张,若是道心不稳,必然会承受不住修为的增长,甚至一生就停留在这个位置,再难有寸进。道心崩坏,比之外伤更要可怕。

    “你要是真的想耍赖不认输我也没辙,只是你真的以为这样能解决问题吗?若是你认为耍赖可以的话,那我也赞同你耍赖,只是我不认为结果会有所变化,原来该是什么样后续便还是什么样。”宋辰仿佛教书先生一样不停的说道。

    白月流拧了起来,看起来异常痛苦,纠结至极。他将目光投向白月灿然,投向这个给予他勇气的叔叔,却发现,白月灿然也是一脸的无奈,因为这情况已经变的脱离了掌控,已经不是简单的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宋辰的强大不在于修为,当然修为强悍也是一方面,在白月灿然和其他修士看来,宋辰的强大更来源于内心。其心志之强,远超同龄修士!

    “此子如此可恶,若是将来成长起来,必然是一个大祸害,即便今日不能对他如何,他日也要找机会杀了他。”白月灿然眼中闪过淡淡杀机,俊逸的面孔上微微扭曲了一下,这些细微的反应却难逃宋辰的双眼,因为宋辰始终观察着白月灿然和白月流,宋辰想要从心理上击败他们。

    白月流道:“我还没有输?谁说我输了?我身体完好,我修为未损,如何不能再战?”

    这样的话语出口,其他人却是唏嘘出声,因为现在的白月流表现出来的状态比受伤还有严重。虚汗直流,面色苍白,一脸的无助,强作镇定都不能,比之一个寻常人都有不如,败相明显。

    宋辰轻叹了口气,道:“哎,你如此做只会让你心里产生一道无法磨灭的阴影,他日你会发现,这道阴影将会成为你以后最为厚重的阻碍,让你在修炼一道困难重重,甚至断了你的修炼之路,你难道真的要到这种地步才肯罢休吗?”

    “做为修士,即便不光明磊落,也应当敢于承担,你却如此表现,枉为一个天骄修士!”宋辰语气极重的断言道。

    宋辰每说一句话,白月流面色就变白一分,到了最后,他的脸就如白纸一样,惨白到了可怕的地步。

    白月流哆嗦着嘴唇,想要开口说话却无言无语,他感觉自己的心被一块石头压住了,他感觉自己的嘴被粘稠的浆糊粘住了,就连清明的灵魂也开始出现了丝丝缕缕的黑线,好似要将他拽入地狱之中,永生永世不得超脱。

    “啊!”

    白月流惨叫一声,心志彻底崩溃,他双手抱头,蹲在地上不住的发出低沉的痛苦声音,遭此一事,他若还想崛起,必然会比原先多付出千百倍的努力。

    “唉……”宋辰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他本不想如此,可白月流不肯认输,他也不好将其打成重伤,只是几句规劝而已,就变成如此情况,虽然不是他所愿,结果却已经明显。

    胜负如此戏剧化的就分出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