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辰虽然紧随着敖烈,可也保持一段较长的距离,他不光要帮助敖烈清理那些胡乱攻击的噬火鼠,还要保持警惕,以防周围的修士偷袭。

    敖烈的身周两道黑芒来回的旋转窜动,任何想要攻击他的噬火鼠都是被直接洞穿身体,无力的坠在地面,然后在瞬息间化作黑灰。

    他举起的巨石,就是用这两道黑芒从地面切割而出的,面对体型巨大的噬火鼠王的撞击,也只有同样巨大的东西才能有所作用。

    敖烈举起的石块,厚实无比,绝对沉重至极,他更是用修为增强石块的坚固程度,向着撞击而来的噬火鼠王狠狠的砸去。沉闷的气流呜呜直响,巨大石块急速落下,与空气产生了高强度的摩擦,甚至产生了高温。

    噬火鼠王四爪迈动,庞大身形并不停歇,瞧它的姿态,显然是未将敖烈放在眼里。它浑身是伤,鲜血流淌,皮毛凌乱,伤口密集,可它身上仍是燃烧着淡淡的赤焰,化神境的修为气息极为明显,显然是还有不少的体力和不弱的战力。

    “轰!”

    敖烈举起的巨石在将要碰触到噬火鼠王时,其表面忽的燃起黑色的火焰,噬火鼠王双目之中闪过一丝警惕,想要停止住身形,却是已经来不及了,巨石和噬火鼠王发生了剧烈的碰撞。

    巨石理所当然的粉碎,敖烈更是被噬火鼠王的巨力冲击的吐血倒飞,不过,噬火鼠王并未趁势追击,它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一撮撮黑色火焰落在噬火鼠王身上,竟是顽强的燃烧着,即便被它用修为驱逐也无任何作用,仿佛这些火焰是九幽深渊的冥火,不将生灵杀死永远不熄。尤其是这种黑火,不光光焚烧血肉那么简单,它更是感受到自己的神魂正在被灼烧,那种痛入骨髓般的痛苦,让它浑身僵硬着颤抖,就连站立着也已经有些勉强。

    敖烈看了眼崩裂的双臂,伤口正在缓慢的愈合,刚硬如他,心中也不禁生出些后怕来,战力锐减的鼠王在他有准备的情况下还伤到了他,若是全盛状态的鼠王,刚才那一下,他即便不死也会受到极重的创伤。

    宋辰在敖烈不远处掠阵,噬火鼠王已经趴在地上,黑火不停的燃烧,竟是还有增强的趋势,烧灼灵魂的疼痛让噬火鼠王雪上加霜,本就是重伤之躯,现在又被黑火缠身,它的修为持续的消耗,却未起到任何的作用。若是一直这么下去,宋辰知道,噬火鼠王必然会再无反抗之力。

    噬火鼠王的虚弱被众人看的清楚,他们慢慢的向着鼠王靠近,更有几人向着敖烈围拢过去,他们似是早就串通好了,要抢取胜利果实。他们显然也不图能击杀敖烈,他们也不想承担杀死敖烈所带来的后果,他们只想阻拦敖烈一段时间,待他们将鼠王击杀之后远离此地,那事情就告一段落了。

    宋辰并未着急出手,敖烈冷冷的看着包围过来的五人,竟是负起双手,一副懒得再动手的样子。

    那五人见此,自然乐的轻松,也不主动挑衅敖烈,只是木愣愣的站着,静等事情结束离开此处。

    围攻向鼠王的修士约有三十个,他们各种手段齐出,电闪雷鸣,水火交融,土石崩塌,剑光切割,手段虽然称不上太强大,却胜在火力充足,直接是压制的噬火鼠王起不来身。

    在众人开始攻击的时候,宋辰便发现,敖烈就已经将黑火散去,他心中明了,也懒得提醒这些想着抢夺他果实的人。

    “真以为化神境的兽王会如此好对付吗?困兽尚且犹斗,这强大的兽王,最后的拼命才是最可怕的。”宋辰心想。

    果然,那些人发动的攻击并未对噬火鼠王造成多大的伤害。它身周腾起一层薄薄的火焰外衣,这是它修为之力,大多术法战技都难以突破这层防护。同时,更是有不少噬火鼠拼命的保护它,替它们的王当做肉墙,挡下了不少攻击。

    噬火鼠王被敖烈一击制服,这只是表面上的。它在蓄力,它在等待能够一击毙敌的机会。宋辰和敖烈都是看的清楚,所以他们二人躲在远处。

    “吱!”

    尖锐的鸣叫声,刺耳至极,却带着浓浓的不甘与悲怆,显然是对自己将要遭遇的不行有太多的不满。它庞大的身躯上猛的燃起熊熊烈焰,它四爪着地,慢慢的站了起来,它浑身上下都透着一种强大的气息,同时更有一种生灵赴死的决绝之意透出,它,做好了死的准备!

    “不好!快撤,快撤!” △≧△≧

    他们由于修为关系,想要自己的攻击有效,必须靠近噬火鼠王,他们大多与鼠王相距不足两百丈,而噬火鼠王的身躯就已经有三十多丈长,此时骤然发力,一个奔跑间,就到了六个修士跟前,一爪挥出,那惊喊出声的修士首先身死,随后的五人也无一幸免。

    六人修为不弱,却连闪躲抵抗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是被噬火鼠王的巨爪撕成粉碎,血肉骨骼洒落一地,为本就赤红的土地染上更为鲜艳的色彩。

    噬火鼠王就如一颗在地上滚动窜行的星辰,速度远超修士,一击撕碎六个修士后,侧身一转,再度冲向五人。那五人本应该有机会逃跑,可是他们直接被噬火鼠王不计代价的锁定,强大的威慑力让他们动弹一下都有些困难,更别提撒开脚丫子逃跑了。

    同样的是一爪扫过,血肉满天飞,瞪圆了眼的头颅在地上滚动,毫无反抗之力的就被击杀,修为的巨大差距,让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反抗。

    其他的十几个修士见此,分散逃离,可是他们的速度哪里能比的上愤怒出击的噬火鼠王?

    现在的噬火鼠王是最危险的时候,它是在拼命,它几乎爆发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

    筑基境乃至铭纹境的修士在化神境兽王前,就如纸一般脆弱,他们一一被追上击杀,死相难看,有的甚至放弃了逃跑,想要对噬火鼠王造成一些麻烦,然而,他们的攻击太弱了,连鼠王周围燃烧的火焰都穿不透,他们绝望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