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间,整个招亲圆台上的生灵心神恍惚,被死亡带来的压力影响着,那显然不是开玩笑的,在他们面前,切切实实的有一个生灵被击杀了。

    宋辰也是浑身发紧,这突兀降临的危机让他难以自持,他忽的感觉,他可能是错误的。这也太吓人了,直接轰杀,根本就不留一丝一毫的余地,有这样进行招亲的吗?那大小姐不想嫁人也就罢了,何必害这些人赴死呢?

    宋辰等待着,其他人也是在等待着,唯恐有一道白光突兀的出现将自己轰杀,这太可怕了,毫无征兆的就要杀人,难道只因为刚才的言语吗?

    “不对头,真的很不对头,魔灵城再如何的强势也不敢如此行事,此事必然有蹊跷。”宋辰在心中想道。

    那被轰杀的家伙连渣都没剩下,更别说激溅的血肉皮骨,那仿佛蒸发了一样,不留丝毫痕迹,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那道白光并未表现出太强的威能,想让一生灵不留痕迹的消失,确实也难以做到。

    所以,宋辰认为那个被轰杀的生灵并不是死去了,那白光可能只是一道普通的空间禁制,直接将那生灵转移到了别处,做出了一副被轰杀的假象。

    可是,众人也切实的看到了那家伙死前凄厉的样子,耳中也切实的听到了惨叫。

    宋辰思索着,忽的灵光一闪,一切都被他明晓。修士的手段千变万化,他所了解的可以说是九牛一毛,而能制造假象的术法,却层出不穷,这样的情况,应该就是以幻术而构造而出的。

    “对!有强大修为的生灵布置幻术,那就没有什么难的了,幻术可以影响被施法的所有生灵,或许,我们在登上圆台时就已经进入了幻术的术法范围中。”

    宋辰推测出一个结论,而得出的结果显然是最符合现状的。他心扑通扑通的跳着,刚才的紧张感当然无存,这是激动的心跳。他知道,如此多的英杰齐聚于此,他绝对不是第一个发现也不是最后一个发现的,所以,他现在必须占据主动。

    “我说过,我愿意为此现出生命,来吧,也带走我的生命吧!”宋辰双手扬起高呼道,热情洋溢,似是为了真爱甘心赴死的痴情之人,一幅无所忌惮的求死模样。

    “为了大小姐,死又有何妨?来吧,带走我吧,让我的灵魂去见大小姐吧!”有个眉清目秀的生灵却声泪俱下,看起来甚是怪异。

    白光一道接着一道落下,有心生恐怖者不断退缩,没有看透真相,不敢高喊出声,生怕引起白光的注意力,怕死怕到了极致。

    招亲圆台上呈现出极为鲜明的一幕,一群人不停的欢呼雀跃,手舞足蹈,高喊着各种肉麻的话语。而另一群人则是尽力的往边缘地带退去,逐渐的分离开来,形成了现在的一幕。圆台中间是面露喜色求死的生灵,圆台边缘站着一圈面有惊恐之色的生灵,这样的两个极端站在一起,不得不说很有代表性。

    无论什么时候,勇者和胆小者都会出现,有勇敢的必然会有胆小的,这是不可逆的生命规则。

    宋辰被一道白光击中,果然如他所想的那般,他被幻术禁制隔离隐匿起来,他能看见圆台上的其他人的表演,别人却看不到他也感知不到他。城主府的手段,根本就不是这么一群修为不高的生灵能解读的。

    他站在禁制之中,看着那些神色各异的生灵,心中谓然一叹,一次考验这些人尚且如此恐惧,若是真的到了生死危机的境地,这些人会因为恐惧和求生的念头做任何可怕的事,哪怕杀戮亲友也会在所不惜。

    现在宋辰明白那不知名的大小姐为何要摆出如此问题了,一个在这样的情况下都畏惧的人,真的可以将自己的终身托付给对方吗?真正相爱的人,生死不渝,只能同生不能共死,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他想到秋雅,无论是他还是秋雅,只要是陷入生死困境之中,他会为秋雅而死,秋雅也会为他挺身而出,这不是说说也不是感觉,因为已经切实的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黑枯王那次,若不是他见机的快,秋雅有可能会被黑枯王随手抹杀了。

    即便是现在想起当时情景,宋辰仍是有些心惊肉跳,他死不死暂且不说,若是秋雅死去,他定然会发狂的。

    “第二关结束。”力士沉闷的声音响起,让宋辰停止了思索。  ⑧☆⑧☆.$.

    随着声音的落下,宋辰发现禁锢他的白光禁制已经消失,而他和一群生灵都是站在了圆台的中间,与圆台边缘地带所站立的那些生灵有一个明显的间隙,这间隙形成了一道无法跨越的隔离带,将那些恐惧畏死者隔离开来。

    “怎么可能?”站在圆台边缘的生灵都是满脸的不解,随即他们明白了一切,满脸的懊悔之色,有的甚至不服气的想要再进入内圈,想融入胜利者之中,然而,一道白光的降临彻底的断掉了所有边缘者的念头。

    那道仿佛雷霆一样的白光轰然落下,直直的轰击在那第一个迈出步伐的生灵,那是一个强大的生灵,银发如雪,面容妖冶,浑身透出铭纹境后期的强大修为,可就是这样的一个资质不凡的年轻英杰,直接被白光轰杀,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轰杀,不是幻术了。

    那生灵被攻击到的刹那就化作了血雾,血肉骨渣洒了一地,这可是切切实实的死去,没有丝毫的作假的嫌疑。

    那些想要质问的生灵也都闭上了嘴,任何言语都没有鲜红的血有作用。在这圆台上,要守规矩,失败就是失败,成功就是成功,若是不认可自己的失败,或许下一刻就会被击杀。这里不是讲理的地方,在这里也没什么理可讲。

    一场逼真的幻术,直接是淘汰了半数以上的参与者,他们不甘心的跳下圆台,失败了不要紧,可命没了就也要紧不了了。

    宋辰感应了一下,留在圆台上的参赛者,不多不少,正好还有五百个。这个数字虽然仍是不少,可相较于刚开始的数字来说,已经少了十倍之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  傲武星辰  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