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一个秘地,两道人影站在一处光亮的石壁前,恭谨的等待着,而他们二人就是绑走宋辰的强者。此时,却如此的恭敬,仿佛在那如镜子般的石壁后面有更为强大的存在。

    “尊上,为何不直接将他带来?他才那么点修为,以你之大能,想要吞噬占据他,轻而易举啊!”一人恭声说道。

    “那个地方,乃是你第八世生存之地,你这样安排,会不会出现什么变故?”另一人问道。

    光亮的石壁上荡起一阵涟漪,一张异常苍老的脸渐渐浮现,他那满是褶皱的脸,显示着他存在的岁月,绝对悠久无比。

    “他身上有秘密,而第八世之身也将到了结束之时,第九世之身,也是最后的转世之身将会出现,或许有极大的机缘造化呢!”苍老的脸说完这些就消失了。

    两人见此知道尊上自有算计,便也不再询问,都从这片秘地之中退出。

    当小馨醒来时,看到自己躺在床上,而被他救来的宋辰却坐在凳子上靠墙睡着了,心里也有些欢喜,知道自己所救非人,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喔……”

    鸡鸣声传来,晨光洒进房间,小馨知道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看了眼仍在睡着的宋辰,轻轻的叹了口气,因为多一个人吃饭,就多一个负担,对这个家庭而言,还是很大的负担。好在昨日村民们送来了不少食物,省着点吃能坚持个三五天。

    小馨打开房门,发出轻轻的吱呀声,宋辰醒来,看到小馨小小的身子迈着小小的步子向外走去,他并未叫住小馨,而是慢慢的起身跟在了小馨的后面,他想看看小馨要做什么。

    小馨提着一个小木桶,走到石井处,费劲的摇着轱辘,用了好几次才将木桶灌满,然后他提着木桶一步一摇的向回走,看样子这不远的距离,他也要休息个几次才行。

    宋辰见此,直接走上前去,将木桶接过,道:“我来吧。”

    小馨跟在宋辰旁边,看着宋辰轻易的提着木桶前行,知道宋辰的情况已经好了一些,不像昨日那样看起来吓人。

    “你叫什么?”宋辰问道。

    “我叫小馨。”小馨话不多,可能是少与人交流造成了,这一路一句话不说,现在宋辰问了他,他才开口回答。

    “这里是什么地方?”宋辰将木桶的水倒进水缸中,再度问道。

    “岩山村。”小馨道。

    宋辰闻言,蹙了下眉头,这样的村庄,显然是凡俗聚集的乡镇,大多在山脚或者在郡县的边陲,很少有修士会来这里,这样的地方,可以说是不毛之地,没有任何的机缘和好处。这也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想,他果然是被放逐在凡人的村落中了。

    “这里有修士吗?”宋辰问道。在东皇星,即便是最为普通的地方,也听说过修士的情况,所以,他才会如此问,因为这是一个可以修炼的世界,所有生灵都有可能修炼,一般的凡人也知道修士的一些信息。

    小馨显然也是知道的,不过他摇摇头,却是表示这里没有修士。即便是外来者也没有。

    宋辰帮着小馨做完家务,就拿起个板凳独自坐在屋外,身体已经恢复了些气力,修为却仍然不见动静。他本来想在村庄中逛一圈,却发现此处贫穷落后至极,人数也极少,整个村庄加起来不足两百户,所有人加起来也不一定有六百人。所以,他打眼一看,就看了个大概,也不去闲逛。

    在村庄的南面,有一片山脉,灵气不足,也没什么妖兽妖禽,野兽什么的肯定会有,但也对这样的村庄没什么威胁。在村庄的北面,则是一条小河,东面是一条不算窄的官道,顺着应该能前往郡城,西面则是一片田地,郁郁葱葱的植物生长着,是村庄主要的食物来源。

    宋辰苦恼的挠挠头,他就是被放逐在这样的一个村庄中,灵气稀薄至极,想要重新修炼都很难做到。而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也就比刚刚得到这具躯体的时候好一些,却也没好太多。若是以这样的身体状况前往郡城,即便一路无灾无险,他也到不了。他现在就是肉体凡胎,需要五谷杂粮,需要水分,一路走下去,他甚至可能会饿死在半路。

    静下心来,他才发现,这件事情很不简单。他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宋辰想到自己的敌人,大多都是想立即杀死自己,根本就没必要费力气将自己放逐在这样的一个不毛之地。可事实却是眼前如此情况,由此可见,这里面定然有什么隐情。 △△,

    “这绝对是阴谋,不然的话,何至于让我活下来?”

    宋辰越想越不对头,他开始想把自己放逐在此地对那些主谋有什么好处。他这么一想,便豁然开朗,想到了其中的一些因由。

    他崛起极快,战力又极强,又拿出过涅丹,而后更是获得了并蒂金莲,这种种现象,都说明他自身际遇非凡,获取过极大的机缘。有修士觊觎他这样的造化,想要获取到手,自然是不能直接杀他,既然如此,那就需要另一番算计。

    “所以才会出现这个情况,把我限制在此,好图谋我的所有,可到底是谁,他如何将我的一切化作他的成就?”

    宋辰心中不解,他对强大修士的手段并不了解,若是像黑枯王一样对他进行夺舍,多半也会如黑枯王一样的下场,这会让那些活了许久的大修士害怕。或者可能还有其他的办法,足以让某些存在猎取他的果实。

    他看着在小院里忙碌的小馨,感受着这份平凡与辛勤,心神逐渐平静下来,惬意的感受着周围的一切,或许没有灵光宝气,可只是这份平常就弥足珍贵,让他的心境一下子平和下来,大半年时间都在紧张的环境中度过,此时能有这样的环境,也是一种幸事。可以将他有些躁动的心境平稳下来,可以让他更为清楚的看清事物的真相。

    不过,这份平和并未持续多久,屋内传来的低沉的咆哮声让他警醒,那是梦中的呓语,那是对往日经历的怀念,他进到屋内,那躺在床上的老人,正在用吼叫的方式说着梦话。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