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永生帝尊 第二百八十三章 被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二百八十三章 被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在两道黑影隐匿在天麓学院门口不远处之时,在洞府中修炼的宋辰感到身份铭牌有异动,打开一看,竟是一个学院子弟发出的讯息。

    “宋辰师兄,请速来忘忧居,刘若雪正被人欺负!”

    这个讯息简单明了,却让宋辰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忘忧居就在天麓学院门口不远处,是一个比较雅致的休闲场所,里面有美酒佳肴,有俊男美女,有珍禽异兽,有灵宝灵丹,乃是年轻修士都喜欢聚集的地方,刘家姐妹在其中很正常不过。

    宋辰不疑有他,起身就出了洞府,向着忘忧居就疾奔过去,月光倾洒,让他看其更加飘逸出尘,仿佛是仙家之人。

    “上一次刘家姐妹被明家欺辱,我都没机会帮助他们,这一次,我定然要将敢于欺负她们的人好好教训一顿。”

    若是这个讯息说的是沈青儿、苏轩等人被欺负,他自然不会相信。可说刘家姐妹被欺负,他不得不去相信。在他们这些人中,刘家姐妹的修为和战力都排在末尾,再加上她们二人恬淡美丽,极为惹人怜爱,就如自家小妹一般,所以,她们被欺负自然会引来他最大的仇恨。

    再加上他本就亏欠扶风王府的恩情,现在扶风王府的两位明珠被欺负,信息传到他手中,他绝对不能无视。

    没过多久,宋辰就到了天麓学院门口,他看了眼忘忧居所在的方向,脚步不停,继续向前奔去。而就在这时,在他距离天麓学院有了一小段距离后,两道身影突兀的出现在他的身后,诡异的气机将他笼罩,化作一缕缕奇异的能量开始钻进他的体内,似是要封印他的修为和五官,让他失去意识。

    只是刹那,宋辰就明白过来,这是一场阴谋!

    终于动手了,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敌人,终于忍不住了。

    当宋辰想要催动修为反抗,想要大声呼喊之际,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修为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直接昏迷了过去。

    那两道身影直接是裹挟着宋辰快速离开了,他们的速度奇快,身法诡秘,即便是路过一些修士的身边,也未见有修士察觉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宋辰醒转过来,他看了下周围,发现是一个破旧的木房子,他被捆缚在一根木柱子上,浑身乏力,修为更是不见踪影,现在的他,感觉犹如在地球时一样,软弱无力,没有一点战力,好像连站起的力气都没有,现在能够站着还是借着绑缚的力量。

    宋辰沉默着,他在思索着如何摆脱这次危机,药老并未与他沟通,或者说,那等奇异的力量将他与炼药壶的联系暂时隔绝了,也有可能是药老在等待一个合适的契机。

    他并未害怕,更不会恐惧。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的负面情绪只会让自己陷入更大的危机中。更何况,他还有所依仗,药老的存在绝对超出许多人的认知。

    “是谁将我掳掠到此?是谁要对我下毒手?这禁锢之力是怎么回事?为何我一点力量都没有?”

    一连串的疑问产生,虚弱的身体让他精神也有些萎靡,思索的有些迟缓,他不停的四处打量着,就是一个破旧的木屋,空间不大,二十平米的样子,木桌木椅上还有不少灰尘,房顶也有些漏光,显然是无人居住的老房子。在修炼界,这样的房子极少,甚至可以说没有。在凡俗聚集的地方,这样的房子却很常见。也就是说,他现在有可能是在凡俗生活的乡镇中。

    想到这些,宋辰静耳聆听,果然听到有狗吠鸡叫之声,甚至还有男女喝骂的声音,他实在不明白,那将他禁锢之人,为何要带他来这里?来一个修炼者都没有的凡俗乡村中,这是为什么?

    “在凡俗之中,以那人之能,定然可以随意控制,这样的话,也极难走漏消息。可为何不在荒山野岭之中?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意图吗?”

    宋辰搞不明白,他开始尝试着挣动身体,看看是否能挣开绳索,他看到这些绳索是最为普通的麻绳,若是有丁点修为,定然可以轻易挣断,而现在却被紧紧的绑在了木柱子上,浑身虚弱无力,稍稍挣动了两下便气喘吁吁,虚汗冒出,感觉比普通人还要不如。

    “我的修为,我的身体,我的一切,难道都失去了?难道不能再恢复了?”

    修为的丧失,强健体魄变成如此情况,让他心神动摇,意志已经趋于崩溃的边缘,若是再找不到慰藉心灵的事物和因由,他甚至会发疯。 △△,

    他虚弱的眯缝着双眼,汗珠在睫毛上挂着,让他看向周围事物的视线都有些模糊,再加上黑隆隆的一片,让他觉得自己是在无尽黑渊中一般,孤独无助。

    “一切都会过去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不能在这里就失去我的勇气,这里打不倒我,敌人也打不倒我!”

    宋辰在心中鼓起勇气,再度尝试着挣动绳索,累了就喘气休息,休息够了就继续挣动,他认为,只要自己足够的努力坚持,这破旧的房子,这老旧的顶梁柱,必定会松动,他必定能够解脱。

    这份执念化作他不屑努力的动力源泉,他将一切恐惧摒弃,他将一切的不安无视,现在,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挣开绳索,不管修为如何,起码要恢复自由身。

    他不断的努力着,汗水将他全身都是浸透,整个人都几乎虚脱的要昏迷过去,可他仍是坚持着,而他也看到了希望,因为,他发现绳子变的松垮了一些,木柱子也在轻微摇晃着,似是下一刻就要挣脱开来。

    黑夜过去,晨光洒满大地,清新和煦,让一些早起的人贪婪的享受着光辉的沐浴,一个小孩,在这样灿烂的早晨中,却已经开始了劳作,他要打水,他要做饭,他要伺候卧床不起的爷爷。而就是这个小孩,当他前往水井路过一座旧房子时,他听到了奇怪的声音,他迈着小脚,轻手轻脚的走进老房子,他好奇的想要知道,这座已经多日无人居住的房子为何会有声音传出。

    而后,小孩看到了绑在顶梁柱上的宋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