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宋辰不顾一切的拿头颅迎战神剑时,不光周围的观战之人膛目结舌,就是昆九也有些错愣。都是想着宋辰难道是知道自己不敌,准备英勇的死去?

    “哗!”

    观战修士们惊叫出声,他们怔怔的看着擂台上的画面,从此刻起,他们怕是永生都不会忘记自己所看到的。

    宋辰头顶着一道神光,若白若蓝,闪熠着醉人的光辉,仿佛是从天外到来的创世之光,有造化万物之功效。可又像是一道璀璨剑芒,含而不发,等待最后的杀伐。他就这么无畏的用头颅冲向了昆九,冲撞向那七阶真宝光月神剑,最后的一击,谁能占据上风?

    昆九眼中满是决绝之色,他比宋辰更加骄傲,却也因此更加毒辣,见到宋辰引颈待屠般的送来头颅,他没有任何的迟疑和怜悯,有的只是杀伐之决绝。

    光月神剑闪熠着洁白的灵芒,剑意疯狂切割,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刺穿宋辰,将宋辰斩杀。

    “嗤!”

    神光与神剑相遇,针锋相对,尖锐之意互相侵入,似是要将对方刨开,要吞噬击溃对方。空间出现了裂痕,天地都似是猛的变的灰暗了起来,当两种最后的攻击相撞的那一刻起,众人心头都不由的一颤,那两种攻击,就如两方世界的对撞,宏大刚绝,威势不盛,却惊人心魄。

    裂海拳被宋辰在此时此刻使出,正是应了此拳真意,一往无悔的决绝之意,不裂海不成道,不败敌不存活。

    昆九的光月神剑闪着迷人的白光,可这是夺人性命的光辉,映在宋辰本就白里透紫的脸上,似是要将他的魂魄抽走,让他更像一具死尸。

    然而,在宋辰拼尽所有用出的裂海拳面前,光月神剑并未有多大的优势,只因那拳法乃是来自至高古神族的秘典之中,神剑虽好,可昆九没有足够的修为爆发出神剑的真正威力,相较于宋辰拼命使出的裂海拳来说,终究是差了一些。

    一种是自身所时常修习的法,一者则是寄予外力,在如此时刻,高下自然分的清楚。

    光月神剑的光辉散去,迸发的剑气在宋辰身上狠狠的留下千疮百孔后终究散尽了,裂海拳形成的神光暗淡下来,可前冲的威势仍是不减,击飞光月神剑,随着宋辰前扑的身形,狠狠的刺向昆九。

    昆九浑身颤抖着,死亡的阴影笼罩下来,让他彻底的迷茫了,甚至在心中开始质问自己所坚持的,是对是错?

    如此时刻,他竟然还分心他想,不去做最后的抵抗,结果显然很明朗了。

    神光刺来,刺穿了昆九的左肩头,将他击飞,直直的撞在了结界屏障上。而作为攻击者的宋辰,情况也并不算好。

    此时的宋辰,在完成最后的冲撞后,便狠狠坠落,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是那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方,尤其是最后的碰撞,他以自身身躯演绎拳法,直接与光月神剑抵抗,缺少防护的情况下,被四散的剑意和剑气切割出无数伤口,让他伤势更重。

    “哥……”

    秋雅捂着嘴唇,一双秀眸泪光莹莹,她的心在滴血,她感受到了极致的痛苦。同时,她没有任何时候有此刻那么恨,恨昆九,恨昆仑教,同时恨自己的无能。是因为她自己,才让宋辰受到如此伤害,她在自责着,也因此对未来生出了一种想法,或者说是确立了一种目标,她要成为女至尊,成为统御一方世界的至强者,只有如此,她才能免于无奈,让身边的人免受伤害。

    年纪轻轻的少女,终于在此刻确立了未来之路,她闪着泪光的秀眸,已经满是坚定之色。她对自身,对未来,已经有了个明确的认识,她只要无休止的付出努力就行了。

    昆九从结界壁障上滑落,虚弱的坐在地上,铭纹境中期的修为被压制在筑基境中期,本身就让他对力量的操控有些微的不足,若是在寻常之时,这点不足自然可以忽略不计,可在生死大战中,一点点的不足就可能导致败北。

    他睁着无神的双眼,仍有些意识,满脑子冒出的都是不可能,不相信这个结果。然而,事实又胜过雄辩。他失败了。

    “不,我还没有败,他倒地不起,是生是死?我只要能站起来,俯瞰于他,我就是胜利者,是最后的胜利者!”

    昆九心中生出希望,他所有的意念都在重复着一句话,站起来,只要站起来就是胜利者。作为昆仑教的少主,他怎么能败?

    他用手撑在两侧,使劲的想要站起来,可他身上的伤痛让他提聚的力气散去,胸腹间的血窟窿不断的流逝着他的生命力,无论他如何去做,他都是难以站起来,身体变的越发无力,甚至神智都有些不清醒。

    “噢……”

    忽的,周围的观战之人传出奇异的叫声,昆九心有所感的抬眼望去,看向宋辰俯卧的方向,眼中满是不解之色。

    宋辰的身躯轻轻抖动,他用下巴顶着石面,腰背一点点的弓起,就如一个蜗牛前行一样,一点点的变高,一点点的起来。他艰难的动着,所有人都看的出,他每动一下就会承受极致的痛楚,若是常人如此,定然已经昏迷过去,可他仍是坚持着忍耐着想要站起来。

    终于,宋辰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他就如行将就木的老人一般,站在那里身躯轻轻摇晃,似是随时都会倒下去。他的双眼眯缝着,血浆粘连着他的眼皮,很难睁开,他看到了坐在地上的昆九,不完整的脸似是露出了笑容,好像还是一种得意至极的笑。

    只是站起来,并未让宋辰感觉自己胜利了,他得意是因为他先于昆九站了起来。他开始迈起步子,一步一步,每一步都有一个停顿,他需要一个调整休息的时间才能迈出下一步。他的目标是昆九,他尽自己所有的向着昆九靠近,战斗还未结束,他要展开最后的攻击。

    他用意念和一丝元气打开黑龙戒,取出一把寻常铁剑攥在了右手上,右手并不能握紧铁剑,可他尽可能的攥着,唯恐铁剑掉落,他已经没有弯腰将其捡起的力气了。他没有去动用黑神剑,因为现在的状态的他根本提不动黑神剑。

    不过,他认为,一把凡兵,也一定能斩掉昆九的头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