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修为已经到了筑基境中期巅峰,一个念想就可以突破,不过,你最好是等战斗过之后再突破,否则对手也凭增一个小境界,也会提升不少战力。”药老叮嘱道。

    宋辰自然明白其中道理,他不提升修为,在筑基境中期,乃是最强战力,若是提升进入筑基境后期,仓促之间,不得磨炼,根本达不到最佳最强的状态,反而会让早已是铭纹境的昆九得到好处,得不偿失。

    “不要有所顾虑,现在的你,即便是在万古之前也有一席之地,相信自己,你一定会胜利的。”药老道。

    宋辰微笑道:“药老放心吧,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死,我就从来不会去担心什么,战斗,我会胜利的。”

    “你的情况特殊,面对诸多大教,你了解的并不多。若是土生土长的此界修士,对于这些大教,从小耳闻目染,根本就不可能有与他们交锋的机会和胆量,即便有所仇怨也会尽量的化解,他们太恐怖了。”药老道。

    宋辰自然明晓,他在心里对这些大教没有什么敬畏心理,敢于凭着一腔热血行事,若他从小在这个星球长大,秋雅被昆仑教求亲,他或许会巴不得促成此事呢!

    他将玄影收起,出了天麓塔正是凌晨时分,那老者躺在一块白石上,轻轻的打着呼噜,睡的正香。他笑了笑,这邋遢的老头竟是盖着上次他拿出的毛毡,或许,这已经是一个福缘了。

    他没去打扰老头,径直向着九华山的洞府走去,秋雅现在在这里修炼,未敢回自己的洞府,她怕见到师尊,双方都会为难。

    九华山峰顶白雪纷飞,却也有翠玉葱葱的灵草灵木,清新祥和宁静,仿佛一处世外桃源,宋辰在峰顶外处盘坐,静等天亮,等待与昆九的一战。

    他静静的望着灰黑色的天空,星辰闪烁,五彩缤纷,透着各种奇异的光华和气息,按照现在的世界观,这些星辰应该有大部分都有生灵存在,这片星域,有太多了不可思议。若是有人告诉他说看到了圆形的飞碟,他也不会怀疑的。

    对于昆九,他所知不多,可他很清楚,昆九绝对强大无比,比之之前遇到的郭文和陈傲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这一次他会爆发出全部战力,再说都是限制在同阶战斗,比对战郭文和陈傲时都要低一个小境界,他有信心战胜对方。

    他静静的感受着此处的美好,感受天空的广阔,感受着黑夜的静谧,感受着空气的触感,感受着所有能感受到的一切,心境祥和,一直以来高强度的修炼,让他时时处在紧张状态,而有张有驰才能更好的修炼,心境圆润才不容易出差错,能在一番紧张后感受片刻宁静,是多么的美好啊!

    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起,旭日如火球般徐徐升起,普照万物,让一切都得到光的照耀,给人以一种光明的指导,甚至是一些生灵仰慕的神。

    宋辰起身,对着陈雨薇所在的亭台楼阁深深鞠躬,以感谢三日天麓塔修炼的恩情。而后,他回到洞府,与秋雅汇合,一同来到生死战台的位置。他已经知道,学院的长老们,在生死战台旁边另起了一座高台,被称为‘同阶战台’。

    同阶战台,但凡上此战台比武的生灵,都会被压制在同一个境界,不得动用超越修士本身太多的宝物,更不可动用强者的护佑之法。

    之前寂灭王的弟子万俟图,就是在最后关头动用了寂灭王赐下的保命之法,威能强绝,让他险些身死。

    所以,在同阶战中,若是借助强者之力,有失公允,也被限制了。当然,在生死战中,一切手段皆可用,要分生死的战斗,谁会去限制?

    此时,战台周围已经围聚了众多修士,他们早早的在此等候,为的就是见识一番年轻天骄的战斗。这样的战斗太少了,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更加少。

    平日间,天骄约斗,都是选择僻静之处,以防打扰,现在有这样的机会,他们自然要好好的珍惜。

    同时,一些大势力也已经派专人到来,他们要根据此战来衡量自家年轻子弟的分量,也要看看宋辰和昆九的真实水准,以此来找寻当前各宗门顶尖弟子的实力。

    生死战台是银灰色,透出一种死寂的气息,仿佛到了这样的战台,不分生死就没有结束一般。

    同阶战台则呈暗金色,沉凝大气,似是一种神金浇铸而成,浑厚气息明显,似是能承擎天之力,坚实无比。

    “哥,加油,打败他!”秋雅攥着小拳头比划着,双眼炯炯有神,腮帮子鼓起,可爱的很。

    宋辰呵呵笑着捏了捏秋雅白净的脸颊,道:“放心吧,你哥不会让你失望的。”

    秋雅噘着嘴,显然是不喜在这个年龄和场合仍被宋辰捏脸,哼哼的不理宋辰,可一双美眸却透着满满的关怀之色。

    宋辰笑了笑,没说话,因为一切都在不言中。

    他昂首挺胸,迈步走去,踏上同阶战台,风姿卓越,如一尊少年战神,气度非凡,远超同龄人。

    他心中对此战已经有了充分的认识,绝对不能失败,同时他也坚信自己能够胜利,无论对方如何强大,他只会更强。

    “昆仑教的人来了!”

    “好大的排场!” ,o

    有修士惊呼出声,只因昆仑教一行人太夸张了。

    宋辰在同阶战台上眺目望去,五里之外,华盖祥云遮盖,童子侍女随行,一个身穿金红法袍的年轻男子,威仪如帝皇,安然的坐在一把雕龙金椅上,神情在在,双眼微微眯起,一副不将世人当人的态势。

    “呵呵,如此托大,等下要是输了,那脸岂不是丢的更大?”有修士冷笑道。

    “谁说不是呢?他在显摆什么?显摆出身吗?真是够了!”

    这些议论声也都是小声交谈,不敢太过放肆,毕竟对方的身份太恐怖啦,来历惊人,乃是昆仑教的少主,若是对方较真,会对他们形成灭顶之灾。

    “你竟然敢来?希望你已经交代好了后事。”昆九的老仆在台下怪笑着叫道,竟是已经将宋辰当成了死人。

    宋辰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一个老仆,跟其计较什么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逆天龙神  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