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唐玉准备自绝之时,就在宋辰和秋雅要准备有所动作之际,天空忽的黑暗,大地忽的抖动,黑云蔽日,死气弥漫,似是死亡国度忽的降临,要将此地所有生灵拘走,化作死神的奴仆。

    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改变。天地似是都在颤粟,那煌煌烈日在散发迷幻的光晕,似是在努力驱散这层邪诡之气,要还天地一片清明,然而死气黑雾依然笼罩,越发的浓厚,让那一界烈日都无法起到作用。这突兀而现的黑枯死灭之气,就像是一种规则的体现,乃是一界中的根本,可以抵抗烈日的影响。

    黑气笼罩住所有的修士,都是惊恐莫名,因为,化神境的长老知道这黑气是因何而起,就因为知道,所以才更加恐惧。

    “是黑枯王!”

    “黑暗圣国的一位王出现,快通知阁主们,让他们出手,否则咱们都要死在这里!”

    “快!快!快点啊!”

    秦广掏出传讯符,让其他几位紫袍长老撑起一道防护,抵挡黑气的侵袭,打开一个缺口,以此将讯息传出。若是任由这黑雾完全笼罩,以他们的手段,是绝无可能传讯出去的。这是最后的机会,只要任何一位阁主驾临,他们就还有救。

    宋辰和秋雅面色俱都是惨白一片,这黑雾给他们的感觉太可怕了,仿佛置身于死亡国度,浑身生气正在快速的流逝,生机衰退,要是持续在这样的环境中,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变成干尸,没有一点生还的余地。这气息,这种无匹的力量,不是现在的他们能够抗衡的。

    “黑暗圣国的圣女,岂是你们这群废物能够伤害的?今日,尔等俱皆死在这里吧!”

    天空中,一个深沉的声音传来,隆隆作响,仿佛神雷在云层中轰炸,让听到这声音的众人俱都是双耳淌血,只闻其声就受到了创伤。这就是王者的威势。

    之前寂灭王要不是在天麓学院中,被如此多的人关注,他只要稍稍展露一些修为,必定会让宋辰无法承受,即便不立即身死,也绝无还手之力。

    现在,出现的一个王者,可是没有丝毫的顾忌,他可以尽情的表现自己的强大,自己身为王级强者的强大!

    宋辰寻着声音,抬头望去,瞳孔紧缩,眼角都是崩裂,有血淌出。只是注目王者之身影,他就难以忍受,受到了创伤。即便如此,他也依然紧盯着那道身影,他要将这道身影记在心中,这是强者的身影。

    在黑雾笼罩之中,一道身影慢慢走出,踏步空中,威压天地间,仿佛亘古长存的神祗。那无尽黑气,就如混沌雾霭,蒙蔽世界,熔炼一方天地,是他的道果。

    身影并未显化真身,浑身被丝带状的黑气缭绕,恐怖气息流转,周遭的空间都似是被撕裂,压抑的这方天地发出低沉的嗡嗡声,好似悲鸣。

    “黑枯王,你身为王者,怎能对我们出手?”秦广厉声喝问,作为化神圆满境的强者,他受影响极为有限。可即便如此,他也毫无作为,被压制禁锢着,虽未受到伤害,但也无法对黑枯王进行攻击。

    “你们是什么修为?以如此修为追杀黑暗圣国圣女,那本王又如何不能对你们出手?”黑枯王的声音低沉嘶哑,仿佛深渊里的魔鬼,长久没有说过话。

    宋辰双目迸裂,双耳淌血,却依然紧紧的盯着那道模糊身影,浮于天空之下,睥睨众修,以无上之姿凌驾于众人之上,仿若仙神,完全的与世俗脱轨。似是一言可裂苍穹,一眼可洞穿日月,震慑世间,永生不朽。

    “这就是强者之威吗?”

    宋辰心中闪过这个念头,对修为的渴望从没有此刻强烈,双目即便血红一片,依然炯炯有神,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而就在这时,在宋辰感念自己,对未来无限憧憬之时,一道冷厉目光注视过来,是来自黑枯王的目光。

    如刀如刃,凌厉至极,只是看着宋辰,就似刀剑临身,在他身上切剐,剧痛无比!

    “小小少年,竟有惊天之志,却非我同类,不可留。”

    黑枯王的话语传出,让所有人都是一惊。黑暗圣国向来有斩苗行动,看到资质好的年轻天骄,不能吸收进黑暗圣国,自然要斩杀废掉,以绝后患。

    “黑枯王,你乃是堂堂王者,怎能为难一个少年?你会被天下人耻笑!”秦广有些担忧,连忙出声,想要黑枯王知道点廉耻,不会屈尊为难宋辰。

    然而,黑枯王是什么人?黑暗圣国是什么势力?这样的存在,本来就是随心所欲的一群生灵,只要想到,就不会顾忌其他。他们能出动化神境的修士去各个城池屠戮,能派出众多部下肆意截杀年轻天才,他们是没有任何底线的一群生灵,随心所欲,邪恶无比。

    可在这样的群体中,却有唐玉这样的人,善良,真诚,若不是打上了黑暗圣国的烙印,定然是一方天之骄女,被无数俊杰爱慕。 ,o

    宋辰睚呲欲裂,一股恐怖威压施加在他身上,沉重如山,让他的皮肤血肉都被挤压的炸裂开来,鲜血流淌,无法进行任何的防范,更别说还手之力了。

    “黑枯王,快住手,他是我的朋友!”唐玉惊惧尖叫,拦阻在宋辰前方,却无任何作用。

    秋雅双眸血红,伸手取出一把雪白长剑,如冰雪铸就,寒意化作实质,此处都有冰霜凝结,她横剑在宋辰侧前方,全力催动修为,要使出禁忌之法,为宋辰争取一些时间,哪怕这时间只是一丝一毫,她也在所不惜。

    “黑枯王,你这老匹夫,当真是畜牲般的东西,堂堂王者,竟然对少年人动手,你如何做的出来?”秦广大骂,强自跃起,手上捏印,向着黑枯王攻击而去。

    其他紫袍长老见此,随即跟上,只要坚持哪怕一位阁主到来,都足以匹敌寂灭王,大家都能活。

    “一群废物。”

    黑枯王冷喝一声,只是轻挥左手,似是随意的一甩袍袖,便有万道黑气汹涌喷出,如千丈海浪,席卷向众人,隆隆之声震颤大地,莫可匹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