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并肩坐下,拆开信封看了起来。

    “吾儿宋辰,见信如见父,一切安好,切勿挂心。”

    开头第一句,就让宋辰眼睛湿润,字里行间带着的浓浓亲情流溢而出,直接侵染他的心神,让他想要哭泣,以此来宣泄自己心中的情感。

    秋雅小手捂着嘴,已然是有些情不自禁了。

    “想必你已经见到秋雅,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不要怄气,有什么事情商量着来。为父有要事去做,你们不用担心,不用很长时间,咱们必定会相见。即便不能见,你们在某个时间定会知道我的消息。”

    “宋辰吾儿,为父对你不起,你切勿埋怨为父。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想的那么简单。我接下来要说的,可能会让你心里不舒服,你不要太过压抑自己,我知道你因为很多情况,心里不痛快。可现在你已经能够修炼,当奋发向上,争取在修炼一途上走的更高更远。”

    “你还有个弟弟,他在永生宗,应该是姓夏,你要留意。”

    这一句话让宋辰错愣不已,他万万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只此一项,其中隐藏的秘密必定极多。首先,夏姓乃是国姓,而他这个从未谋面的弟弟竟是如此姓氏,由此可见,绝对有惊天大秘存在。

    “永生宗,是你将来必须要面对的存在,希望你多加小心,你我的存在对永生宗来说,是天大的耻辱,是永生宗想要清除的异端。若是可以的话,尽量的保存自身,留待他日杀上此山,一雪前耻!”

    宋辰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去思考了,他的脑袋变的迟钝极了。

    就连秋雅也是疑惑不已,信中所言,毕竟不能算是详实。

    “哥,父亲如此说是因为什么?你的弟弟不是就在永生宗吗?”秋雅问道。

    “不清楚。不过,父亲说的绝对不会错,所以,永生宗必定是我们的敌人。只是,这中间隐藏的事情太多了,咱们必须找一个能够知晓其中隐情的人说明白才是。”

    宋辰说着再度往下看去,心中再度掀起滔天大浪。

    “吾儿宋辰,若我所料不差的话,你母亲应该也在永生宗,希望你早日成道,去解救你的母亲。不过,一定要量力而行,永生宗不比其他小型宗门,太强大了,强大到整个东皇星能威胁它的存在也极为稀少。所以,一切都要从长远谋划,切勿急躁。”

    “吾儿宋辰,努力修炼吧。只有拥有强大的力量,才能无视一切威胁,才能站在天之巅,望览群山,俯视众生,如此才能摆脱烦忧。”

    “信至此处,吾儿保重。”

    宋辰怔怔的望着最后的几句话,心情沉重异常。只是短短的一封信,却告诉他极多的隐秘,让他一时间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脑中乱糟糟的一片,不知该如何去理清思路。

    “哥……”

    秋雅轻叫一声,又不知该如何开口,双手环抱着宋辰的胳膊,头靠在他的肩头,静静的平息着脑中的乱念。

    “以后,咱们不会太轻松了。”

    听父亲的口气,母亲在永生宗是被囚禁着的,只此一项,他与永生宗的仇怨就已经严重到了极点。况且,其内父母承受的屈辱定然极多,身为人子,怎能不将这耻辱洗刷?

    其实,宋辰本就不轻松。他从地球而来,背负着的不光是他一人的仇怨,也有这个世界上亲人的因果,不过,他并不愁恼,反而因为这些因果而高兴。

    因为,只有有了这些因果,才说明他的存在,才有他的痕迹。更何况他极为喜爱这些亲人,他愿意为了这些亲人付出。

    即便宋辰认清了这些,他的心里仍是无法平静下来。他从这封信上,获得了太多的难以一时消化的信息,这让他不得不重新认识自身,重新认识敌人,重新去认识这方世界。

    “这个世界,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从这封信上透出的信息来看,父母显然不是寻常之修,竟是引的永生宗都参与了进来。就是现在,他的那从未谋面的母亲,正囚禁在永生宗之中,能让如此强大宗门囚禁之人,定然非比寻常。

    宋辰紧锁着眉头,心中乱糟糟一片,任他如何去想,也总是想不明白。一个微凉却细腻柔软的小手抚来,轻揉着他的额头,想要以此为他解忧。

    “嗯?”

    “哥,没事的,还有我在,咱们一起努力。”秋雅轻声安慰着。

    “此事牵扯太多,绝对不是你我所看到的这么简单。”

    “哥,无论如何,无论敌人是怎样的强大,无论有多么的危险,你我总归是要参与进去的,只因他们是我们的父母亲啊,这层关系,是任何人都无法改变的。”秋雅眼眸微红,眼眶湿润,动情的说道。

    宋辰沉默了一会儿,他的心忽的通透起来,所有的烦乱躁动都被秋雅的一席话驱除掉,就如秋雅所说,他始终是父母的孩子啊,身为人子,怎能不尽力而为?只要尽力而为,一切结果都不重要了。

    尽力的这个过程才最重要,不是吗?

    宋辰微微一笑,一扫心中阴霾,却对力量生出前所未有的渴望来,即便是他重生之时,即便他被压抑之时,也不如现在来的强烈,只因,他有了要做的事,要救的人。

    “我们一起去改变未来!”

    “嗯!”

    秋雅重重的应了一声,对于她来说,宋辰何尝不是她的一切呢?从小就相依为命,从小就在欺凌中熬炼,他们是极难分割的两个人。

    父亲的一封信,却曝出惊天秘密,不过,这并未将宋辰的信心击溃,反而让宋辰滋生出了最强烈的求道之心,希望自己拥有绝世战力,无惧世间一切敌,威压诸天,力盖万世,成就无上帝尊,如那神月湖的女帝一般,开创一个修炼体系,重塑一个纪元。

    宋辰心中有熊熊战意升腾,他的路注定不平坦,他的人生注定布满坎坷,不过,他毫无畏惧,对未来的所有,他充满期待。他有信心,他有资本,他绝对能够成为至强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