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白玉既然出声,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其他人也都信服。因为,他不光是修为上的天骄,在炼丹一道上,也是年轻天骄,名师高徒,他不可能拿这件事情开玩笑。

    宋辰将丹瓶递过去,严白玉直接倒出一粒,顿时间,此处弥漫起浓郁的药香,更有一股凌厉郑重的火焰气息现出,就像有火焰生灵中的王者降临此处,让人心头猛的一沉。

    在那丹药出现后,严白玉的所有心神,都被其吸引,只因,那丹药太过神奇与珍稀了!

    “丹纹?丹药真意?这怎么可能?”

    严白玉失声叫出,惊诧到了极点,捧着丹药的手都有些颤抖起来,他的双眼,他的心神,他的所有,都被那粒红金相间的丹丸吸引。他不是没有见识的普通修士,他见识很广,可就因为如此,他才更清楚这有丹纹和丹药真意的丹药多么稀有,甚至可以说珍稀到了极致!

    所有修士都是听到这个惊呼,他们虽然懂的不多,可大多听说过一些,此时闻言,俱都是哗然一片。

    “不可能吧?丹药真意真的存在吗?”

    “丹纹啊,一道丹纹就可增加药效一成,只要有丹纹存在,就是极品宝丹啊!”

    “这么算的话,这丹药得价值多少?”

    一个声音这么一问,所有人都是住了口,静了声,因为,他们回答不上来。

    是啊,这样的丹药得价值多少?

    所有人都在心底自问。光是涅丹就弥足珍贵,那这蕴含了丹纹和丹药真意的涅丹,如何去算价值?

    严白玉颤抖着将涅丹放入丹瓶,用一种很是无奈的眼神看着夏义宽,这就是自持骄傲的后果啊,这样的涅丹,拿什么去比?

    “我在这只有一句话,这涅丹,已经是无上丹药,无法计算价值。”严白玉说完话将丹瓶递给宋辰,退到一旁,竟是颇为期待接下来的事情要怎么发展了。这样价值的丹药,夏义宽如何去比?

    宋辰将目光投向夏义宽,此时,对方的表情已经能用吃了屎来形容,那个难看啊,根本没法形容。

    “还有胆比吗?”宋辰轻佻的问道。

    “比,为什么不比?既然是比,你自己得做个价出来,赌桌上的赌注,都是有价码的,不是吗?”

    夏义宽这句话说的很对,很有些聪明才智。赌桌上的东西,当然是有价码的,无法是贵和贱的区别。

    宋辰道:“那好,我就吃点亏,一粒涅丹作价五千万灵玉,不多吧?”

    此言一出,可把周围的修士吓了一跳。虽然他们知道这涅丹无比珍贵,可绝没想到宋辰一张口就是五千万的价格,这样庞大的财富,在场的修士们,有几个见过?就更别提拥有了。

    夏义宽咬牙切齿,额头上的青筋都凸显出来,一双眼眸时而黯淡时而晶亮,似是在心中做着什么打算。

    “说到底,他也才筑基境初期,而我已经筑基境圆满,潜力已经开发到最大,这是日积月累的差距,这是本质的差距,前番我能在其上有两千六百多排名,那也只是筑基境初期的时候,现在,我绝对能够进前一千五之列,他天资非凡也绝无可能一下就超过我。对,绝不可能超过我!”

    夏义宽一番思量,彻底下定决心,“这一次若是能赢,我必定一飞冲天,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比之绝顶天骄也要强上一分!”

    如此想法生出,夏义宽当即就是心跳加速,俊白的面孔上也浮现一抹激动的红晕,一丝最后的理智也被这份贪婪吞噬干净。

    “好!”夏义宽高喝一声,手掌摊开,其上灵光闪现,一个小巧的事物静静的躺在他的手上。

    “夏兄……”祝奉毅见到夏义宽取出的东西,吓的惊叫一声,想要言语劝说,却被夏义宽眸子中的兴奋光芒慑住,后面的话却是说不出口来。

    “这是‘云悯忠护符’,是皇族子弟的护身宝物,可抵御破妄境修士全力一击,可防护化神境修士全力五击,灵台境和铭纹境的修士想要击破这层防护,那需要的时间会更长。我不说你也明白,在很多情况下,这是救命的东西,是多了一条命。”夏义宽肃然说道。

    宋辰点点头,这样的防护能力,确实有极大的作用,在关键时刻,可以保命。对于他这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命比什么都值钱,这云悯忠护符,作价绝对抵得上一粒涅丹。

    财富诚可贵,却无生命重!

    若是夏义宽现在开口卖的话,宋辰会毫不犹豫的用涅丹换来,能够保命的东西,他太需要了!

    “可以作价五千万,等同一粒涅丹,如何?”宋辰朗声问道,他很想接下这份赌约,毕竟对方已经给出了足够的价码。

    涅丹没了,药老还能炼制,可云悯忠护符这等保命的宝物,却很少有人拿出来卖。

    夏义宽沉吟了下,便道:“加上我这三粒灵衍神生丹作价一亿灵玉,等同两颗涅丹,如何?”

    如此提议,却让周围的人都是笑了起来,这摆明的是沾了大便宜了。

    宋辰从未想过自己会输,所以,无论是夏义宽怎么提要求,只要进行赌约,他就没什么不能应承的。如此豪阔的赌约,可是不常有的。

    对方想着宰他一笔,他又何尝不想着大赚一笔呢?

    “好!”宋辰大叫一声,豪气干云。

    围观的修士们,竟是在这一声吼下都紧张了起来。在他们的人生里,这样的对赌,还前所未有,他们完全的被那相对而立的两方给吸引了,都是更为期待接下来的结果,到底谁会胜出?谁会满载而归?谁又损失惨重?

    此刻,在那庞大的筑基榜下,一群人都是激动的满脸通红,眼中透着各种光彩,似是要一眼看透结果似的。

    群众尚且如此,作为当事人的宋辰和夏义宽也好不到哪去,心里并不轻松,毕竟这样的豪赌,关系太大。好在宋辰他的涅丹是自有之物,虽然兴奋紧张,倒也没什么害怕之处。

    可夏义宽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中国教练  难道我是神  鹰变  上古强身术  浣熊的终极进化  天道圣尊  在下圣人  天娇九命猫  绝世丹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