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着金红光辉,众多学子进入帝都,各奔各家,向着自己的学院走去。

    席长老带着天麓学院诸人,快速的向着学院走去。她心里有些急迫,是关于宋辰的。她虽然力保宋辰,可宋辰毕竟是与永生宗交恶,而不是什么二三流的宗门,这是天大的事情,必须妥善的解决才是。

    众人刚刚行到学院门口,看到门内站着的许多人,都是呆了一下。他们以为这些人是来迎接他们回归的,可看这些人的脸色又不是。这些人,都是苦着一张脸,像是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宋辰面色一沉,他感觉的到,这些人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永生宗真的就那么不可匹敌吗?”

    在那些年轻学子的前方,站着六位紫袍长老、十五位红袍长老,而在苍穹下,有金光滔滔,闷雷阵阵,一个金色身影在天空中俯瞰此处。

    金袍长老,竟然也出现在了此处。

    “宋辰出列!”

    忽的一声喝,让所有学子都是怔然停住,看向那出声之人,乃是一个长相威严、身躯魁梧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一身紫袍,气息凝而不发,深沉如渊,尤其是那一张国字脸,不怒自威,凛凛正气,风骨铮铮。

    “长老好。”

    宋辰小跑而出,对着中年男子躬身一礼,严谨端庄,不骄不躁。丝毫未因对方的沉声大喝而出现慌乱之色。

    “你可知罪?”中年男子沉声问道。盯着宋辰的眸子星光熠熠,其内似是有无数星辰幻化衍生,强悍莫名。

    宋辰身体一紧,身姿挺拔而立,有些疑惑的看向中年男子,不解其意。

    “你不知罪?”中年男子再度问道。

    宋辰摇头,道:“晚辈不知何罪之有。”

    “其一,打伤圣器学院学子李云龙,讹诈圣药学院学子孔德云,这是不是你所为?”

    中年男子说完,未等宋辰反驳,又道:“其二,与永生宗罗云成交恶,让永生宗对天麓学院仇视,这是不是罪过?”

    宋辰皱着眉头听完,轻轻的摇了摇头,认真的看向中年男子,看向那些郑重其事的学院之人,看着他们的愤恨表情,看着他们幸灾乐祸的得色,心里却未起任何波澜。

    他很清楚,这些人仍是人啊,有各种自己的主观情绪,有自己的各种看法和认知,就连破妄境大修士尚且不能摒除这些,这些人又如何能够平心静气呢?

    这就是得益于之前宋辰的总结,让他更加理解修士与人的相同之处,从而更加容易的找到修士的弱点。

    “哎。没想到我竟然成了罪人,可我细细一想,这罪名还是欲加之罪,您让我如何辩驳?”

    “有罪就是有罪,抵赖也无用。”

    “那好,你说我有罪,那咱们就来看看这些罪名是否成立。”

    宋辰说着向前迈步走动了两步,气势昂扬,一脸刚正,无悔无惧。

    “你说我有罪,这罪名我看就不成立。其一,那李云龙和孔德云挑衅再先,出手更是歹毒异常,有诸位同窗和长老作证,我以一敌三,不坠天麓威名,力挫三人,却被你说有罪,合理吗?”

    “其二,永生宗罗云成,无故就攻击于我,要置我于死地,我难道干站着让他轰杀吗?难道这样做才算是无罪吗?”

    宋辰越说越是激愤,越说越是悲怆,似是险死还生,险些身陨。

    中年男子面无表情,道:“你所说之言是一方面,需要经过验证方可判定你之罪名。在此之前,你当被囚禁在学狱之中,面壁思过。”

    “呵呵。”宋辰冷笑两声,道:“我无罪,何来判定罪名?我无过,何来面壁思过?不知长老从何处得来妄言,竟然以片面之语定我有罪。若我有罪的话,那这照耀着我们的光是不是也有罪?因为这光也没经过我们的同意照耀下来了,甚至会刺痛我们的眼睛。”

    “这拂过的风是不是也有罪?因为这风没经过我们同意吹起了我们的衣袍和头发。”

    “这大地是不是应该也有罪?这云朵是不是也有罪?这万事万物是不是都有罪?”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敢问尊贵强大的长老,你是以何理据来判定的?”

    宋辰慷慨激扬,大声喝问,将这里变成了他的主场,质问一个破妄境大修士,毫无惧意,有理有据。

    所有人看向宋辰的目光怪怪的,他们知道宋辰胆子大,现在亲眼见识到,才发现,宋辰的胆子非常大,大的惊人!

    “这家伙太狂了吧?”

    “就是,竟然与紫袍长老争执,他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嘿嘿,嘿嘿嘿,这家伙是个奇葩,之前就已经将帝都不少世家得罪了,这出一趟门,竟然连外头的强大势力都得罪了,看来他真的很邪门呢!”

    “好歹也是咱学院一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好。”

    “说起来,这也不算是罪名啊,我要是有那么厉害就好了。”

    议论声嗡嗡响起,显然都是有各自的看法,不是都认为宋辰有罪的。

    中年男子面色始终未变,被如此激烈反驳也不曾发怒,心静如水,心性极佳。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根据你的选择,你会得到应得到的,所以,请你认真做出判断。”中年男子道。

    “请讲。” △△,

    “第一个选择,去圣药学院和圣器学院赔礼道歉,礼物由本院出,化解隔阂。向永生宗赔礼道歉,承认过错,恳求开解,化解恩怨。”

    “第二个呢?”宋辰摇头拒绝了这个选择。

    “第二个,就是你努力成为绝顶天骄,成为学院的核心学子,学院自然会为你处理一切。”

    “我选第二个。”

    宋辰没有任何的犹豫,对于他来说,这个选择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那好,就当我之前的话没说过。期待你的表现。”中年男子忽的如此说道,好没节操的感觉。

    宋辰感觉莫名其妙,偷偷的瞄了一眼天空的金色身影,想来这一切都与这身影有关。不过,刚才还一阵严肃,现在陡然变的怪异,连他都有些受不住,感觉这天麓学院倒真有些另类。问罪也问的虎头蛇尾。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