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永生帝尊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逃脱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一百一十八章 逃脱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宋辰的右臂血肉模糊,甚至多出可见白森臂骨,可他却全然不顾,对后方追击之人就是一拳裂海。

    “叠元三击,裂海拳!”

    这是宋辰第一次使用三倍力道下的裂海拳。当他轰击而出之后,就连他自己都被那恐怖之力惊了下。

    拳芒璀璨照耀,光华若实质,汇聚在宋辰的拳头之上,仿佛有一煌煌大日被他紧握。轰击而出,只见一片炽盛之光席卷而去,就如占据一界的大海卷起的浪潮,有冲刷席卷万物之伟力。此拳裂海,一拳出,当裂万古神海,有无上威势蕴含其中,威能莫测,莫可抵挡!

    整片溶洞被炽盛的银白光辉吞噬,隆隆之声不绝,碎石在光辉中成为齑粉,群雄被如此恐怖攻击骇的慌乱奔逃。只是一拳而出,就将敌人完全阻隔。

    而让宋辰奇异的是,月瑶终于出手。

    月瑶玉手扬起,一蓬柔和星芒在手掌之间流动,仿佛星河化作迷你姿态,被她捉在手中。而后,她将手掌轻轻一推,那流动星辉跳跃而出,天地元气疯狂卷来,被其吸附,只是瞬息之间,就化作一条天河一般,横隔在他们的身前,横贯此地,仿佛无法渡过。

    “月瑶,你若是敢跟他走,你身后的人必定会付出惨重代价!”

    罗云成抵抗着无尽拳芒,其身有迷蒙光辉闪烁,致使他能显出身形,高声喊出,恨意满满的看着宋辰。

    宋辰却是哂然一笑,月瑶已经摆明了要与他一同退走,罗云成还不知分寸的如此大吼出声,真是傻的出奇。若是月瑶心中还有一点点的犹豫和愧疚的话,在听到这样的威胁之言,定然也会愤怒发狠。

    再怎么说,月瑶也是天骄贵女,其资质和实力在同阶修士中都是顶尖,是人就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这样的天骄之辈?

    月瑶面色铁青,小脸上满是怒气,她没想到这罗云成会如此说,竟是威胁拿自己的家人来威胁她。如此卑劣,如此不知分寸,如此没有容人之量,此人未来之路,必定狭窄崎岖无比。

    “今日之后,你我婚约解除。”

    “你敢!”

    罗云成暴吼,双目都是瞪圆,其上有凶光闪现,似是想要将月瑶就地斩杀。

    宋辰潇洒挥手,与月瑶共同撤离此地。

    溶洞之中轰隆隆声不断,可宋辰和月瑶已经远离此处,只要在神月湖再等一个时辰,天就亮了,众人都会被送出,到时候,谁得到的造化就是谁的。

    “怎么分?”

    两人在神月湖上踏波而行,宋辰不时的收取着一些粉白色的莲花。

    月瑶道:“你若有涅丹,我可以不分这并蒂金莲。”

    “好,给你涅丹。”宋辰道。

    “你真的有?你知道涅丹是什么样的丹药吗?”月瑶有些不敢相信。

    “你太小看我了吧,我说有定然是有的。给你一枚吧,让你知道本人的能耐。”

    宋辰说着已经掏出一个丹瓶,大方的递给月瑶。

    月瑶伸出洁白小手,有些期盼的接过去打开一看,面色顿时黑了下来,“你这只是筑基丹啊?你果然是骗我的。涅丹何等珍贵,你又怎么会有。”

    “咦,拿错了。是这个。”宋辰笑了起来,他将丹瓶攥在手中晃了晃,道:“你说说为什么需要涅丹呗?以你的资质和情况,不应该会需要此类丹药才是。”

    月瑶幽幽一叹,神情与她略显青稚的容颜有些不符。眉宇之间带着伤愁,似是有极为愁闷的往事在心头压着。

    这一幕,倒更是让宋辰好奇起来。不过,他也知道问人隐私多有不对,便道:“若是不方便说就不要说了,这涅丹给你就是。”

    月瑶摇摇头,幽幽开口。

    “我生在一个很大的家族中,可我却得不到应有的尊崇与爱护。因为,我只是个女子。在我们那一族,女子即便天资再好,也无法成为族中顶梁,反而会作为联姻工具,被嫁到不喜欢的地方,被嫁给不喜欢的人。”

    月瑶双眸中有清光浮现,映着亮白明月,晶莹透亮,闪烁其间,那是泪水。

    宋辰沉默的听着,在任何世界,只要有雌雄之分,必然会存在各种不公。这份不公,越是在大的家族中越是表现的淋淋尽致。

    “我有一个哥哥,他护着我,心疼我,不想我作为联姻工具嫁给罗云成,不想我寄篱在永生宗,他是唯一敢反对的,敢大声反对抗议的人。”

    “而后,我哥哥在一次外出时,重伤而归,道基被损,修为每日都在消退。他对家族中人说,是永生宗的强者打伤了他。可是没人相信。可我知道,这是真的。”

    宋辰静静聆听,湖水轻轻荡漾,发出柔和的声响,竟是在这稍显凄美的夜色中演绎一曲伤感之乐。

    “哥哥说,永生宗的人知道他反对,所以才出手狙击他,让他失去修炼的资格,让他在家族中失去话语权。而后,我的婚事被定下了。哥哥越发的憔悴,行将就木,仿若迟暮之人。”

    月瑶颤着声音,两行清泪静静流淌,泪眼迷离,与这湖水相映,透出一种清绝之美。

    “所以,你要获得涅丹,来让你哥哥恢复强盛之身?”宋辰问道。

    “嗯。”

    宋辰将月瑶的小手抓起,并未去留恋那温软,而是极快的将盛着涅丹的丹瓶塞了过去。

    “涅丹给你了。”  ⑧☆⑧☆.$.

    月瑶知道宋辰不会再欺骗她,她颤着手将丹瓶打开,在看到那金丝红艳的丹丸时,她彻底的呆住了。

    “这……这……这是丹纹?”

    月瑶满脸的不可思议,她的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那粒丹药,瞥见一道迷你却神威无双的凤凰虚影,被吓了一跳,赶紧将丹瓶封闭,看向宋辰的目光透着一种说不清的韵味。

    “这、这是丹药真意?”

    “没错。”宋辰点头。

    月瑶没想到幸福来的这么快。苦苦求索的涅丹今昔而得,其上不光有丹纹,更蕴有丹道真意,当真是不可思议。

    “我该怎么谢你?”月瑶目光炯炯,紧紧的盯着宋辰。她即便因为家族因素,心智较为成熟,可再如何成熟,她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