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永生帝尊 第七十一章 舍得一身剐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七十一章 舍得一身剐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宋辰沉默的将自己的铭牌取出,递给紫袍老妪,这里的人,他还是想选择她来相信。毕竟他的成绩,紫袍老妪可是一路看过来的。犹如她的半个门生。

    紫袍老妪奇怪的接过铭牌,输入神识探查,当即是面色变的极为难看。她看向功勋阁门里站着的紫袍长老,眼中带着森森冷意,显然是愤怒到了极致。

    “席长老,为何如此看着我?”功勋阁内的紫袍长老奇怪问道。只是,他心里却不平静,他本想找个由头就地将宋辰斩杀,可没想到戒律阁的人来的如此之快,让他没有机会下手。现在,也只能装傻充愣了。

    “席长老,到底因何事如此生气?”戒律阁的紫袍长老也出言相问。

    紫袍老妪就是席长老,她将宋辰的铭牌抛给戒律阁的紫袍长老,道:“秦长老,你看下吧。”

    戒律阁秦长老接住铭牌,神识探查了下,目光有些疑惑,道:“席长老,这是怎么回事?”

    “他是本届新生第一人。”席长老一言而出,便是将所有的问题都解说明白了。

    秦长老闻言,面色郑重起来,道:“他就是那个有大日金龙圣体的小修士?闭关至昨日子夜我才清醒,竟是错过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唉。”

    “秦长老,席长老,还用小子多做解释吗?”宋辰抱拳依次给他们鞠躬行礼。

    席长老看向功勋阁内的紫袍长老,冷声道:“江溯渊,你还有何话可说?”

    宋辰听到这个名字,当即就明白了,原来这功勋阁的紫袍长老是江家之人。

    “席长老,你为何如此质问老夫?老夫做错了何事?”江溯渊皱眉寻问,满脸疑惑。

    “难道还要我多说吗?每一界的新生第一都有专门的洞府和资源,你给宋辰安排的这个地方怎么说?”席长老扯着嘴角冷笑道。她虽然满脸褶皱,可看在宋辰眼里却亲切无比。

    “呵呵。我这几日一直闭关修炼,他的事情我又没过问,为何要怨我?”江溯渊冷声道。

    “是吗?我可不信功勋阁里的学子没有你的授予会改变宋辰的所得,难道真的要我请金袍长老现身吗?”席长老是个女人,是个年龄很大的女人,所以,但凡跟这样的女人计较的人,往往都不会得到好处。

    戒律阁的秦长老蹙眉听了一会,他自然知道这件事功勋阁做的不对,可是宋辰也不能来攻击功勋阁啊,甚至还将功勋阁的铜门给碎了个千百块,这也太无礼了。

    “算了,只是小事而已,还是我来主持公道吧。”秦长老道。

    江溯渊见此,竟是感觉有便宜可占,朗声道:“怎么是小事?一个纳灵境的外院学子,竟然敢堂而皇之的攻击功勋阁,这还了得?若是不重重处罚,怎能以儆效尤?怎能不给众多学子一个交代?”

    “若是就这么任由其胡来,咱们天麓学院还有什么规矩可言?万一诸多学子纷纷效仿,那么咱们天麓学院还不成了整个帝都的笑话?还不成为其他学院耻笑的对象?”

    此处已经围聚了数千学子,闻听此言,顿时乱纷纷一片,显然都是对宋辰的所作所为有各自的看法。不过,他们并不知道宋辰为何如此做,所以,指责宋辰声音倒是极多。

    “是啊,还请戒律阁的长老重重惩处,以儆效尤!”

    “竟然如此大胆,这是邪道之人的所作所为吧!当立即废去修为,逐出学院!”

    “废去修为!逐出学院!”

    “废去修为!逐出学院!”

    一片倒的声音出现,一浪高过一浪,喧嚣尘上,响彻百里,天地元气都被这声音震的纷乱颤动。

    宋辰嘴角噙着冷笑,群众总是愚昧的,总是容易被哄骗的。他不在乎这些人的看法,因为,多数的人总是错误的。他还在等,等一个能做出决断的能给他公平的强大之人出现,以结束此次闹剧。对,闹剧,只是一场无聊的闹剧罢了。

    他就是要凭借这场无聊的闹剧来测试下学院高层的底线,看看他们到底是如何看到他这样的潜力无穷的小修士的。

    若是,此事不了了之,那么他对天麓学院的归属感将大大降低。

    若是,此事能让他满意,那么他就认可天麓学院,将其当成家一样的地方。

    宋辰昂起头,在整齐响亮的讨伐声中看着澄净的蓝天,在众人浮躁的思维下体悟着心旷神怡的感觉,他发现,在这个世界,在许多的时候,必须要保持自己心灵的澄净与自然,不能因为外力外人而改变。

    此种情绪,怕就是华夏古国道教所追寻的吧。 ②miào②bi.*②阁②,

    席长老沉默着,她看着一脸微笑的宋辰,看着对方自然平和的目光,忽的很佩服这个小子,如此年纪就有如此豁达的心性,外力加之而不忧,外力扰之而不燥,怪不得能得到心性考核的第一名!

    若是席长老知道曾见的宋辰生活在何等地方,便不会惊讶了。在地球,在那满是凡俗与恶念的地方,能够活着,便是有极大的勇气了。

    这个世界,虽然也有纷争,虽然更加危险,可能达到的成就却更大,大到地球所有的事物加起来都不及其一丝一毫。

    因为,在这里,能有机会问鼎至强之道,能在这里获得长生永存之法,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岁,这才是一个男人想要的,也该拥有的!

    秦长老看着江溯渊,道:“你别太过了,无论如何都是你失察在先,你要在这么闹下去,怕是会吃大亏。”

    “秦广老弟,难道任由这样的一个小子猖狂吗?他可是明晃晃的来功勋阁找茬的,证据就在地上摆着呢!外面还有数百个证人,难道你真的容忍他这么做吗?秦广老弟,你可是戒律阁的副阁主啊,你怎能如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江溯渊竟是开始质疑起秦长老来,一通话说下来,倒是让秦长老无言以对。

    “既然如此,我请戒律阁阁主前来。”秦广老脸黑了起来,他本来就认为是功勋阁有错在先,想给江溯渊一个面子小事化了,没想到对方不领情不说,还将他说教了一番,“真是不识抬举。”他在心里愤愤的想道。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