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找死!”赵钦东反应极快,在宋辰拳头挥出的一刹那,就将五把白光剑并在自己身前,竟是做成了一面剑墙!

    宋辰拳已出,宏大气息灌注全身,天地元气都似是被吓的退避开来,周围发出嗡嗡之声,似是火山爆发前的征兆。

    “轰!”

    布满灵芒的拳头轰在剑墙之上,强绝的力量骤然爆发,这一拳的威力,似是能将一座山头抹平。

    那灵剑术组成的剑墙竟是极为坚固,在如此强大的一拳下完全的抵挡了下来,并未开裂消失。可是,这灵剑术乃是杀伐之法,用其削金断铁自是锋利无双。然而,用如此强大术法施展防御,其效果定然会大打折扣,毕竟,这不是专于防御之法。

    剑墙挡下了这一拳,可挡不住拳头上的绝强拳意,挡不住那磅礴的力量。此拳名为开山,山体是多么高大浑厚,轰击表面根本不可能达到开山之意。所谓开山,力度直达山体内里,以无上力量从山体内部轰开!

    剑墙虽硬,能硬的过万古山岳?

    强大的力量无视了剑墙的防御,直冲而去,在赵钦东还未反应过来时就落在了他的身上,直接是将他轰飞出去。

    “噗!”

    他的胸膛似是都凹陷了一些,鲜血喷出,竟是被宋辰击飞出数十丈远,落在地上,尘土纷纷,甚是狼狈。

    “啊!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赵钦东站起狂吼一声,竟是爆发极速,再度向着宋辰冲去。

    宋辰眼眶瞪圆,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承受他一拳的赵钦东,对方竟是仿若无事一般。

    “不行,打不过他,这家伙绝对是筑基境的修士!”

    宋辰哪里还敢逗留,鼓动修为,全速向着青松城的方向逃去。

    “想逃,不可能!”

    赵钦东的声音传来,一股让宋辰浑身发毛的气息笼罩而来,嗖嗖的破空声刺耳至极,已然是五把一尺白光剑凌空而行,向着宋辰刺杀而去!

    宋辰狂催体内灵力,即便有损修为也在所不惜。在如此拼命之下,扶风步之速更快,身后竟是出现一连串的残影。与那五把灵剑的距离终于拉开了一些,乃至渐行渐远,终于是逃过了灵剑术的袭杀范围。

    赵钦东见此,当即就要展开身法进行追杀,可在后方的冷艳女子出声拦阻了他。

    “正事要紧。”

    赵钦东只得停下回到队伍中,向着宋辰逃走的方向恨恨的望去,切齿道:“若是再遇到他,当将他万刀凌迟,毒虫噬体!”

    “唐玉姐姐,你如何看那小子?”温婉女子问冷艳女子道。

    “杨琬,不是我说你,那混蛋小子有什么,还问唐师姐怎么看,你也太把他当回事了吧!”赵钦东出言讽刺道,显然对被宋辰打伤很让他不畅快,虽然只是皮肉伤而已。可一想到在这样的偏僻地方,对方修为又没有自己高,还在两个女子面前受挫,当真是颜面尽失。

    “不行,我一定要找到那小子,他不死我心不畅!”赵钦东心道。

    “赵钦东你怎么说话呢?是你自己要小看别人,这能怨得了谁?”杨琬倒是不怕赵钦东,直接反口相击,又扭头问道:“吴飞羽,你说是不是?”

    站在旁侧的吴飞羽点点头,道:“赵师弟,是你太莽撞了。还有,灵剑术本是杀伐之术,你用来防御作甚?当时一剑切过去,那小子的手臂都要断了。”

    此人更是毒辣,如宋辰一开始便与他交手,怕早已尸横荒野。

    “黑羽裂金鹏已经飞远,不能再耽搁了。”唐玉清冷的声音响起,素手抬起一挥,腕间储物手镯白光闪烁,在她身前竟是出现一艘扁圆舟船。

    舟船约有两丈长,半丈多宽,呈椭圆形,通体银灰,灵光熠熠,最为奇异的是竟是悬浮半空,此物显然是能飞行的宝物。

    “中品灵宝银光飞舟,每次看到都想拥有一艘啊!”杨琬眨着一双美目赞叹道。

    赵钦东和吴飞羽的目光也停留在了银光飞舟上,在修士眼中,宝物的地位还要在女人之上。

    “宝物等级分化极为严格,凡器、法器、灵器、灵宝、真宝……,每一种又都有下中上极四个品级。这中品灵宝银光飞舟,一般需要化神境中期的修士才能炼制,昂贵至极啊!”

    “是啊。虽然灵宝对应的是灵台境的修为,可飞行灵宝则更加难以炼制更加珍贵,一般的灵台境修士都难以有如此宝贵的飞行灵宝啊!”杨婉道。

    “这也不是我的,而是用学院的功勋租来的,你们要感叹的话还不如去珍宝阁。”唐玉一跃飞起,动作优雅若凌波仙子,婀娜身子在飘动间更是魅力无边。

    “走吧,只有完成任务才能有更多的功勋点啊。”杨琬道。 ②miào②bi.*②阁②,

    四人立在银光飞舟上,催动法阵,飞舟直接化作一道璀璨光华向着前方飞掠而去,其速度竟是不下于振翅飞翔的黑羽裂金鹏。

    宋辰在跑出四里外后就停了下来,因为药老的神识能够笼罩方圆五里,他让药老看看这几人的目的是什么。

    “看来他们的来头不小,不过,四个筑基期修士去追黑羽裂金鹏,所图定然不小。”

    “不管了,一定要跟过去看看,若是有好处,定然要谋取一番,他们既然做初一,这十五难道我就不能当一当吗?”

    宋辰打定主意,根据药老的指向快速的追了上去。对方只是四个筑基期的修士,他自然敢去图谋一番。若对方有铭纹境或者灵台境的强者,他定然有多远跑多远,跨一个大境界他可以勉强保命,跨两个大境界眨眼间就会被轰杀。

    而且,有药老的神识之力,他可以做到知己知彼,可以进行最准确的行动。毕竟药老曾经是至强者,即便被镇压在炼妖壶内,他散出的神识之力也不是寻常修士能发觉的。宋辰不知道药老到底有多强,可是能位列星空,与曾经的星空至强者有交情,显然非凡至极。

    “富贵当还在险中求,修士更是如此,机缘当在生死中夺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