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辰一直盘坐修炼到天明。

    他将体内残余的血丹效力全部用来炼骨。之后,他发现,炼骨真的到了圆满境,无法再进一步。

    “淬血先不急。淬血必须淬炼脏腑,也就涉及到隐疾,我必须一步步来才行。”

    宋辰睁开眼眸,精光闪烁,“五脏六腑,都是衰竭的。为了以后,必须将基础打牢。每一个脏腑都必须用血丹淬炼至最佳状态。”

    “爹说我这副身体需要六品真丹才能完全康复。而以我的感觉,消耗一定数量的血丹,一样可以恢复,难道我的血丹有了六品真丹的特性?”

    宋辰不知道六品真丹代表什么,可让一个灵台境修士都说在整个东皇星上都不多见的丹药,想来珍贵异常!

    想及此,他满心的却是兴奋,“哈哈,炼妖壶果然不愧为至强奇物,竟然有如此特性。”

    “先将父亲给我的武技修炼一番吧。等过两日攒够足够多的血丹,一举将全身隐疾消除,达到最完全状态!”

    宋辰也不食物,直接是将一枚血丹吞下。

    “有宝物就是任性,这东西可以当饭吃。”

    他也不炼化,任由血丹的能量充满全身。他则提上剑来到小院,进行扶风剑法和步法的修炼。

    “扶风剑法第一重乃是一息出五剑,这个简单。”

    宋辰手持利剑,认真的按照扶风剑法修炼。长剑斩出,剑光冷厉。可他发现,一息五剑根本无法做到。

    “看来我有些自大了。”

    他摆正心态,一剑一剑的劈砍斩刺,力求将用剑的基本招式融入肢体,随手而发。

    一连修炼了两个时辰,宋辰才感觉有些疲惫,抹去额头汗水,发现自己已经可以一息斩四剑,只差一剑就可以达到扶风剑法第一重的要求。

    “武学,也称武技,有详细的境界划分。这扶风剑法第一重,对应的乃是淬体境的修士。第二重乃是对应的纳灵境。”

    “可我淬体境还有两个小境界没修炼,却已经将要达到第一重的要求,难道这扶风剑法的标准只是按照寻常修士来说?”

    宋辰一想到这些便不能平静了。他将扶风步法翻开,果然看到了几行另加上去的批注。

    “修炼一道,永无止境,从无极限。谨慎行之,却要大胆开拓。不要舍本逐末,不要因循守规。之所以要修炼,就是要打破生死界限,向天地争夺造化,盼与日月共生!”

    这虽然说的有点大,可也说明之前宋辰想的是对的。

    “既然如此,那我就尽一切所能,五剑只是基本,我要让剑如父亲的那道剑光,无形无踪,乍现之间杀敌无数!”

    宋辰有了目标,便不再有丝毫的疑虑。他不停的运起全身的劲力挥剑,争取每一剑都达到了最快的速度,而下一剑又要求比上一剑再快上一丝。如此往复,一连三个时辰都不停歇。

    从清早到下午,宋辰终于停下了手中的剑。因为,他在一息中斩出了第六剑,若按普通标准来衡量,这已经超过淬体境的标准了。

    他盘腿坐下,细细回想每一剑的细节。

    而就在宋辰刚坐下没多大会儿,一阵凌乱的步声让宋辰睁开了双眼。看到来人,他的双眼闪过冷光,却也有兴奋的光彩闪出。

    “呵呵,刚刚有所成,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来试剑,好运啊!”

    来人共有五个,上次那三个少年也在其内。而另两个明显年纪更大一些,身躯健壮,气息沉稳,宋辰认识这两人。身材略高的叫宋流河,略矮的是宋流溪,两人乃是亲兄弟,早已淬体境圆满,据说最近就要突破进纳灵境。

    “呦呵,宋大少爷竟然还会练剑呢!稀奇稀奇!”

    “就你那小身板,你不怕被剑给压折了?啧啧!”

    “废物一个,还他妈装天才。我们都还没开始练剑,你倒是开始了。有个好爹了不起?”

    “别说了。杀了了事。”宋流河冷漠的声音响起,仿佛在说很普通的事情。

    “哥,他好歹也是宋家的嫡子,是三爷的宝贝疙瘩,若是杀了他,咱们会不会像昨天那些叔叔一样?”宋流溪有些担忧的问道。

    宋辰站起身,将长剑提在手中,双眼冷冷的看着宋流河,“很有胆气,可你真的敢杀我,你真的能杀我?”

    宋流河嘴角微翘,在那略显稚气的脸上却现出一副残忍的神色,“嘿嘿,废物少爷,你动动脑子。我要不敢杀你,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过来?毕竟,你那好爹可是杀了五个家族骨干呢!”

    宋辰笑了笑,很随意的挥了两下长剑,“看来只是我父亲的震慑还不够啊!我也要树立一些威信,不然的话,总有些小丑来骚扰我,影响我修炼是小事,坏了我心情才是大事。”

    “哦!好霸道的少爷啊!那你怎么教训我们这群比你厉害的小丑呢?哈哈哈哈!”

    “呵呵!”“哈哈哈……”

    五人猖狂的笑了起来,脸上俱是鄙夷之色,仿佛在看极大的笑话。

    宋辰淡然的一笑,却猛的蹿出,连跨四步,举起长剑,在最旁边那一人还在大笑时,猛然斩下,一剑断头!

    “噗……”头颅滚落,鲜血自脖间断口喷出,发出的响声让人毛骨悚然。鲜血淋下,更是让那活着的四人俱都惊骇,他们没想到,平日怯懦不堪的宋辰会如此血腥强势!

    宋辰的手在抖,心在颤,双眼的眼眶都在跳动,他也害怕。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都是他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是如此残暴的杀法,他如何不怕。

    可他知道,这只是他生存开始的第一步。在以后的日子里,必定少不了血的洗礼!这血,有敌人的,还有自己的。

    “你!你…你……”宋流溪吓的说不出口,惊恐的指着宋辰,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哇啊……”另两个少年已经跌坐在地,淋着血雨嚎啕大哭起来,他们的胆都被吓破了!

    宋流河是最为镇定的一个,他杀过人,可他没想到宋辰竟会如此决绝的杀人。他知道,自己小看了这个废物少爷了!

    “一人的血,无法满足我的剑,你们今日都要死!就如…昨日我父亲的杀伐,刚好也是五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