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中午,宋辰忽的听到一阵嘈杂的声响。探头一望,面色当即煞白。

    “糟糕,那三个少年的家人来寻仇了!”

    粗略一望,宋辰也没细数,五六人的样子。他们都是宋家的分支,若是宋浩山在这里,他们定然不敢来兴师问罪。

    可是现在,宋辰独留家中。以他现在的地位,即便是宋家本家的嫡系少爷,也很危险。毕竟,他是一个废人。不出意外的话,再过半年,十六岁时就是他被异人预测的死期!

    在这个世界,无论哪个家族,都不会为了一个废人死人去计较太多。除非,这个废人能换来极大的好处。除非,这个死人是家族的天骄!

    然而,宋辰既不能为家族带来好处,也不是家族的天骄。真若死了,那就死了便是。

    这是一个异常残酷异常现实的世界!

    宋辰知道这些。所以,他很害怕。

    “拖延时间,等父亲回来。”

    宋辰定了定神,冷静的坐下来,一手提茶壶,一手摆茶杯。在他将茶杯摆出四个时,门被猛的推开。

    “各位叔叔伯伯好,午饭吃了吗?来喝点茶吧,这是家父从铭纹境后期的妖兽那里寻来的灵草泡制的,味道极为独特。”

    他知道这些人的修为,也就在筑基境和铭纹境,比父亲低了一两个大境界。所以,他故意如此演如此说,为的就是提醒这些人,他的父亲修为更高,实力更强。

    铭纹境后期的妖兽,战力之强绝非这几人可以比拟。宋辰在给这些人提了个醒,告诉他们最好别做出什么傻事错事来。

    “各位叔叔伯伯,请坐啊。”宋辰也不起身,只是摆好茶杯,开始倒茶。

    总共来了五人,俱都是中年男子。他们看着镇定自若的宋辰,一时间竟是都有些发怔。

    在他们的印象中,宋辰可是有名的怯懦胆小,据说一次见了个面目凶恶的下人,都吓的嚎啕大哭起来。

    可此时的宋辰呢?

    悠然自得,谈吐得体,完全与传闻不相符。

    “坐吧,我倒要看看这小子是个什么意思?”领头的男子下巴略尖,说出的声音有些尖细,让人听着就不舒服。

    “三哥,别坐了。赶紧将他弄走得了!一个杂种而已,需要认真吗?”旁侧一人说道。

    “对啊,三哥,万一宋浩山回来,咱们可就没辙了。”

    那尖下巴的男子闻言,点点头道:“我本来想看看这小兔崽子耍的什么诡计,现在看来是看不上了。带走!”

    宋辰见两人要过来,当即将手伸进怀里,喝道:“别过来,不然的话,咱们一起死!”

    五人俱都是愣了下,他们看着一脸狠戾的宋辰,竟是都不敢再动。

    “应该没什么问题。别忘了,他是一个废人。”

    “对啊!”那三哥叫了声,左右看了看,道:“他一个废人,能有什么手段?”

    宋辰冷笑两声,脸上的狠色丝毫不减,眼中甚至闪出得意的光彩。

    “你们别忘了,我父亲可是宋浩山,他可是灵台境中期的强大修士,他的手段,你们能比吗?”

    只是这一句话,却胜过千言万语。

    在这个小小的青阳城内,灵台境的修士本就极少,而宋浩山便是青阳城有名的强者之一。

    几人面面相觑,不禁有些疑惑。筑基境的三人望着铭纹境的两人,以他们的认知,也无法猜到宋浩山到底留没留下什么致命的宝物。万一……

    一个小境界的差距就如高山与平原,而一个大境界的差距,犹如天堑一般。他们的修为,无法得悉宋浩山的手段。

    “反正我也只能再活半年,我不介意拉你们几个垫背的。”宋辰有些庆幸的表情和语气,让人感觉他似是就是想快点解脱一样。

    “倒是让我奇怪的是,你们为什么就等不了这些日子呢?处处算计我,想要尽早的杀手我,这是为何?”宋辰如是问道。

    他确实满心的疑问。他从记忆里得知,曾经有不少次都险死还生,现在细细一想,显然是有人故意谋害他。可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威胁,为什么呢?他很想知道答案。

    “有人想要你死,你不死也不成,说到底,你还多活了不少年呢!”

    “住嘴!”领头的一人喝道。

    “他手中不会有灵宝吧?那可是只有灵台境之上的修士才能炼制的!”另一人有些顾忌的猜测着。

    “若是自毁型的灵宝,其威力不亚于灵台境修士的全力一击。要是在这样的地方爆发,我们……”

    五人都是有些惊疑不定,他们看着一脸冷意的宋辰,忽的发现,这个小家伙,有着非凡的心智。

    “算了吧。就如他所说,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死了。”

    “是啊,走吧。”

    五人你一言我一语的,都是慢慢的转身,似是真的打定主意要走。

    宋辰松了口气,紧绷的神经松缓下来。伸进怀中的手,也掏出了一些,没有在防备那五人。

    “嘿嘿,我就知道这小子装神弄鬼!”

    突兀的,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宋辰的身旁,直接将宋辰的双手都给提了起来。鬼魅一般的速度的,莫说让宋辰反应,就是他连看都看不到。

    “果然还是老四聪明。”

    “呵呵,灵宝何等珍贵,即便是灵台境的修士也不能都有,更何况全部财力用来求药的宋浩山?”

    “说的没错。一个毛头小子还想骗我们,是说你聪明呢?还是聪明过头了呢?”

    “哈哈!”

    五人得意的笑了起来,可就在他们认为大局已定时,一个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门口,凭空而现,不带任何的风和气流。

    “你们再笑什么?”宋浩山的声音仿佛是从绝寒之地传来,直接是让听到这声音的五人浑身打了个寒颤,就像是寒冰之刺扎进了心窝,本能的一种颤抖。

    “宋浩山!”五人惊怖大叫,他们的面色苍白如雪,更有甚者竟是浑身抖如筛糠!

    “爹!”宋辰惊喜叫道,他没想到父亲在此时回来了。 ②miào②bi.*②阁②,

    “放开他。”宋浩山的眸光如剑,直直的刺向那抓着宋辰之人。

    其他四人更是不敢动弹,或者说,他们的身躯已经被宋浩山的气息压制的无法动弹。

    “宋浩山,我警告你,最好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你儿子!”那抓着宋辰之人喊道,他更是将一手捏在了宋辰的脖颈,以他的修为,只要想杀,完全可以在宋浩山施救之前杀掉宋辰。

    “我说过了,放开他!”

    宋浩山的声音终于有了些情绪波动,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剑。一把闪着银光,却留着血的长剑!

    剑光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闪起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闪灭的。只是那么一道光,仿佛天外乍现的星芒,仿佛天地初开的一道混沌光,闪灭之间,带走了五人的生命。

    五人犹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实在不明白,只是一道剑光而已,为什么他们五个都死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逆天龙神  星斗至尊  武道至尊(砖家)  无限契约系统  在艾泽拉斯当作家  宠婚撩人:老婆,你好甜  神级武当弟子  伪异能觉醒  天武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