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辰看着轰击而来的拳头,猛的将脑袋一闪,堪堪躲过。而那拳头却正巧打在了抱着他的少年嘴上,发出的声音似是牙与骨头的碰撞,听起来极其不舒服。

    几乎同时,宋辰双脚猛的蹬地,借着对方拳头轰击的力量,紧抱的两人竟是向后倒退。

    牙痛鼻酸的少年根本来不及反应,在撞到墙上之后才缓过神来。

    “疼死我了!”

    抱着宋辰的少年痛叫一声,双手却未松开,对着两个同伴喊道:“等什么!给我打啊!”

    那两人反应过来,跨上两步对着宋辰就是一通乱打。

    宋辰感觉到自己的头懵懵的,耳朵中有尖锐的鸣叫声,剧烈的疼痛让他的身体一抽一抽的。他发现挨打的滋味真的不好受。

    嘴角已经有血淌出,鼻子的血更是不要命的往外流着,他的整张脸都肿了起来,眼睛之下,竟已是血红一片!

    宋辰好不容易提起一丝精神,攥着匕首的右手胡乱的扎着,他现在只能依靠这样的反击,他不想就这么被打死!

    “啊!”

    匕首扎到了身后之人的大腿,紧箍着宋辰的双臂终于松开。

    宋辰抬起胳膊就是一阵乱砍,打的正酣的两人没反应过来,手臂上都被划出了血口,当即是清醒过来,有些惧意的后退了两步。

    “给我滚!”

    宋辰左手扶着墙,右手的匕首却搭在了地上坐着的少年的头顶。只要他想,随意一动,锋利至极的匕首就可以扎进那人的头颅!

    那两人见此,俱是吓的面色发白。都是不敢再动。

    “给我滚,听到没有!?”

    宋辰又重复了一遍,他抬起搭在那人头顶的匕首,意思很明显,带上这货一起滚。

    那两人将宋辰身边的人架起,直接是慌乱的跑了。他们显然是被宋辰给吓到了。

    常年被欺负的废人,反击之下,竟让他们受了伤。巨大的差异,血和疼痛的刺激,让他们竟是对宋辰有了些惧意。

    宋辰慢慢坐下,胸口的疼痛让他浑身乏力。此处的疼痛压过了任何地方的痛感,那感觉,就像是有个东西嵌进了肉了,摩擦着他的骨头,割裂着他的血肉经脉!

    痛,剧痛无比!

    宋辰缓缓的抬起手,慢慢的扒开染血的衣襟,直抵灵魂的剧痛让他险些晕死过去。

    他咬着牙,在看到胸口上的东西后,竟是笑了起来。

    “好歹是与我一起来的…嘶…你竟然还不给面子……”

    他的胸口,那个吊坠,正嵌在血肉之中,与骨头紧紧贴合。

    “那三个蠢货,我若不死,他们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宋辰不敢动,他只是低着头看着那吊坠。

    吊坠不大,原本是墨绿色,仿佛是墨玉雕制而成,可又似绿铜煅铸,沉甸甸的,很有分量,手感很好。

    此时的吊坠,被血染的有些发红,看起来有些妖冶,有些邪异。

    宋辰睁着的双眼变得迷离,似是因为失血过多,又似是到了弥留之际。

    昏昏沉沉之中,他仿佛看到了一座极大的青铜大殿。大殿内雕刻着精美繁复的纹路,仿佛是绝世大师的精雕细琢,又仿佛是天生地成,承载着无数的神秘。

    大殿中央,有一根低矮的圆柱。圆柱顶端放着一个白色玉块。在这样的大殿之中,出现这样的事物感觉很另类,完全不相合。

    宋辰好奇的伸出手,他想看看那玉块是什么东西。可是,让他奇怪的是,无论他怎么伸手去抓,都无法将那个玉块拿在手里。仿佛,那玉块如水中花镜中月,虚幻衍生而出的事物,不是真实存在的,根本无法触碰。

    “我就不信了。”宋辰倔脾气上来,“这个地方神秘非凡,处处透着神异气机,这玉块定然不简单。我一定要获得!”

    迷糊之中,宋辰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将那散发着微芒的白色玉块抓在手中。

    一次不行,就两次。

    两次不行,就三次……

    手掌不停的张开与握起,他不知道试了多少次,他感觉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浑身的气力就要散个干净。

    他不甘心!

    他感觉的到,明明就差那么一点,可就是无法抓住,好像那玉块就是虚假的,是他所看到的幻象,不是真实存在的。

    “不,我不信!这是真的!我能感觉的到,这东西对我无比重要!”

    宋辰在心中嘶吼,他坚定着自己的信念,聚集全部的精力,进行了最后的一次抓取!

    “来吧!”

    宋辰的手伸出,异常缓慢的停在了白色玉块的上方。他没有胡乱的去抓,而是在凝聚着自己的精气神。他知道自己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他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我就要你!”

    宋辰的手猛的落下,穿透了虚妄,遮蔽了光辉,直直的抓住了那白色玉块!

    “呵呵,我终于还是抓到你了……”

    宋辰迷糊的在心中想着,再也无法抗拒身体的疲劳,头一歪,竟是晕了过去。

    入夜,宋浩山从外归来,在小院内寻到如此摸样的儿子,当即恨不得去将造成这一切的人千刀万剐。可他知道,当务之急是救治宋辰。

    好在宋辰受到的都是皮肉伤,只是血液流失过多。只要好生休养,补补血气就无大碍。说来也奇怪,宋浩山在检查宋辰伤势之时,那吊坠竟是从血肉之中钻出,就如活物一般,诡异至极。

    沉睡中的宋辰,他的精神正集中在白色玉块之上。他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他以为这一切都是在梦中。

    而就在他将白色玉块举在自己脸前,想要仔细瞧瞧时,玉块竟瞬间化作一片光辉,如一只只白色的虫豸,仿佛有灵智,汇聚向他的脑颅,竟是从耳孔鼻孔嘴巴钻了进去!

    如此一幕,吓的宋辰直接从梦中惊醒。他喘了两口粗气,看到自己坐在了自己的床上,这才平静下来。

    “呜呜…咕咕……”

    微弱的鸟叫声吸引了宋辰的注意力,他侧头看向窗外,星芒如银,此时正是深夜。

    “那到底是什么?”

    宋辰疑问刚生起,脑颅忽的疼了起来。他双手捂着脑袋,一些信息浮现而出,却是让他惊喜无比!

    “哈哈!这是真的吗?”

    宋辰兴奋的压着声音笑了两声,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吊坠竟然是一种极为神奇的宝物。

    这个宝物,名为炼妖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