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战少,一宠到底! 214 你的姓名氏我的名字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214 你的姓名氏我的名字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龙婉儿就知道,他从来就没有想过那句“照顾你一辈子”,还能有别的含义。

    对女人来说,这句话真的很暧昧,他不懂。

    “原本,你是不是打算娶雯雯丫头的?我是说,你想过娶当初救你的女孩,是不是?”

    “是。”对这事,他从不隐瞒,当初确实是这么想的。

    “现在呢?”

    “随意。”

    “什么叫随意?”他有非衣丫头了啊!

    战九枭却一点都不当这个问题是一回事:“顾雯雯要是喜欢留在战家,我不反对。”

    “不反对是什么意思?你愿意娶她?”龙婉儿一脸震撼。

    “如果她愿意守活寡。”横竖不过是一个战家九夫人的名号而已。

    “你的意思是,就算娶了她,也不会……和她真的做夫妻?”

    龙婉儿实在不明白自家儿子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想法?

    “那……非衣丫头呢?你和她在一起,却要娶别人?”

    “你稀罕战家老夫人的位置吗?”战九枭没有回答,反倒问道。

    龙婉儿自然是摇头,什么战家老夫人的位置,稀罕什么?

    她又不是没钱,自己的钱自己一辈子都花不完,再加上儿子这么出色,总会给她养老吧。

    钱不需要太多,够用就好,所以,当初离婚她是净身出户的,什么老夫人,谁喜欢谁要去。

    “既然连你都不稀罕,那丫头更加不会稀罕。”他有点想回房间了。

    大晚上的不回去抱自己的女人,站在走廊上聊什么?

    龙婉儿真有点想要揍他一顿的冲动:“你以为女人想要嫁给你,就是为了战家少夫人这个位置?”

    这儿子的脑袋究竟是用什么做成的?竟然愚昧到这地步!blp1

    她知道这家伙情商低,但,不至于低成这样吧?

    “不娶她,你怎么保证她的将来?”对女人来说,最幸福的事情是什么?他懂不懂?

    连个战夫人的头衔都没有的话,干嘛还要和他在一起?

    不,不是说一定要什么战夫人的头衔,而是,你的姓氏我的名字……唉,自己都绕进去了,怎么跟他解释?

    总之,女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有个爱自己的老公,几个乖巧可爱的孩子。

    不结婚的话,这男人还算什么自己的老公?

    战九枭不说话,似乎真的在思考这个问题。

    龙婉儿还以为他想明白了,可是,接下来他说的话,却让她几乎眼珠子都要滚下来。

    “保障,不是很容易?她想要的话,我名下所有财产转给她,还不足够?”

    他从来没想要这些什么保障的问题,既然是他的女人,他的一切自然可以随她用。

    不过,如果真的要有保障,才会让女人觉得高兴,转移个财产又不是什么事儿。

    龙婉儿真的要被他打败了,但同时,也被儿子感动了。

    名下所有财产转给非衣……就这一点,她敢说,全世界能做到的男人,大概不会超过十个。

    因为,他的财产,庞大到吓死人的地步!

    阿九真的很在意非衣丫头,尽管,他从不爱说。

    只是,他还是不明白,婚姻对女人来说不仅仅只是一张纸一个保障。

    那是幸福的含义……

    “阿九……”

    “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睡。”战九枭转身就往房间走去。

    龙婉儿追了过去,还想说什么,远处某扇房门,却忽然被推开了。

    “婉姨?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穿着性感睡裙的顾雯雯抖了出来,长腿在睡裙里头几乎没有保留地呈现。

    她摇曳多姿地走到两人跟前,冲战九枭柔柔一笑:“太子爷哥哥,你还不休息吗?”

    “休息。”战九枭将房门推开,长腿一迈走了进去,房门被他随手关上。

    顾雯雯咬了下唇,他竟然从头到尾,连看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今晚,她特地选了一件几乎透明的睡裙,连内衣都没穿!

    可是,他还是像过去一样,不看!

    如果她消息没错,顾非衣那贱人,现在就睡在太子爷的房间了!

    “雯雯……”龙婉儿看了眼顾雯雯那一身睡裙,脸色顿时红了。

    虽然都是女人,但……还是觉得,很不好意思。

    “婉姨,时间不早了,你也该睡了。”顾雯雯冲龙婉儿笑了笑,很温柔的。

    “你这两天头还痛不痛?我帮你摁一下好不好?”

    “没事,我头好很多了,我这就回去睡觉,雯雯你也早点睡。”

    “好。”

    目送龙婉儿离开后,顾雯雯唇角的笑意,瞬间被淹没。

    刚才她的门是虚掩的,龙婉儿和太子爷说的话,她一字一句听得清清楚楚!

    太子爷是愿意娶自己,让她当战家少夫人的,但,龙婉儿竟然想劝他,这是要让他娶顾非衣的意思吗?

    还说什么以后会将自己所有的财产,给顾非衣!她怎么允许!

    这个死老太婆,竟然帮着外人,来对付她!

    顾雯雯恨,恨得巴不得龙婉儿这时候忽然就暴病死去!

    看着空荡荡的楼梯口,顾雯雯十指揪紧。

    既然太子爷说了,不会介意娶她,那么,她就要像个办法,让太子爷和她结婚了再说。

    男人对感情的想法太天真,只要结婚了,她就拥有太子爷一半的财产。

    她怎么可能让他有机会,将自己的财产全部给顾非衣!

    绝不可能!

    ……

    房间里的大床上,女孩睡得安稳,唇角甚至残余着点点笑意。

    不知道这丫头睡着之前,和他妈妈聊了什么,竟然带着笑意入睡。

    这还是顾非衣在他身边的日子以来,第一次睡得这么甜美的。

    遗憾的是,这份甜美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别的人赐予的。

    战九枭站在床边,就这样安静看着她恬静的睡容。

    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人,都可以让她这么安心,反倒,他这个已经跟她这么亲密的男人,却只会让她惶恐。

    对着他的时候,她总是惶恐不安的。

    哪怕她表面上给他满满的笑意,但,每次他靠近,她眼底就会潜意识升起一抹惊慌。

    为什么,她在他身边的时候,就不能像对着他妈妈一样,全然的放松。

    连睡觉的时候,都能下意识去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