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杰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又续上满满的热水,这才合上手机,双手交叠垫在脑后,双眼微合看着川流不息的长河。

    在这片修建在汉水边上的茶馆,光顾的客人也很多,大多数人走到这里,都会选择小歇一下,在茶馆里打会儿麻将扑克娱乐娱乐,但像是夏杰这样点一杯茶,自个儿欣赏风景的可就凤毛麟角了。

    十月的气温还带着一丝热意,好在快接近长假结束了,人流量也不像头几日那么多。

    但正因长假快结束,有的人才终于放了假,得以出门转一转,李三金就是这其中的一员。他背着沉重的旅行包,一大清早就出发,顶着大太阳好不容易走到观光道的尽头,总算是在形式上,完成了一次汉水之旅。

    走完全程,他的加大款短袖已经浸湿完了,他一手撑着腿,一边挥着肥厚的手掌使劲儿扇风,随着身体的摇晃,一身横肉不断地颤抖着。

    看其膀大腰圆的架势,体重起码得一百六往上,更关键是他的身高也同样是一米六,这就很尴尬了。

    “累死小爷了,呼,谁他吗的把这路修这么长来的?”

    李三金又累又渴,他一抖肩,将背着的旅行包斜拉下来,可插在旁边小兜里的矿泉水,都已经见底了,只有一层白茫茫的雾气在上边。

    看着这一幕,李三金彻底忍不住了,他摸了摸宽松的裤兜,里面还有一两张红票子,他看着不远处修缮地古香古色的茶园,咬了咬牙径直走了过去。

    “山涧茶馆?”

    李三金走近了才看见这个店的招牌,他四下打量了一下,这茶园外表看上去很有古风,但里面的大厅里,机麻电视之类的一应俱全。

    在外边的这一圈小茶座里,到是人影稀少,仅仅有个看上去分外强壮的男人正在躺着小歇。

    “你好,请问喝点什么?”

    茶园老板娘笑着走过来,伸手示意他先坐着歇歇,甚至很贴切地给他指了一张藤木编织的长椅,坐上去不仅凉快透风,就连衣裳也干得快。

    李三金之前本以为这里可以买水,结果走到这里竟然没有一个商贩卖水,甚至就连观光车也停在这里,司机都在里边打牌。

    不用想也知道,能在这里开店,肯定是有一定的背景的,所以李三金来之前,也做好了心理准备,在这种自然保护区里消费,那起步价就得比外面贵一倍。

    但谁让他现在又累又渴呢?他也就当放纵自己一次。高消费就高消费吧!

    “恩,就来杯普通绿茶就好。”

    “呵呵,好的。”老板娘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去倒茶了。

    李三金一把将旅行包丢在了空置的长椅上,瘫坐着不愿动弹,直到缓过劲儿来,才拉开背包拿出一本白色封面的书籍,随意地翻看了起来。

    一边看他一边还念念有词,“幸好小爷聪明,没走这上边说的山道,不然就算不掉下山摔死,也得渴死累死在山上。”

    等到茶水送上来了,李三金合上书端起茶杯小口吸允时,书面上的几个大字分外清晰,竟然是一本重印的《汉玉市建城一千四百年记》。

    吸了几口茶水,也不知是累的慌,还是渴的慌,李三金犹如喝到了琼浆玉液一般,对这茶水连连称赞。

    “恩,这汉水之源倒是名副其实,水还真好喝。”

    毕竟这杯茶才泡上不久,茶叶还没散开,他喝到的也确实是水的味道。

    老板娘刚转身欲走,听到这话,也笑了笑解释道:“呵呵,我们这儿的水啊,都是从汉水地下河里直接抽上来的,纯天然过滤,富含多种矿物元素……”

    “呃……”

    李三金愣了愣,低头看了看茶杯,又抬头看了看老板娘,脸上挤出一抹尴尬,“那这水该不会也算钱吧?”

    “呵呵,你放心,水不算钱,管够喝。”

    老板娘笑着放下水壶,又提拎着一个装满的水壶,走到了前面那一桌,将夏杰桌上已经喝了一半,变得温热的水壶给替换了下来。

    “恩,麻烦了。”

    夏杰也从静思中回过神来,他扭头道了声谢,眼神下意识地瞟过周围,和那个刚来的胖子正好对上了眼儿。

    他转动的头陡然一停,盯着李三金皱了皱眉头,他的心里莫名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而李三金可被他看的慌了神,一个穿着背心露着一身疙瘩肉的壮汉,目光凶悍地看着自己,他没由来地感觉到惧怕,连忙低下头不敢直视对方,心里都在下意识想,自己是不是哪里得罪这个社会大哥了?

    “咯吱……”

    李三金眉头一跳,他清楚的听见前方传来一阵座椅的拖动声。

    “完了完了,他该不是要过来打我吧?……”

    就在他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的时候,来人的脚步声在他面前骤然停住了,片刻后,一个低沉的男声响起:“你是,三胖?”

    三胖,是李三金当年在孤儿院里的外号,从小他就胖嘟嘟的,加上他名字里的三字,所以这三胖的外号就流传开来了。

    听到这话,李三金猛地抬起头,看着这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怎么也无法将他的外形,和自己当年认识的人对上号。

    他怔怔出神道,“你怎么知道这个名字的?”

    夏杰微微一笑,刚才他还只是略微有点猜测,但走近后看见李三金桌子上放着的那本书,这才一下子记起了他,毕竟当年在孤儿院大家都瘦不拉几的,就属这小子珠圆玉润的,想忘掉都难。

    “我是夏杰,比你早一年在孤儿院,夏字辈的那一批孩子,有印象吗?”

    当年孤儿院以夏,商,周,秦,四个年代轮替为孩子取名,他被领养之前的名字,就是商三金,只不过后来随养父母改姓了而已。

    李三金愣了一瞬,头脑里一下就联想到了往事,他连连点头道:“夏……杰哥?有有有,有印象,我记得你,你当年打架特别厉害……”

    “哈哈。”听到对方光记着自己打架,夏杰也不禁有些尴尬。

    拉开椅子坐下来,指着他桌上那本书岔开话题道,“怎么,你也是特意来这儿的?”

    提到这一点,双方之间的隔阂一下就消失了,李三金讪笑着,无奈地点头道,“可不嘛,张奶奶当年可每夜都拿这个来讲睡前故事,我当时就想,这辈子总得找个机会来这儿看看,你呢杰哥?你也是专程过来的么?”

    “和你差不多吧。”

    夏杰点点头,拿过桌上这本重印的书,看见上面有时常翻阅的折页痕迹。他也感慨道:“我记得你在孤儿院待了没到一年,就被领养了,过了这么多年难得你还能记着它,有心了。”

    李三金挠了挠头,“嗨,什么有心啊,我也就是无聊,这不正好出版社重印了一批,我路过也就顺手买了一本。”

    “恩。”夏杰随手翻了翻,他对上面的这些文史故事和野史记载都还颇有印象,只不过没有那份感情在里边了。

    这本书,不重要。当年给他讲这本书的人,才重要。

    他放下书,刚想开口问李三金这些年在养父母家里过得怎么样时,仔细看了看他的衣着和背包行囊,却也问不出口了。

    按理说以他这种被领养的情况,怎么着生活上也有人帮衬着,也不至于现在穿的,到和自己之前干工地差不多。

    看来,他被领养的这些年,过得也并不如意。

    夏杰也就换了话题,改为和他聊以前,聊为数不多的共同记忆,倒也交谈甚欢。

    其实两人年岁虽然差不多,但当年入院时三金的辈分矮了那么一轮,两人的圈子也没有多少交集,但现在碰见了,倒也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亲切。

    傍晚,夏杰请他吃了一顿饭,饭后李三金哪怕现金不够,掏出信用卡也想抢着结账,但夏杰硬是不让,后来两人又稍坐了会儿,待到天色将黑时,李三金就告辞离开了。

    饭间,李三金也忍不住吐了吐心声,他小时候胖嘟嘟很可爱,被领养到新家刚开始也很幸福,但后来,那对父母意外地怀上了自己的孩子,这下他就彻底成了一个多余的存在。

    不过,这对夫妻还是算仁至义尽,也尽责地将他抚养长大了,只不过,也仅仅是将他养大而已,管吃管住,他也得帮着家里干活,带小孩。

    生活的惯性是可怕的,他不知不觉在这伪温室里一待就是十多年,直到他出来自立更生后,才发现了世界的残酷……

    送走李三金后,夏杰回到了酒店,站在透亮的落地窗前,看着这条奔流不息的河流,默默地点燃了一支香烟。

    今天的意外相遇,让他也回想起更多幼年时的记忆。

    除了那些零零散散的打架回忆之外,似乎,当年自己的屁股后面还经常跟着一个小尾巴,不知道,她现在过的怎么样。

    “嘶……呼。”

    夏杰一口气就抽掉了整支香烟,吐出一捧浓厚如云的大烟雾。

    这到不是他在怄气,而是他现在的肺活量就这么大,稍稍使劲儿,这烟头歘一下子就燃尽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位面之纨绔生涯  曦的异界之旅  美漫之心念之力  星际法师行  探陵笔录  两界传奇  无限之巫师的旅途  幻想次元掠夺记  末世好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