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飞墨眉毛挑起来:“难不成御剑门的弟子回去以后没有说么?三岛沉海,楼船飞天。虽然西沙秘境以虚化实,可并不曾恢复原来的样子。”

    “这”几位在场的掌门都寻思起来。

    这不合常理。

    就如同一盆水泼到地上,也很快就四处流淌,在他们想象中,一场大水过后,应当水落岛出才对。

    席飞墨不再解释,接着道:“一般秘境,总有进出的周期,咱们以六年为限进行更迭,已经是将时间压缩到极短了。各位掌门也应该从弟子口中了解到每个岛屿之大,在内就算是呆个十年八年、甚至更久,也完全没有问题。西沙秘境崩坏,太早了。”

    他目光再次看向骆云:“昆仑元宗其余弟子的口述中,有一件事情他们都不曾提起,是因为他们都不曾亲见。”他语声凌厉,“西沙秘境崩坏,并非天然,而是人为!”

    “这三条灵脉,是创此秘境的大能放置于三个岛上,灵脉中灵气走向由阵法引导,最终分别导向三岛之上的传送法阵——这点,怕是也没有任何一位弟子回到山门之后回禀过吧?”

    东元派项豪杰道:“我门中有个叫储敏的弟子,曾说席掌门询问过传送法阵的事情,莫不是就是那个么?”

    “对。”席飞墨道,“三个法阵都已经失效,显然有人进入。”

    他望向骆云道:“储敏曾跟着大霹雳门弟子追杀骆云,目睹骆云消失于这法阵之上。只是当时法阵掩埋于泥土之中,未露出真容,众弟子都以为骆云被霹雳符炸的飞灰湮灭了。”

    到了这会儿,骆云不能再沉默不语。

    他微笑道:“正如席掌门推测,我当时命悬一线,阴差阳错的进入了这传送法阵。其后的两个,却是我推测之后,主动寻找。”他毫不畏惧,抬眼直视席飞墨,“若是席掌门得遇这样的机缘,进是不进?遇到机关,开是不开?”

    席飞墨正色道:“进是当进,开也当开。”

    在座的每个人都懂得机缘稍纵即逝,拿西沙秘境来说,席飞墨和骆云口中的法阵与机关,若是骆云不夺此机缘,难道这东西还会一直等着骆云不成?

    席飞墨道:“但,秘境崩溃,水淹三岛,十二仙门之中从未有过哪次,竟然在一个最高境界为引珠境的秘境之中折损这么多的弟子!”

    骆云一时之间无可辩驳!

    别看人修可上天,却难入海。

    当时西沙遽变,他凑巧就在那升空的楼船旁边,极勉强才攀了上去。

    而后众仙门弟子奔逃至此,可仍然亲眼见到有人坠入海中,为海兽所吞噬!久看首发

    席飞墨掷地有声道:“你不曾主动杀过同道中人,却有同道中人因你而死!”

    星天野轻笑了一声,冷声道:“修仙之人,早该知道冥冥中有天道定数,从骆云被追杀至法阵上的时候,一切就已经注定了。就如席掌门所说,是你的话,你也要这般行事,正义凛然的话就无需在这里说了,你到底要怎样?抵命不成?那可是不行。”

    席飞墨脸色微沉:“不抵命,难不成连因果都不用背负么?”

    “因果也是他自己的因果。”

    骆云便看向傅东楼,傅东楼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星堂主果然够决断。”席飞墨道,“那么,三条灵脉,若可开采使用,可供天下仙门培养多少弟子?咱们在座的也不要遮遮掩掩,这些年选拔益发严格,上一次天星阵盘收了不到百人!其中难道不是因为各门派手中的灵矿已经濒临枯竭?不愿意耗费有限的资源在天赋不高的弟子身上?”

    昆仑元宗的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神色凝重起来,这是要说到正题了。

    席飞墨说的修仙界的普遍状况。

    骆氏一族的灵晶,再怎样,也到底是符师造出来的,哪能要多少有多少?

    数百年间历次天星阵盘的选拔弟子,一届比一届的数量少,不能说全是这个原因,可起码有部分原因是——仙门不能随意将灵石这样的资源耗费在星窍开启较少的人上。

    但说实话,以星窍最初点亮的个数来选拔弟子,最多有五成能成才就不错了,其余的却也仍是不堪造就,更让人惋惜的则是最初漏选的人,有的不愿意放弃修仙之路,成为散修之后,往往却是悟性奇佳的美质良材。

    可这也是没有办法,只因为这世上连灵矿都存世甚少,更不要说灵脉。

    “可因为骆云一人,三条灵脉尽数沉入海底!”席飞墨肃声道,“在座各位都知道,入海开采比在地面上开采要多花多少耗费!

    “单就西沙中的海中妖兽已经难以应对,我与师尊入海探查之时,海中的妖兽已经有六、七阶之高。若是互相吞噬,早晚会产生品阶高的妖兽!

    “而西沙这片汪洋已经与南海相通!往好了想,或许妖兽会游入南海,可若是最糟糕的情况,就是南海中的妖兽会循着通路逆流而来!若是将海口堵上,更是耗费极巨!”

    光听他说,在座的人眉头都忍不住要皱起。

    海中,的确麻烦的很。

    而此时,昆仑元宗的七长老也已经神识沟通过了,达成了共识。

    星天野清咳了一声:“席掌门的意思,虽未明言,但我大概也猜到了。”他嘴角戏谑的扬起,道,“以往遇到这样的事情,昆仑元宗因有‘元宗’二字,份额独大,十中取二也是常有的事。骆云是我昆仑元宗中人,他的账,就算到昆仑头上。”

    席飞墨也笑道:“不知这是星堂主一人的主张,还是七位长老的主张?”

    玄芒沉声道:“我七人的主张。昆仑愿意让步的多一些,只与八小仙门份额一样即可。”

    席飞墨一怔。

    他心中曾觉得能将昆仑元宗的份额压到和四大仙门一样就已经不错了,却没想到昆仑一退,便是这一大步。

    玄芒又道:“但有一个条件。”他站起身来,“骆云之事就此揭过。正如我门星堂主所说,任谁也没有第二个选择!这是时也命也运也!怪不得谁来!谁要敢因此事向他寻仇,莫怪昆仑不客气!”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酒鬼醉天  仙道隐名  西游之我为牛蛮  断梦仙缘  仙韵传  在未来当道士  无极圣手  修仙界盗墓贼  大武侠辅助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