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在座的所有雷之国人员都纷纷开口询问云隐忍者村的二尾和八尾的去向,奈良鹿久知道自己不能够再保持沉默了。

    于是,奈良鹿久摇摇头,说道:“大名大人、雷影大人以及诸位,关于云隐忍者村的八尾和二尾的去向,请恕我无可奉告……”

    奈良鹿久刚说到这里,就被四代雷影打断。

    四代雷影怒视着奈良鹿久,说道:“奈良族长,你这也不说,那也不说,那我们云隐忍者村和你们木叶之间的议和,还是不要谈下去了!”

    “雷影大人,不要急嘛!”奈良鹿久说道,“听我把话说完再开口也不迟啊!”

    “好!”四代雷影说道,“你说!”

    “大名大人、雷影大人以及诸位,在整个忍界中,木叶虽然强盛!”奈良鹿久若有所指的说道,“但木叶再强盛也还是不能够脱离朋友的帮助的!”

    “有了朋友的帮助,木叶才能够奋力前行,才能够继续强盛下去!”

    “但朋友之间的相互帮助仅靠情谊是无法长久的,还需要实利来维持!”

    说到这里,奈良鹿久顿了顿,然后再一次说道:“大明大人、雷影大人以及诸位,我现在再强调一遍——木叶不曾将云隐忍者村的二尾和八尾攥在手里!”

    奈良鹿久的这几句话,明着是说自己无法将云隐忍者村的二尾和八尾的去向告知在座的诸位雷之国高层,实际上是在暗中点出了木叶已经拿云隐忍者村的二尾和八尾与其他势力做了交易的事实。

    当然,这是奈良鹿久故意为之——因为奈良鹿久并不想让云隐忍者村的二尾和八尾的问题阻挠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的议和。

    听奈良鹿久这么一说,不管是雷之国的大名,还是雷之国大名府的一众高层都了然于胸,但四代雷影却没有明白过来。

    因此,没听出奈良鹿久话语中潜在含义的四代雷影立即开口说道:“奈良族长,别跟我说木叶朋友不朋友的,我听不懂,我问的是比和由木人的去向,你不要……”

    四代雷影刚说到这里,就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自己身旁坐着的人扯了扯。

    于是,四代雷影止住了话语,转头看了过去。

    见四代雷影转头看来,坐在四代雷影身旁的雷之国大名府高层先是对奈良鹿久等木叶一行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才在四代雷影的耳边轻语了几句。

    听完自己身旁坐着的雷之国大名府高层的解释,四代雷影总算是明白了奈良鹿久话语中的潜在含义。

    可明白过来之后,知晓奈良鹿久还是没有将云隐忍者村的八尾和二尾去向详细说明的四代雷影依着自己的性格,直接问道:“奈良族长,你说来说去,还是没有将比和由木人的去向说清楚!”

    “你何不干脆一点!”

    “如此,大家也节省点时间!”

    听四代雷影这么说,奈良鹿久此刻是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去接四代雷影的话,只好无语的看着四代雷影——此时的雷之国和云隐忍者村是木叶的敌对方,而非木叶的朋友,奈良鹿久是看在木叶与云隐忍者村需要进行议和的份上才将话说到那一步的,若是再有所透露,奈良鹿久就是泄漏木叶机密的罪人了!

    对于这一点,小屋中除了四代雷影以外的一众人等,都一清二楚。

    因此,感到无语的不仅仅是奈良鹿久一人,就连小屋中的一众人等也纷纷感到无语。

    “咳咳!”见到小屋中的气氛尴尬,雷之国大名先是咳了咳,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后,才开口说道:“奈良族长,我们愿意和木叶进行议和谈判,但谈判的时间需要延后一两天——毕竟云隐忍者村的一众高层并不在大名府这边!”

    “大名大人,我们愿意等候!”奈良鹿久说道。

    “奈良族长,你到底……”听到雷之国大名和奈良鹿久之间的对话,四代雷影说道。

    可四代雷影刚一开口,就被雷之国大名打断了。

    “雷影,现在别说了!”雷之国大名对着四代雷影说道,“有什么事情等一下再开口!”

    “好!”听到雷之国大名这么说,四代雷影只好答应道。

    之后,奈良鹿久和木叶一行谈判人员在雷之国大名府的一位高层的带领下,离开了小屋。

    等奈良鹿久和木叶一行谈判人员离开后,四代雷影迫不及待的问道:“大人,你刚刚为什么叫住我?”

    “雷影,奈良鹿久将话说到那个份上,已经是极限了!”雷之国大名说道,“所以,你即便是再纠缠下去,奈良鹿久也不会将二尾人柱力和八尾人柱力的详细去向告诉你的!”

    “问多了,除了徒增双方之间的尴尬以外,没有任何用处!”

    “要知道,现在我们和木叶的关系还处于敌对状态,木叶怎么可能会为了我们而出卖木叶的朋友!”

    “大人,即便这样,那也不能够如此轻易的答应与他们木叶议和吧!”四代雷影说道。

    “雷影,那你说如何?”雷之国大名问道,“你要弄清楚,现在是我们需要与木叶议和,而不是木叶需要与我们议和!”

    “他木叶拖得起战争,但我们可拖不起战争!”

    说到这里,雷之国大名挥挥手,说道:“好了!雷影,如果你还是不明白,那就让大名府的一众高层好好和你谈谈!”

    “如果你不愿意和大名府的一众高层谈,那你也可以和之后到来的云隐忍者村的一众高层谈——我相信云隐忍者村的一众高层面对如今的局势,知道应该如何做!”

    说完,雷之国大名便起身离开了小屋,留下了四代雷影和雷之国大名府的一众高层。

    ……

    奈良鹿久房间中。

    奈良鹿久和木叶一行谈判人员相对而坐,至于刚刚还在一起的那一位雷之国大名府的高层,则早已离开。

    “诸位,看来火影大人派遣我们到雷之国大名府来协商议和停战事宜的这一步棋,看来是走对了!”奈良鹿久说道,“从云隐忍者村四代雷影的态度上来看,云隐忍者村的四代雷影似乎议和停战的愿望并不高!”

    “要不是雷之国的大名压着,我想云隐忍者村的四代雷影可不会有刚刚那么好的脾气!”

    “是啊!”一位木叶谈判人员说道,“奈良队长,听闻云隐忍者村四代雷影的脾气火爆,往往一言不合就动手!”

    “这一次要不是雷之国大名在场,想必我们话没说出一两句,就已经宣告谈判破裂了!”

    “不错!”另一位木叶谈判人员说道,“奈良队长,幸好我们去的不是云隐忍者村!”

    “奈良队长,你刚刚将话说到那一步,对雷之国和云隐忍者村来说,已经是仁至义尽了!”又一位木叶谈判人员抱怨道,“可那一位云隐忍者村的四代雷影也真是的,什么都要究根问底!”

    “难道他不清楚有些话是不能够说透的嘛!”

    “真不知道他平时是如何领导云隐忍者村的!”

    “好了!”奈良鹿久挥挥手,开口说道,“关于四代雷影的这一点,我们就说到这里为止了,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现在我们还是想想接下来应该如何面对云隐忍者村的一众高层和雷之国大名府的一众高层的联手吧!”

    “到时候肯定会有一轮又一轮的艰苦谈判的!”

    “奈良队长说的对!”一位木叶谈判人员说道,“我们还是提早想想应对接下来谈判的事宜!”

    于是,奈良鹿久和木叶一行谈判人员开始协商起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议和谈判的细节来。

    ……

    许久之后。

    木叶一行谈判人员离开了奈良鹿久的房间。

    独坐房间中的奈良鹿久低声自语道:“希望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的议和谈判不要因为云隐忍者村的二尾人柱力和八尾人柱力的事情而陷入进停滞当中!”

    “希望雷之国的大名、雷之国大名府的一众高层和云隐忍者村的一众高层能够压制住云隐忍者村的四代雷影!”

    “希望木叶能够顺利从这一次木叶与云隐忍者村的议和谈判中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希望……”

    ……

    ——————————

    两天后。

    接到雷之国大名府通知的云隐忍者村一众高层纷纷赶到了雷之国大名府。

    于是,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的议和谈判正式开始。

    第一轮议和谈判、第二轮议和谈判、第三轮议和谈判……

    在一轮又一轮的连续议和谈判中,木叶和云隐忍者村之间逐渐达成了共识。

    但木叶和云隐忍者村之间还是存在着某些问题——比如说云隐忍者村需要赔偿木叶的金钱数目;又比如说云隐忍者村按照四代雷影的指示想要进一步获得八尾人柱力和二尾人柱力的去向;还比如说木叶想要从云隐忍者村手里得到云隐忍者村的所饲养的巨龟的问题等等。

    由于木叶和云隐忍者村在这些问题上始终不能够达成一致,导致了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的议和谈判陷入到了僵局的状态。

    见此,奈良鹿久只好派遣人员将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议和谈判陷入进僵持的事实和缘由向木叶前线指挥部的三代火影汇报——毕竟奈良鹿久所具有的权限还不能够擅自决定这些问题。

    而三代火影从奈良鹿久所派遣的人员那里知晓了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议和谈判陷入进僵持的事实和缘由,思虑了许久。

    到最后,除了云隐忍者村想要知道八尾人柱力和二尾人柱力详细去向的问题与木叶想要从云隐忍者村手里得到云隐忍者村所饲养的巨龟的问题外,三代火影本着为两国国民和平生活的良好愿景,在其他问题上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比如说削减云隐忍者村赔偿木叶金钱的数目等等。

    之后,三代火影让奈良鹿久所派遣的人员带着自己做出的让步返回了雷之国大名府。

    见自己所派出去的人员带着三代火影的让步归来,奈良鹿久在欣喜之余,感到了一阵的轻松——如此,关于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的议和谈判,也就能够更进一步了。

    可是,奈良鹿久太过于乐观了——由于三代火影的让步,木叶与云隐忍者村在其他问题上的协商非常顺利,但是在云隐忍者村想要知道八尾人柱力和二尾人柱力详细去向的问题与木叶想要从云隐忍者村手里得到云隐忍者村所饲养的巨龟的问题上,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松口。

    对此,奈良鹿久和木叶一行谈判人员的脸色都十分的难堪——木叶本着为两国国民恢复和平的愿景而做出让步,可是云隐忍者村却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松口,简直是不把木叶所展现出来的诚意当作一回事。

    而云隐忍者村的四代雷影和一众高层,则面无愧色。

    至于说雷之国大名和雷之国大名府一众高层,他们在知晓了云隐忍者村的谈判人员在四代雷影的示意下不肯让步时,选择了装聋作哑——毕竟云隐忍者村的一众谈判人员是在为雷之国和云隐忍者村争取利益!

    在这么谈来谈去却毫无丝毫进展的僵持中,奈良鹿久和木叶一行谈判人员忍无可忍。

    于是,奈良鹿久便直接当着云隐忍者村的一众谈判人员的面,下达了最后通牒——在这一次木叶与云隐忍者村所进行的议和谈判中,如果云隐忍者村实在是不愿意与木叶进行议和停战的话,那么木叶与云隐忍者村之间的议和谈判到此为止,之前双方谈判人员所达成的一切共识全部废除,与此同时,木叶和云隐忍者村之间的战火全面重燃。

    (奈良鹿久和木叶一众谈判人员是在木叶对云隐忍者村所展开又一次大规模会战取得胜利后,才去雷之国大名府协商议和停战事宜的,因此,在奈良鹿久和木叶一众谈判人员前往雷之国大名府协商议和停战事宜时,木叶前线指挥部为了显示出自己议和停战的诚意,下令自己这一方的忍者由进攻转防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豪门缔造者  网游之强化大师  功夫猎人  玩命游戏之江湖  晨曦之剑  逍遥梦路  红警之战神部队  萌物的星河帝国  我的目标是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