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超级神武道 第38章 精神种子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38章 精神种子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山河破碎,景物黯淡,空气灰蒙蒙的,苍凉与孤寂笼罩着此地,有压抑,也有凄厉。

    这里像是被毁灭了生机的世界,没有花草树木,没有鸟兽鱼虫,有的,只有那残败的山,破碎的地。

    砂砾与山石被煞气卷动,形成洪涛,肆虐天地。

    这是此地千万年来不变的景象。

    孤独与枯寂,让人很难平静。

    这里像是炼心狱,给予进入此地的人们心灵上的敖炼与洗礼。

    这是一种煎熬,但也是一种蜕变,来自心灵层面。

    残损的道则笼罩此地,孤独寂寞中还有一种沧桑的意念,万古长存,仿佛上古不曾走远,有人依旧在叙说着上古的往事。

    那是一段血与泪,不屈与不甘的古史。

    山河淌血,炎黄泣。

    足足一个月的时间,秋少白哪里都没有去,也没有起身,像是一块没有任何生命气息的石头,盘坐在山洞内。

    他在思考,在参悟,也在领会,从这漫无边际,充满沧桑的意念中捕捉一些对己身有用的东西。

    起初,他还会时不时的睁开眼睛,带着疑惑,带着不解,带着惊叹。

    意念,这是精神力层次达到某种程度而演化出来的东西。

    太古先贤神佛的意念,时光长河斩不断,乾坤轮转葬不掉,纵身死,意念依然长存。

    这是他惊叹的地方。

    现如今,地球联邦上,武者与基因战士占据了主导地位,是人类生存的中流砥柱。

    然而,无论是武者亦或者基因战士,注重的都是肉身与武技的爆发,忽略了精神力。

    在很多人心中,精神力仅仅只能用作加快领悟武道心诀与武技上,也许,有一部分的天才可以籍此来演绎出精神力提升自身威压的效果。

    但他如今知道,这些都只是皮毛。

    甚至,他自己琢磨出来的精神力化作兵器杀敌的运用也仅是小伎俩,微不足道。

    精神化作意念,一念花开,一念花落,纵然身死道消,意念却长存,永佑后辈。

    这才是精神力演变的方向。

    刚捕捉到这种东西时他很欣喜,然而,之后他蹙眉。

    因为,精神化作意念,一念斩天地,一念化永恒,这样的境界离他现在的精神力层次太远了,远到不可捉摸。

    最终,他放弃了这种参悟,转而希冀这万古不灭的沧桑意念可以洗礼他的精神力,进行敖炼与打磨,进行升华。

    这是他琢磨后得出的结果,这种意念中同样有着磨砺精神力的效果。

    以自己的精神力去应和这漫天的意念,让自己得到共鸣,得到洗礼。

    可以说,这是上古先贤们不灭意念一直笼罩此地的原因,纵身死亦要庇佑后人,给予最大的帮助。

    最终,秋少白长叹,对此默默的道谢,不再有其他心思,认真的进行自己的磨练与蜕变。

    一个月的时间在流逝,他的心神逐渐的沉寂下来,到最后,他仿佛失去了生命的气息,像是一块顽石,不动不摇的坐在这个地方。

    他在进行深层次的修炼。

    精神力像是脱离了本体,化作了一颗种子,于这里生根发芽。

    这颗种子很嫩,很小,很细微,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湮灭,这天地间存在着浩瀚的意念。

    然而,这颗细微稚嫩的种子最终没有被摧毁,浩瀚天地间的意念仿佛有意识般,在淬炼这颗种子,磨去这颗种子本身的糟粕,没有伤及本体。

    这颗种子于是仿佛真的是这个世界的土生土长的一般,在努力的迎合浩瀚的意念,仿佛要生根发芽,长成大树,要重新令这个世界焕发生机。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秋少白无悲无喜,精神脱离,他有所获,也有所得,但,外在的生命气息在流逝。

    一个普通人,一个月的时间不吃不喝,这是对生命的一种藐视,若不是他的肉身强横,最初时血肉之中能量饱满,估计早早的就化作了灰飞。

    此时,他像是一颗石头,精神力化作种子,生命的气息微弱,若是不仔细看,很难知道这是一个人。

    甚至,这一个月的时间来,远处灰色砂砾与山石、粉尘起起落落,有不少飘落在他身上,让他的外表都化作了石块一般。

    灰尘很厚,遮盖了他肉身的色泽。

    但若是仔细看依旧能看得清楚,他的肉身不再有神霞绽放,不再有神曦流淌,皮肤干瘪瘪的,像是枯败的老树,也像是体表覆盖的灰色粉尘。

    光芒黯淡,肉身失去了活力,他像是步入了膏肓的老者。

    甚至,他的发丝也不再有光泽,灰扑扑的。

    一个月来,他的生命气机流逝的非常厉害,即便是他的体魄,也撑不住这种流逝。

    重要的是,这个地方有煞气弥漫,虽然这种煞气没有刻意针对他这个等级的人,但是长期以来的侵蚀,对他的生命力流逝也是一种推动。

    时间还在持续,秋少白像是一颗顽石般扎根于此,没有任何的波动透发,甚至到最后,他心跳的声音都在减弱,有时候甚至要相隔好几分钟才能听到一次跳动的声音。

    若是有外人在此,肯定认为这人已经死去。

    但是,就在第四十九天,这里有动静发生。

    “苍天在泣血,炎黄在落泪。”

    一道宛若梦呓般的声音响起,来自那一块‘顽石’。

    “不屈与不甘的血泪,千万年来不能散去,融入意念中,警醒后人。”

    梦呓的声音继续响起,带着疑惑与迷茫。

    随后,这道声音逐渐的响亮、清澈,不再迷茫,但疑惑依旧在。

    “我见证了那段岁月?”

    最终,这个地方亮起了一道光,像是闪电般,照亮了灰暗的天地。

    扑簌簌!

    满天的尘土激荡,顽石终究不是顽石,秋少白醒来,皮肤干瘪瘪的,发丝也失去了光泽,唯有一双眼睛,璀璨而明亮。

    “那是怎样的一场大战?山河在崩碎,苍穹在滴血,炎黄在哭泣,满天的神仙圣佛在咆哮。”

    他轻语,璀璨而明亮的眼睛里带着一种悲意。

    一个月时间,精神力化作种子,在这个天地间发芽,生长。

    他像是真的回到了那个上古的天地,精神力与无边无际的意念共鸣,恍惚间他甚至看到了那一幅幅逝去的景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