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振与烈焰的对决停止了。

    实际上,就是不停止也不行。

    那一股可怕的威压虽没有刻意的针对他们,但是,他们依旧感觉自己的动作要停滞,受到了超强的限制。

    这一股威压横空而来,甚至都将烈焰给震伤。

    这还要怎么对决?

    纵然他们分出了胜负,最终也不过是沦为配景,不会得到任何人的关注。

    一股威压横空而来就将他们击伤,这样的差距是难以衡量的,注定这一场的主角不会是他们。

    “我@¥%……”

    凌振想要骂人,脸色发黑。

    他很想问一句,这真的是一个来自通州这样的小地方的天才吗?未免强的有点过分了。

    随后,他想到了自己此前的话,顿时感觉自己脸皮子火辣辣的痛。

    这样一个人,真的是他可以比肩的吗?

    纵然他心高气傲,出身不凡,也不觉得自己能够与这样的人争锋。

    接着,他忽然又觉得自己很幸运,暴君没有接受他的挑战。

    不然的话,若是暴君接受了他的挑战,这一战绝对会‘引人注目’,他肯定会被虐的惨兮兮。

    被一巴掌拍飞绝对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别的不说,单单刚才那一股威压就让他有点举步维艰的感觉。

    这样的情况下要怎么去对抗?没办法对抗。

    面对这种威压,就算想出手都很难。

    此时,他也算是知道为何不久前烈家一个天才被轻飘飘的一巴掌拍飞的原因了。

    在这样的威压下,连他都感觉动作要停滞,更何况是那个烈家的人。

    与此同时,还有一个人不能平静,很想骂人。

    “一个可以匹敌我们烈家重点培养的天骄的天才!!!”

    烈焰,烈家唯一站着的人。

    但是此时他内心不能平静,有惊涛骇浪在翻滚。

    这样的气势他不是没有从其他人身上感受过,可绽放这种气势的,是他们超一流家族重点培养的天骄绽放出来的。

    而这个暴君,只是来自通州小家族,甚至都算不上家族。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能匹敌他们家族重点培养的天骄!

    这是何等让人感觉惊惧的事情。

    “而且,他的肉身竟然绽放神霞,这是生命层次提升后的表现!!”

    “我们这到底是惹到了一个什么人!!!”

    烈焰表示自己很想哭。

    一个凌振就够了,打破极限,生命层次提升,这种事情就是超一流家族也只有有限的几个人能有资格拥有。

    可是现在,被他们看不起的秋少白同样是打破极限,提升生命层次的存在。

    这让他心中有一种委屈与愤懑。

    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们还趾高气扬的要将秋少白收为仆人。

    但现实一个巴掌就甩了过来,让他感觉头晕目眩。

    这样一个提升过生命层次的天才,真的是甘心栖居人下的吗?

    ……

    没人能平静。

    威压如天宇降临,一息时间都不到就将烈家一群人给压趴下。

    这种行为虽然算不上火爆,但绝对是让人热血激荡的。

    而且,配合此前烈家的行为话语,更是将这种激荡的热血提升了几个层次。

    “哈哈,我就说过,烈家要倒血霉的。”

    “暴君师兄都不曾出手就将他们镇压,我就想说一句,此前是谁给他们的勇气让他们敢那样挑衅暴君师兄。”

    一群人热议,皆兴奋不已。

    他们的心思很简单,没有想过与秋少白去对比,因为不需要对比,差距如天堑。

    穆主任等人稍微平静了一点,但脸上的惊容却怎么也抹不去,尤以王鹤老师为最。

    他太清楚秋少白的出身根底,再加上此前秋少白问过他的那个问题,让他在心中有了猜测。

    只是他并未说出去,影响太大了。

    凭借自己的修炼打破极限,这种事情一旦传出去,绝对会引起天大的波澜。

    虽可能会给秋少白带来一定的好处,会引起三大至强者的关注,但是也会带来一定的坏处。

    撇开超一流家族不说,就是黑暗神殿知道了都绝对会派人来刺杀。

    这才是真正的危险。

    超一流家族有三大至强者的震慑可能只会在暗地里出手,不敢明面上派遣强者来扼杀。

    但是,黑暗神殿不会顾忌这些,各种手段都可能会施展出来。

    ……

    场中,唯有秋少白平静。

    他淡然而出尘,一双眸子比星空都要深邃,此时看向烈焰,语气轻描淡写。

    “你还要挑战吗?”秋少白问道,语气淡漠。

    他没有出手将烈焰镇压,没有必要了。

    烈家一群人只有烈焰站着,教训已经足够。

    而这里是学院,不可能将烈焰一群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废掉。

    烈焰脸色发白。

    他有怒,有恨意。

    但是,此时不敢说出来。

    他打听过暴君的事情,只要敢反抗,绝对被镇压。

    纵然是天骄少女都被踩脸。

    这种事情以往他不会在意,可现在不能不在意,因为这个暴君真的比他强。

    “你和刀锋之间的事情我不想管,但是有一点你记住,这个地方并不欢迎你。”

    秋少白语气漠然,眸子里飞出两道光束,这是强横的精神力凝成的实质性目光,不仅慑人,且拥有不弱的杀伤力。

    噗的一声,烈焰的身子陡然间翻滚了出去,被这两道精神力聚成的光束给击飞。

    他口中咳出一口血,脸色更白了一些。

    不是他没有反应过来,而是他不敢反抗。

    “这一击算是给你的教训。”

    随后,秋少白这样说道,目光从烈焰身上挪开,放在烈家其他人身上,淡淡的说道,“你们也一样。”

    这一群烈家的人并未受到重伤。

    “秋少白,我们记住你了!”

    烈家一群人目光充满了阴冷,其中一个人更是这样放狠话。

    这一个跟斗真的栽的太狠了。

    啪!

    然而,就在此人话音刚落时,一个巴掌横空甩过来,将这个放狠话的人抽的原地转了好几圈,脸都肿了。

    “啊!”这个人咆哮,恨欲狂。

    “秋少白你!!!”烈焰等人眼珠子都红了。

    “我这是在吩咐你们,并没有让你们回话,所以,你们最好不要再说话。”

    但是,秋少白脸色一沉,眸子开阖间神芒绽放。

    放过烈家这群人,不代表烈家这群人就可以继续挑衅他!

    之所以不动手,只是因为这里是学院,仅此而已。

    “若你们还不走,那就继续躺着!”

    随后,磅礴的气势再度爆发,堪比火山喷发。

    “我们……走!”

    烈焰等人怂了,脸色煞白,飞快的离开,不敢放出半句狠话,甚至,这一次的目标刀锋都被他们间接性的遗忘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  弑神正传  最强系统之狂暴升级  无限升级系统  弱冠少年逐道行  魔术代码  大自在天尊  无尽怒气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