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荣道出了自己的来历,顿时引起更多人的议论。

    “华南战区第十大学的学生?难怪这么了不起啊。”

    “第十大学啊,我也听说过,我们华南战区只有十个大学,但是这第十大学的整体实力可以排在第六七位,不算最差。”

    “是啊,我也了解一些,据说这第十大学招收的学生都是天才,基础心诀等级最低都要第三重巅峰。”

    “难怪他会这么不忿,一个第十大学的天才学生,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轻视了,换做我估计也会忍受不住。”

    “呵呵,这个小家伙要难堪了,惹谁不好非要惹一个可以进入大学的天才呢。”

    很多人都在热议,看秋少白的眼神满是可惜。

    没有人看好秋少白。

    一边是来自华南第十大学的天才学生,而另一边是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是个人都不会看好这个毛头小子。

    然而,在这个时候,人群中有几个人的眼睛却瞪直了。

    “这个少年他……他是我们通州那个少年暴君?”

    “真的是他,原来他真的还活着。”

    “老天,昨天通州传出消息,说这个少年暴君还活着时我都不敢相信,没想到这竟然是真的。”

    这只是一小撮人,看着秋少白的眼神非常的火热。

    他们是秋少白崛起之后才来这武盟分部的,也见过秋少白战斗的视频。

    而这样一个少年暴君,他们自然是多有关注,对秋少白的样子记得很清楚。

    “不要瞎传。”林峰目光一动,嘴角努了努。

    “林……林大人。”

    这一小撮人顿时吓了一大跳。

    林峰,武盟分部真正的实权人物,而且也是一个强者。

    “不要乱说知道吗?”林峰目光有点冷,警告道。

    几个人顿时不敢再议论了。

    …….

    “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先动手。”

    听着人们的热议,魏荣非常的享受。

    他喜欢这种荣耀,喜欢听人这样恭维。

    故此,他对秋少白越发的不喜,甚至是厌恶,有一种想要碾压的冲动,要不是为了在人们面前保持自己的风度,他早就动手了。

    “真是自信啊。”

    “这才叫作死啊。”

    “可怜的人,你要是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估计你就不会这么淡定了。”

    人群中,三五个了解秋少白的人心都在颤抖。

    暴君出手,一个人碾压第一武道学院最强天骄。

    而那,还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现在两个月过去了,谁知道这个少年暴君又有怎样的提升。

    仅看他淡定而从容的表现就知道,这分明就是有十足的把握。

    这一刻,这三五个人觉得那个来自第十大学的魏荣很可怜。

    风光是风光了,可这种风光能持续多久?

    同时他们也暗暗的猜测,这个少年暴君究竟要多久才能镇压这个魏荣。

    ……

    秋少白摇头,这种人心态不好。

    在强者面前不敢吭声,却在弱者面前趾高气扬。

    换句话说,这是欺软怕硬。

    重要的是,这个人这一次惹的还是他。

    “怎么,你不敢动手了?既如此,那就给我道歉,说你是垃圾。”

    魏荣讥笑,周围众人的议论让他的自信心爆棚,越发的趾高气扬了。

    他越来越觉得这是一种享受,点指弱者,称之为垃圾,就此崛起,凌驾于别人之上,这是何等的风光。

    然而,下一秒他脸色变色,浑身寒毛都竖起来了。

    一只拳头,没有光芒,没有气势,像是普通的一拳,然而,这一拳却让他感觉浑身都在战栗,十万个毛孔都张开了,寒气止不住的冒出来。

    “这……”他亡魂直冒。

    他不是傻瓜,这一拳没有任何气势泄露,旁人感受不到,这说明这一拳只是针对他。

    而且,这一拳上蕴含的威压超级恐怖,他感觉自己像是在面对一头武者级的变异兽打出的一击。

    轰!!

    也就是在此时,这一只拳头终于绽放出一股可怕的气势,像是怒海狂涛,惊人至极,但,仅针对他,压制他,让他都不能出手。

    砰!!

    接着,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中,这一只拳头直接砸在了魏荣身上,将他打的横飞,而后坠入人群中。

    这一刻,现场死一般的寂静。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见的事情。

    这是怎么样一种场景?

    一个少年人,像是一头变异兽般,打出的一拳竟然将一个拥有3200力道的华南战区第十大学的天才给镇压了!!!

    这令人悚然!

    真的只有一拳,多一拳都没有,就这样简单却又狂野至极的镇压了那个天才!

    “你……你们谁掐我一下,我看看是不是我在做梦。”

    “我想我见到了假象,这肯定是假的。”

    “这个少年是谁?一拳啊,就将一个准武者中期的人镇压了。”

    “老天,他太狂野了,他竟然真的如此厉害!!!”

    “现在想想,他真的没有轻视这个人的意思,以他的实力,这3200在他眼中确实只能算还可以。”

    许久后,人群躁动。

    二十岁的准武者后期天才,竟然被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拳打的横飞,而且到现在都还趴在地上没能起身。

    这一拳有多重?五千?六千?还是直接就一万力道?

    这一刻,那三五个知道秋少白底细的人也惊呆了。

    “暴君依旧啊!!!”

    “暴君归来,通州的天才们还在他的统治之下。”

    “通州的天,依旧是暴君的天。”

    这三五个人久久不能平静。

    暴君消失了两个月,都传他陨落了。

    但是这一刻他们很想骂人,这哪里是陨落了,这是走的更远,变的更强了好吧。

    一拳镇压准武者中期的天才,这样的实力太可怕了。

    ………

    秋少白收拳,神色平静,一步步走到魏荣面前,语气淡然,道,“你的力量的确只能算还可以,现在,你相信了?”

    他没有在意这个对手,这一次出手也只是因为他说的话的确很难听。

    魏荣脸色煞白,躺在地上到此刻都还没有起来。

    这一拳,不仅击碎了他所有的自傲,让他重新体会到在学院被人压制的滋味,而且,力量也大的吓人,让他受伤了。

    他嘴巴蠕动了许久,却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对这个少年充满了畏惧。

    “行了,你小子别落井下石了,我们走吧。他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实力确实还不错,可别太打击他了……”

    林峰笑骂了一句。

    秋少白略显尴尬。

    两人离开,人群却不能平静。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苍黄  弑神正传  最强系统之狂暴升级  无限升级系统  弱冠少年逐道行  魔术代码  大自在天尊  无尽怒气系统  万象天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