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婚礼,是c市最盛大的婚礼。

    新娘,也是最漂亮的新娘,乔莫晚和贺西珏两人男才女貌,被称作是最配夫妻。

    贺西珏作为盛世总裁,现在婚礼上,几乎上流圈子所有的豪门贵族都来了。

    乔莫晚的酒量不行,在挨桌敬酒的时候,她手里的酒杯是兑了水的白酒,但是,尽管是这样,一桌一桌的挨着敬酒敬过去,乔莫晚也觉得头有点晕了,走路的时候有点踉跄。

    “头晕?”

    贺西珏很体贴的扶住了身后的乔莫晚,乔莫晚点了点头,“有点儿。”

    贺西珏立即就叫了一声后面的穆微晴,“扶着莫晚去休息一下。”

    乔莫晚伸手推了贺西珏一下,“不要,我要自己走,”她眼神极其认真的看着贺西珏,“这是我自己的婚礼,我要一个人走完。”

    贺西珏揽着她的腰的手,渐渐地缩紧了,在她的额上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

    “嗯,好,我们一起走。

    接下来,在敬酒的时候,贺西珏就开始帮着乔莫晚挡酒。

    桌上的人都纷纷说:“来来来,我经嫂子一杯!”

    周围的人也起哄。

    乔莫晚刚上前一步想要拿过酒杯喝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横过来,挡住了。

    贺西珏直接就从乔莫晚的手中将酒杯给拿了过来,不等众人开口,直接就仰头一饮而尽。

    “还有谁想要敬酒的?”

    贺西珏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但是却叫人看了都不约而同的……有点胆战心惊。

    在盛世背后的这几个股东里面,贺西珏是最春风和煦的人,但是,同时手腕却也是最冷厉的。

    狠辣的手腕,就多少人望而却步。

    “不了,不了,喝酒不好,嫂子也少喝点酒,晚上还要回去入洞房呢你说不是!”

    说完这句话,乔莫晚的脸一下就红了。

    白皙的脸蛋,红晕一直从脸上蔓延到耳根,好像是涂了一层绯色的胭脂一样。

    有了前面的一些安排,后面也就顺利的多了,没有人再过来想要敬乔莫晚的酒了。

    婚礼,是每一个女人最向往的时刻,当然也是最累的时候。

    因为一直要保持着自己最好的姿态,笑对所有的宾客。

    等到穆微晴扶着乔莫晚回到化妆间休息的时候,她的脚踝都已经磨出了血泡。

    “哎,你怎么……刚才不说一声啊!”

    穆微晴很明显脸上带着心疼。

    一般来说,新的高跟鞋是有可能磨出血泡来的,只不过……现在这样的血泡,太严重了,在很久以前,穆微晴曾经有一次就磨出血泡,强忍着一个小时,都已经痛的没有办法忍受了。

    而现在,婚礼现场两个小时。

    乔莫晚握了握穆微晴的手,“没事儿,就疼一点儿,你帮我把衣柜里面的医药箱给拿出来。”

    穆微晴在心里叹了一声,拿了医药箱过来。

    乔莫晚紧紧地咬着牙,用消毒过后的针,小心翼翼的俯身用针尖将,血泡挑破。

    然后消毒,最后拿出来一块纱布,轻轻的贴上去包扎好。

    就当她重新抬起脚,想要重新穿上高跟鞋的时候,在一旁不忍心看的穆微晴,忽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是不是疯了,现在还要穿高跟鞋?你的脚不想要了!”穆微晴的声音严厉,很明显已经是生气了,“你给我等着!”

    说完,穆微晴就转身,到另外一边的鞋架里,拿出了一双平底的鞋子,“先穿这个,回去之后好好包扎。”

    乔莫晚点了点头。

    她本来是想要咬咬牙,坚持穿着高跟鞋进行完整个婚礼。

    可是脚实在是疼,也就顺从穆微晴了。

    留下乔莫晚在化妆间稍作休息,穆微晴从化妆间出去,正好碰见贺西珏。

    贺西珏身上穿已经换了一套黑色的礼服,他朝着这边走过来,问:“她呢?”

    这个她,不言而喻。

    穆微晴指了指化妆间的门,然后,轻声说,“新的高跟鞋有点磨脚,她的脚磨破了,我给她拿了一双平底鞋。”

    贺西珏一听,眼睛一下眯了起来,“严重吗?”

    其实说严重不严重,不还是看个人心理承受是多少?比如说现在问乔莫晚,她就觉得不严重,就是稍微疼了点儿而已,也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穆微晴最终斟酌了一下,才说,“我觉得挺严重的。”

    贺西珏没有半分犹豫,直接就推开了休息室的门。

    乔莫晚原本正在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膝盖,听见门被推开的声音,便抬头望过去。

    男人颀长的身影站在门口,一身深黑色的西装,比起刚才来,更加封神俊秀。

    乔莫晚将礼服裙向下拉了拉,盖住了膝盖,重新笑着站了起来,“外面仪式完了吗?还需要我去?”

    “不需要了,我们回去。”

    贺西珏说完,一下就将乔莫晚给打横抱了起来。

    乔莫晚几乎惊叫了一声,抬手搂住了贺西珏的脖子。

    “诶,你……快点放我下去,外面这么多人呢。”

    “外面人多怎么了?我抱着自己的新娘子,他们还有意见么?”贺西珏大步走过去。

    乔莫晚粉嫩的脸蛋上,更加显的娇灿若桃李。

    她将脑袋埋在了贺西珏的胸口,听着他胸腔里强劲有力的心跳。

    从化妆间,经过长长的走廊,经过那些衣冠楚楚的上流人士面前,来到红地毯浸透的一辆豪华房车前面,打开了车门,然后将乔莫晚弯腰放进房车内。

    在车上,贺西珏给杜墨醇打了一个电话,“婚礼接下来的事情,你安排。”

    杜墨淳不用想,都知道贺西珏现在怎么回事,不由得暧昧的笑了一声,“行了,知道你现在火急火燎归心似箭。你们蜜月什么时候走?”

    环球旅行的蜜月,是贺西珏早就已经预定好的,是在婚礼之后的第二天。

    路线都已经完全制定好了。

    “明天。”

    趴在杜墨淳的耳边,正在偷听老爸讲话的贺睿辰小盆友,听到明天这两个字,一下就跳了起来。

    “啊,不行!你们又要把我给留下来!我要跟你们一起!一起!”

    贺睿辰到底还是个小孩儿,杜墨淳站起来,就把他给拎到一边去了,只听贺西珏从电话听筒里说:“待会儿直接叫威廉管家来接,把贺睿辰送我妈那儿去。”

    “明白。”杜墨淳笑着说了一声,“知道今儿是你俩的洞房花烛夜。”

    贺西珏的电话开了免提,“洞房花烛夜”这五个字从手机听筒里传出来,叫靠在贺西珏身上的乔莫晚,一下就红了脸。

    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一下一下的撞击着她的胸腔。

    不一会儿,婚房到了。

    婚房是贺西珏早早一年前就准备好的,里面的装修设计,是乔莫晚自己亲自画出的设计图纸,只是,她却完全不知道。

    贺西珏是叫手下的人,给风语的设计部递送的单子,并且提名就叫乔莫晚作为主要设计师设计。

    乔莫晚自然也都没有多想,只按照这位“雇主”的要求,画出了设计图。

    现在,置身其中,乔莫晚完全呆住了。

    “这……”

    “喜欢么?”

    贺西珏搂着她的腰,吻了吻她的唇。

    “喜欢。”

    这是出自于乔莫晚的手中的设计稿,却也融合了贺西珏的才思妙想。

    现在,这座新的婚房,处处都洋溢着的是喜气。

    在高高的天花板上,是无数粉色的氢气球,帖着化成了一个爱心的图案。

    乔莫晚就要往前走,贺西珏已经是将她给拦住了,叫她坐了下来,从玄关处的鞋架里面,取出来一双柔软舒适的棉拖鞋,给乔莫晚穿上。

    脱掉乔莫晚脚上的平地下,贺西珏的眼光忽然暗了一下。

    白皙莹润的这样一双小脚上,贴了一小块纱布,纱布上还有红色的血迹,隐隐约约的渗透出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天命娇凰  军长家的小娇妻  首席,偷吃请擦嘴  破空天武  全系灵师:魔帝嗜宠兽神妃  萌妻恋上瘾:韩少,娶我!  宦妃还朝  天命为凰  农门茶酒香:娇俏娘子撩汉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