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阴沉着脸,肩膀微微耷拉下来,眉眼间没了平日里的精气神,反倒带上了几分的失落与憔悴。

    沈苏看到他这个模样,心中却是暗暗一喜,就算是他刚刚去找了叶楠那又如何,看他这个样子,只怕那个误会还是没有解开。

    傅薄笙像是没有看到她一般,绕过了她,正打算开门,沈苏上前拉住他胳膊,“阿笙,你刚刚去哪里了?我在这里等了你很久。”

    他现在只是听到她的声音,心中就觉得烦躁,甩开她的手,冷着脸开门,进去,看也没看她,打算直接关门。

    沈苏连忙伸手抵在门上,看着他冷漠的神情,怯怯地唤了一声,“阿笙,你就算是生气,也不要把我关在门口啊。我只是想要和你说说话,想要和你在一起,难道这也有错吗?”

    傅薄笙没有松开关门的手,冷眼看着她,没有说话,沈苏只觉得他清冷漠然的眼眸中还带着几分嘲讽,心中更加不是滋味,等了几分钟,又说,“叶楠不会和你在一起的,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没办法认清楚这个现实吗?”

    许是她戳破了傅薄笙心中最害怕的那个点,他搭在门把上的手微微颤抖了几分,但很快就冷静下来,速度快到沈苏以为自己刚刚出现了幻觉。

    傅薄笙看着她,目光是从未有过的寒意,“沈苏,你问我,那你呢?你到现在还看不清楚我和你没有任何可能性的现实吗?”

    沈苏回答不出来,痛楚地看着傅薄笙,她怎么没有看清,她只是看清楚也不想承认。

    傅薄笙冷笑了一声,“今天的事情到底怎么回事,我心里很清楚,如果你不想事情继续闹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你最好赶紧滚回去。”

    滚回去?

    沈苏身子一晃,头皮刷地就麻了,下意识地喊着,“阿笙,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是真的爱你啊。”

    “爱?你这份爱,我傅薄笙承担不起!”傅薄笙勾了下嘴角,嘲讽地低吼了一句。

    沈苏拼命摇头,想要否决,傅薄笙盯着她,黑曜石一般的眼睛,散发着冰冷凌厉的光芒,给人带来无穷的压迫感,“你以前做过的事都一笔笔的记着,要是你懂得松手,我可以看在以前的份上,就这么算了,可你要是还这样继续胡搅蛮缠下去,别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人!沈苏,你在我身边待过的时间不算短,你应该知道我傅薄笙是怎么样一个人!”

    他的目光很陌生,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个从来都不认识的陌生人一般。不,甚至比对待陌生人还要狠厉上好几分。

    沈苏哭着拉着他的胳膊,“阿笙,我做这一切都是想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能这么对我的,你不能。”

    她不停地重复,嘴里来来回回这么几句,眼泪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流,傅薄笙看到她这个模样,没有任何的心疼,只有厌恶。

    当初他怎么会爱上这样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连小孩子都能当成她达到目的利用的工具!

    当初甚至为了她,做出了那么多伤害叶楠的事情。

    傅薄笙心中除了懊恼,没有任何的情绪,他一把推开沈苏,用力关上了门。沈苏没有任何防备,跌在了地上,却还是不死心,爬到门口,用手不停地捶门。

    傅薄笙坐在沙发上,心烦意乱,回想到今天发生的事情和叶楠对待自己的态度,觉得心痛得想被什么在揉.捏挤压一样,疼的喘不过气来。

    为什么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今天早上,他帮她买药的时候,他明明看到了她眼中的那团火。去游乐园的时候,他们牵着兜兜走在一块儿,与边上任何一对一家三口都没有任何的异样,仿佛他们三个人就应该是以这样的形式出现的。可为什么事情会到了现在这样,解释不清楚的地步?

    也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停止了,他想沈苏应该是走了,想起手机被落在了车上,开门准备去拿,就看到沈苏直挺挺地躺在门口,闭着眼睛,就算是叫她的名字也没有任何的反应。

    他探手在她的鼻子下感受了一下,还有气息,那可能就是晕倒了,想来应该是刚刚情绪激动了一些。

    傅薄笙绕过她,打算直接去按电梯,可想了想,终究还是绕了回去,抱起她放在了客房的床上。

    刚一放下,沈苏就缓缓睁开了双眼,无力地扯开嘴角,“阿笙……”

    傅薄笙凝了凝眉,去掰她抓着衣角的手,可掰开了一只手,另一只手又开始抓着他另一处的衣服,沈苏见他快要发火,于是立马又摆出了一副柔柔弱弱的样子,好像很难受,快要晕倒了一般。

    他一脸无奈,只能作罢。

    叶楠是在书房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才发现有一本书不见了,四处翻找,书柜上都没有,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后来才想起来,之前照顾傅薄笙的时候,怕在家里无聊,就带过去看了。

    回来的时候因为太着急,就忘记从书房里拿出来了。

    如果只是一本普通的书也就算了,可一想到那本书里还夹着一些东西,她就开始有些慌了,要是被傅薄笙看到了,只怕到时候又要生出许多的事端来。

    她虽然不想要再看到他,可眼下没有办法,只得开车去他家,见门虚掩着,没有关上,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看到客厅里没人,整个屋子也都很安静,叶楠以为傅薄笙临时出去了一下,松了口气,想着速战速决,趁他不在的时候赶紧拿上自己的书离开,也省的打照面,两个人会尴尬。

    可经过客房的时候,她听到了一些声音从虚掩着门缝里传出来,脚下的步伐不由一顿,脸色忽地一变。

    沈苏正打算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往门口瞥了一眼,正好看到了叶楠,心中猛地一突,抓着傅薄笙衣角的手暗暗用力。

    傅薄笙因为背对着客房门坐在床沿上,所以没有看到站在门口的叶楠,只是低头瞥了一眼沈苏的手,紧锁着眉头,“沈苏,装晕的话……”

    沈苏意识到他要说什么,连忙坐起来,伸出食指压在傅薄笙的唇上,“阿笙,我刚刚心好痛,后来就没意识了,如果不是你抱我进来的话,我是不是要在地上躺一个晚上了?阿笙,你对我真好。”

    没来由,好端端地说了这么些话。

    傅薄笙脸色一沉,抓着沈苏的肩膀推开她,她双手却是紧紧地抱着他的腰,怎么也不肯松手。

    这一幕,落在叶楠的眼里,却是换了一个味道,不像是两人在起着争执,反倒像是他们在秀恩爱,他想让她好好休息,可她不肯放手。

    因为,沈苏弯起的唇角和眉眼都带着满满的幸福与满足。

    叶楠的心没来由地一颤,摇晃着差点晕倒,她还站在这里看着算什么?自取其辱吗?看着他们大秀恩爱,愈发觉得白天的自己像个傻子一样。

    那种被羞辱,被欺骗的感觉在心中俞烧愈烈。

    垂在身侧的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叶楠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着赶紧拿上书,赶紧离开,可脚踢在了墙上,痛得她闷哼了一声。

    傅薄笙听到外面的响动,眉头倏地一皱,想起身去看看什么情况,沈苏拉着他不肯放手,滴溜溜转着的眼神令他更加起疑。

    刚刚明明说要休息的人,却突然坐起来,说了那些话。

    他脸色一凛,手上一用力,推开沈苏,刚走出客房,就看到叶楠拿着书从书房里出来,心中猛地一突,刚刚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所以她都看到了?

    之前的误会还没有说清楚,现在又被她看到了沈苏躺在这里,自己刚刚还坐在床沿上,只怕误会更加深厚了吧?到时候更加是有口说不清了。

    叶楠看着他,淡淡地开口,“书掉在这里了,我来拿回去,不打扰你了。”

    说着,从他身边经过,离开,傅薄笙伸手握住她的手腕,“我送你回去。”

    叶楠看到站在客房门口的沈苏,想起自己之前还在这张床上睡过几天,心里就一阵犯呕,勉强撑出个微笑,“不劳烦傅总了,我自己有脚。”

    “不麻烦,我正好有话想跟你说。”傅薄笙不肯松手,心中清楚地知道,事情大条了,要是不趁现在解释清楚,只怕真的就没有任何挽回的余地了。

    他更是懊恼,早知道叶楠会过来,他就不应该将沈苏抱进来,不管她是真晕倒还是假装的,都应该任凭她躺在地上,自生自灭。

    叶楠根本没心情听他说什么,只想赶紧摆脱掉他,可却怎么也甩不开傅薄笙的手,终于忍不住,抬起另一只手,一巴掌挥在了他的脸上。

    傅薄笙一愣,显然没有料到叶楠会动手打他,沈苏在一旁看得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心爱的男人被厌恶的女人打了一巴掌,这口气她怎么也忍不下来,她走过来,伸手重重地推了一下叶楠,“贱女人,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打阿笙?你信不信我打死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独家小甜心:恶魔,要抱抱  恶魔校草:小呆萌,好美味!  不言盛景,不叙深情  凤隐于林  护灵人之医道无边  抗战之虎胆龙威  宠妃当道:皇上,该吃药了!  妖孽仙医  亿万老公,送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