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江南第一媳 第405章  失踪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405章  失踪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为了保命,也为了将来,云姨娘很容易投入了蔡永的怀抱。自来内宅女子偷情,是无法瞒住身边人的,所以她的丫鬟也一并被收了。三人在一室胡混,糜烂不堪!

    蔡永年轻力壮,又是官身,又有前程,又擅闺房之术,把云姨娘收服得死心塌地,真是说不出的快活。

    事后,蔡永便问她,在梁家内宅,可曾见过一个小叫花子,十来岁,也不知是男是女。

    云姨娘想了想,摇头说没有。

    蔡永又向她打听梁家内宅事。

    云姨娘便将自己所知道的悉数都告诉了蔡永。当蔡永问梁家丫鬟是不是都丑陋时,她摇头说“才不是”。为讨好他,又绘声绘色地描绘每个丫鬟的特色,其中以樱桃最美,思思和流年次之,璎珞其实也很好看,就是身形像孩子。又说,李惠娘如何美艳,如何有风情等等。

    蔡永早知被梁心铭给耍了,暗自咬牙,又被云姨娘说的勾起一腔邪火,翻身再将她压住,拿她当梁心铭发泄,一面心里发誓:“梁青云,你等着!本官要将你一窝都端了!”

    云姨娘放声尖叫起来。

    蔡永在六安府城没盘桓几日,便接到一则重要消息,丢下云姨娘匆匆带人走了。

    姚褀一直跟踪蔡永,因怕打草惊蛇不敢靠近,没发现蔡永和云姨娘的这出勾当,但蔡永带人离开六安,却是看的真切。他急忙将消息传给梁心铭,自己又跟了上去。

    两日后,姚褀又给梁心铭传来消息,说蔡永一行人往荆州桐柏山去了,只不知为了何事。

    梁心铭疑惑,猜他有了徐涛的下落。

    她正等姚褀进一步的消息,忽然唐知府又来了,这次比前次更慌张,对她说李京和白英两人不见了。

    这二人帮助唐知府建造水泥厂,才准备就绪,谁知前天唐知府接到报信,说他们不见了。唐知府忙命人寻找,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又想,会不会回到陈桥镇这边来了?经打探,也没有。唐知府这才慌张了,急忙来告诉梁心铭。

    梁心铭听后,心一沉。

    她立即道:“请大人传令下去:全面搜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再派人查访,总有人看见他们踪迹。”

    唐知府道:“本官已经吩咐下去了。”

    梁心铭也吩咐衙役在潜县四处搜寻,然后和赵子仪跟着唐知府赶往李京和白英所在的工地。

    她在白英和李京的住处仔细查看后,又去问工地上的民工和其他工匠,事发前那两人有何异常举止。

    查访中,一个给工匠们做饭的婆子悄悄告诉梁心铭,她有天晚上看见李京出来,往田间一片玉米地里去了。

    梁心铭神色不动,觉得这有什么呢?工地上的人大小解更喜欢在田野里解决,李京应该是出来方便吧。

    那婆子似乎看出她心思,又道:“他进了玉米地好久没出来,老婆子还听见里面有女人叫声……”她不好意思说自己窥探人**。因为李京一向不去田间方便,那天晚上却出去了,还钻进了玉米地,半天没出来。她觉得不对,就跑过去看究竟,然后就听见地里有男女苟合的声音。

    梁心铭立即察觉这话漏洞,朝那片玉米地瞧了瞧,又把目光拉回来,目测了下距离——这么远,那女人得叫多大声音,岂不把整个工地的人都惊动了?

    她微笑道:“大娘过去了吧?”

    婆子尴尬得老脸红了,忸怩了一会,不敢隐瞒,点点头。

    梁心铭便明白,李京和女人勾搭上了。

    她便去玉米地里仔细查看,唯恐有人杀了李京,埋尸在此。她和赵子仪、梁锦云把十几条垄沟都走遍了,也没发现异常,倒是有些杂乱的脚印,有大有小。大的像男人的脚印,小的明显是女人的绣鞋踩出来的。

    她不由纳闷:这两人到底有没有发**情呢?大晚上的,跑到玉米地里谈情说爱、风花雪月?她觉得李京并没有这个雅致的情怀,所图的无非就是玩女人。

    难道他们站着办事的?

    李京好歹是工部的人,一般的乡下女人他应该看不上,这工地上的女子……梁心铭脑子灵光一闪,想起一个人来。若是她,为了怕人看出来,还真有可能和李京站着办事,不然回到家,一身泥草,可怎么对人解释呢?

    这人就是云姨娘!

    “捉贼拿赃,捉奸拿双”,梁心铭虽然怀疑,却没有证据,她又没闲工夫耗在这调查,于是和唐知府约定互通消息,她且返回陈桥镇去了。暗地里,她命卿陌派了潜水帮的一个伶俐孩子在工地跑腿打杂,一面盯着云姨娘。

    回去的路上,梁心铭一直沉吟:到底那两人是被害了,还是另有图谋,比如带着她交代的水泥秘密逃跑了?

    赵子仪显然也想到这点,担忧地问道:“大人,这两个人失踪会不会跟水泥有关?他们知道水泥的秘密。”

    梁心铭转脸,面上一片平静,道:“是不是都没要紧。”

    赵子仪纳闷,为何大人一点都不心焦、担忧呢?

    走了一程后,他们上了已经铺好的水泥路。梁心铭看着延伸向远处的大道,听着十几匹马儿铁蹄“哒哒”敲击路面的声音,夏日晚风吹在脸上,热乎乎的。

    她忽然道:“有些人就爱作死!”

    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赵子仪知道“作死”这个词,那是比“找死”温柔点的说法,梁县令说某人作死,那人便要倒霉了。

    他瞟了梁心铭一眼,忍不住微笑。

    梁心铭回到陈桥镇,将李京和白英失踪一事上报徽州府,并从驿路传信进京给王亨。李京和白英是王谏安排的,也熟知他们底细,现在突然失踪,当然要告诉他。

    很快梁心铭又得到消息,也弄清蔡永去了何处:

    原来,徐涛逃往桐柏山投奔禁军副将军郭俊,被官府的人堵了个现行,当场拿下。

    徽州按察使上奏弹劾朱雀王谋反,说赵家就是海盗案背后的主谋,因怕事情败露,才让徐涛杀了牛将军全家灭口,夺了藏宝图,转交给赵寅的属下郭俊。赵寅将郭俊安排到荆州来,就是为了方便接手和处置那批藏宝。

    ********

    谢谢朋友们打赏和投票,继续求月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