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第2881章 误会深种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2881章 误会深种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冰凝想要舍弃曾经极为纯美的爱情,可是老天爷却偏偏不想成全她。没过多久廉亲王就一手策划了冰凝与十四阿哥“巧遇”花园事件,虽然她被流放别院,但是遭受“奇耻大辱”的皇上没有责备过她一句话,没有让她当众出现半点难堪。虽然她是被冤枉被陷害的,但是他能够在第一时间选择了冷静彻查而不是不分青红皂白地责备她,面对这般的绝对信任,冰凝心中再有多少怨多少恨,也是再也怨不起来也恨不起来。如若没有廉亲王制造的那个祸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还要僵持到什么时候,缺少了重量级的契机,两个同样骄傲的人或许永远也没有主动向对方妥协与退让缓和的机会,有"qing ren"终成路人,心各一方。

    这一次的感情危机与上一次既有想像之处,也有不同的地方。想像之处就是皇上再一次将国事与家事搅和在了一起,两次感情危机的起因都是缘于冰凝的娘家,冰凝有这样一个势力强大的娘家既是她之幸也是她之不幸。幸在于有一个强大的靠山,底气就要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足;不幸在于树大招风,早在三年前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就格外忌惮年家的势力,唯恐势力做大到连他都要掌握不住的时候,不如趁早绝了后患。

    早在三年之前,年二公子仅仅是辅佐十四阿哥远征西北就引发了皇上的疑心,更何况现在年羹尧接任抚远大将军,坐拥几十万大军雄据一方,又是一个异心之臣,皇上怎么可能坐视不管?皇上不但不能坐视不管,而且已经到了寝食难安的地步,一日不除一日就要担心吊胆,不知道自己身下的这把龙椅还能够坐多久。

    皇上的担忧尽管没有向冰凝提半个字,然而聪慧如她怎么可能想不到?联想到上一次行册封礼的时候当众宣布免了公主命妇向贵妃娘娘行庆贺礼的圣旨,那个时候冰凝已经想到了有可能是为了打压年家之举,但是因为不想正视现实而逃避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再加上向他进言之后的这一个来月时间,前前后后加起来都过了快四个月了。

    再说两次感情危机的不同之处,那就是缺少外力的推动。上一次有廉亲王的凭空制造事端,却是起到了意料之外的效果,不但没有成功离间皇上与十四阿哥,反而还一手促成了冰凝与皇上的冰释前嫌、重归于好。若是廉亲王知道还有这个结果,定是要将肠子都悔青了。

    这一次没有来自外部力量的推动,皇上又身为天子之躯,来源于自身的原因更是加剧了感情危机。一方面皇上的公务比从前要繁忙了成百上千倍,连吃饭睡觉都要让路于公务,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闲情逸致谈情说爱呢?哪里还有那么多的闲暇时间哄女人开心呢?相反,女人也要像他那样任劳任怨地牺牲自己,成全他的帝王大业,才是尽了一个女人的本分,而不是持宠而骄拖他的后腿。

    另一方面,皇上也是凡人俗子,不是神仙,因此他的心态与心境也是平常人无异。平常人升了大官发了大财都会或多或少地引发心态与心境上的变化,皇上当然也不例外。从前虽然也有夺谪大计像一块巨石压在他的头顶,但是当臣子和当帝王毕竟还是两个概念,现如今虽然也有祖宗家法制约,还有政敌对手擎肘,但是君临天下的气度自是与从前不可同日而语。

    原本皇上就不是爱情大于天之人,又偏偏遇到了同样骄傲、同样自尊心极强的冰凝,又没有外力的推动,这一次的感情危机实在令人堪忧。特别是这一次冰凝自己成了皇上手中的一枚棋子,直接成了政治斗争的牺牲品,而不是像上次那样,仅仅是年家男丁沦为皇上要挟的工具,因而这一次的感情危机可是说是致命的。

    从长春宫请安回来之后,冰凝枯坐窗前足足思考了一个多时辰,将自己从嫁入王府到现在尊为贵妃娘娘的这十四年的过往一一捋顺了一遍,不管是大事件还是小风波,一一都在脑海中重新回顾一番,她也想知道,今天这个局面的造成到底是什么原因,是自己做错了,没有尽到一个女人的本分,还是皇上犯下了不可宽恕的罪过,根本就不是值得她托付一生的良人。

    然而即使想了快两个时辰冰凝仍是理不出半点头绪。若说他对她无情,从前的点点滴滴难道都是虚情假意吗?如果说他对她有情,现如今的这一切又让她如何替他辩解,又如何替他自圆其说?

    册封礼那件事情就先不说了,只说眼前这一桩无头案。明明是她一个人向皇上进的言,连月影都不在场,明明是他答应了她,她又相信他的为人,冰凝才直言相告,可是为什么变成了人人皆知的事情?

    若说雅思琦因为是皇后,他需要向皇后通禀情况,冰凝也认了,然而结果却是连淑清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既然雅思琦不是一个长舌妇,而且皇后的身份也摆在那里,不可能私底下传闲言碎语,那么冰凝只能是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雅思琦是在皇上的授意之下将她进言之事传给了淑清。如果没有皇上的明确授意,雅思琦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无所顾忌地动冰凝?这是最为核心的一点,因此除了这个原因之外,冰凝实在是找不出任何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至于皇上为什么要这么做,那就太好解释了,跟免行贵妃庆贺礼的目的如出一辙,那就是要在皇宫中狠狠地打压她,既让世人清楚,年家势力仅仅局限于西北军营,与京城皇宫没有半点干系,同时也是要又让年二公子明白,冰凝只是一个女人,宠辱全在他这个帝王手中掌控,他可不是一个傀儡,通过后宫间接控制他的想法全都是痴人做梦罢了。

    唯有如此这般,所有的一切才可以解释清楚,所有的疑点才能够真相大白,所有的环节才能够全都顺畅。

    想明白了这一切,冰凝没有解开疑团之后的半点喜悦,相反心情却是更加的沉重了起来。她下了不止一次的决心想要与他一刀两断,然而没有一次她能够真正地狠得下这个心来,不管她做了多么充足的心理建设,也不管她狠狠地告诫自己多少次,可是每当皇上前来看望她,只要他一张口,就像是施了魔法一般,瞬间就击碎了她这颗故作冷酷的心,令她高高筑起的防御城堡刹那间土崩瓦解。

    这一回呢?她还用再做强大的心理建设吗?还有狠狠地告诫自己吗?不用,不用,如此血淋淋的现实比什么都有说服力!面对皇上如此决绝的背叛,面对雅思琦如此狠戾的设局,面对不明真相的人们将信将疑的目光,冰凝的心早已经是结了一层冰又结一层冰,层层叠叠,无止无休。

    原以为她会痛痛快快地,毫不拖泥带水地与他分个彻底,原以为他会依依不舍、苦苦请求她,看在他们曾经过往的情分上,执意挽留。可是残酷的现实啊,为什么一切都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在发展?以为纠缠不清、放不下过去的那个人会是他,可偏偏事实却是她自己;以为心态洒脱、面冷心硬的那个人是她,可偏偏事实却是他。

    老天爷为什么要跟她开这么大的一个玩笑?让她不但沦为众人口中的笑柄,还要成为他眼中最不屑的一枚棋子,想用就用,想抛就抛,招之即来,拥之即去。而她呢?枉读了那么多年的书,枉为了那么多年的人,枉受了父母的悉心教诲,竟然如此轻易地相信了他,将自己的一颗心都掏了出去,到头来却换得如此不堪的结局。

    这是穷极冰凝所有智慧都万万料想不到的结局,骄傲如她,智慧如她,从来都是步步为营,精心规划自己,巧妙算计他人,常在河边走,从来不湿鞋,何时会想到过自己也有今日这一天?

    这一天就这样真实地到来,也令所有的一切尘埃落定,冰凝浮躁了四个多月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没有了任何的牵挂,也没有了任何的伤心,更是再也没有了丝毫的不舍。皇上已经做出了他的选择,不管是背叛也好,也不管是决绝也好,总而言之从今往后,他的一切都与她再没有了半点干系,除了福惠阿哥以外,他们之间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

    这一天,冰凝终于彻底地放下了自己的感情。原本以为她会哭,可事实却是没有流下半滴泪水,眼眶中甚至连一丝雾气都没有;原本以为她会因为伤心的痛苦,久久都不能走出这段心理创伤,然而不管是面对前来请安的福惠,还是才刚刚从学堂归来的湘筠、雪薇,她都是面含微笑、一脸慈爱,日子一天一天如流水般过去,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