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第2644章 要挟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第2644章 要挟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皇上被十四阿哥这个“臣弟也有一个要求”差点儿没把鼻子给气歪了,不过若要是论城府和心机,十四阿哥的修行和道行连皇上的一半都比不上,因此面对他的,皇上仍是一贯的面色如常道:“十四弟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朕都会认真考虑。”

    什么?朕若真心实意地授予老十四一官半职,他感恩戴德来来不及,还有什么脸提要求,更何况还是总理事务王大臣!若是换了他人,早就涕泪横流、谢主隆恩了,哪里会像你这般的有持无恐?哼,看来老十四守了两个月的皇陵真是没有白白浪费功夫,也学会闭门思过、审时度势了,也学会耍心机了,可真是让朕大开眼界呢!那朕今天就好好领教一番,看看你到底长了多大的能耐敢跟朕来斗一斗。

    “回皇兄,臣弟才疏学浅,不管这‘总理王大臣’是出于皇兄的垂青抬爱,还是坊间的流言笑谈,臣弟全都姑且当作妄自多情一回,如若皇兄真是有诚意为老十四谋个差事,那臣兄也有一个要求。”

    主意已定,十四阿哥反倒是心态又平和了下去,不管心中如何波涛汹涌、恨意连连,口气上却是波澜不惊,神态上更是云淡风轻的样子,悠悠然地开了尊口。

    如此审时度势一番之后,尽管面临天大的诱惑,十四阿哥仍是没有轻易地相信皇上。不过虽然看透了皇上的“阴险狡诈”,他才不会上当受骗,然而只要是一想到他的皇兄那么“狠心”地对待他们的额娘,现在又抛出这个诱饵不过就是将他玩弄于掌股之间,十四阿哥登时气冲头顶。好,好,既然皇兄现在给了他老十四这个说话的机会,他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好好地说个痛快!假若皇兄真有此意,下面要说的这些倒也可以算作是他的真心话,假若皇兄果真并无此意,那么他倒是正好借此机会指桑骂槐,好好痛骂一番,畅快淋漓地出一口胸中的恶气。

    十四阿哥是无辜的,他都不知道怎么忽然之间坊间就流传起来他要被授予总理事务王大臣之职。现在正是皇太后仙逝之际,本就是悲痛欲绝的他哪里还有闲心情理会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情,可是他不理会能有什么用处?皇上已经急不可耐地宣他进宫了,还摆出一副不会等闲视之的态度,原本没受传闻半点影响的十四阿哥在皇上如此“重视”之下,心绪再也不像初闻之际那样淡定从容了,现在皇上又抛出“朕若授你总理事务王大臣”这个重磅炸弹,搅得他心里很是浮躁,然而皇上可是出了名的“老狐狸”,实在是扑朔迷离。皇上真有此意吗?以告慰皇太后的在天之灵?太后活着的时候他都没有惺惺作态,现在太后过世了,他根本就都没有装样子的必要!

    什么?难道是自己猜错了?皇兄还真的是有意让自己担任如此要职?十四阿哥完全没有料到皇上会是这么回答他!这可是让他颇费心思,要好好考虑一下,皇兄这是真的有此想法还是虚晃一枪,意图套出他的真心话?

    “十四弟,不管是捕风捉影也好,不管是空穴来风也好,朕问你,如果朕授你为总理事务大臣,你意如何?”

    既然这一切全都在自己的意料之中,面对习性大变的十四阿哥,皇上自然是不会乱了自己的阵脚,至于十四阿哥的拒不接招,皇上当然也有他自己的法子。

    若论心机,十四阿哥绝对不是皇上的对手,然而当十四阿哥一反常态地给他来了一个虚虚实实的答复后,皇上颇感意外,毕竟是几十年的兄弟,从来都是态度嚣张、性子张狂的一个人突然间换了一副狡诈的面貌,甚至是心存城府,实在是不太像从前的老十四,令皇上大感意外,然而再容他仔细想一想,也就释然许多。主要是在宣十四阿哥进宫之前,皇上也是深思熟虑了一番,从多个方面猜测了许多种可能:被冤枉的?与八阿哥串通一气的?默许甚至暗暗促成的?不管是出于哪一个原因,皇上已经暗自设想了他们兄弟之间再度相见时候的场面,或者直接推个一干二净,或者环顾左右而言它,或者胡乱地找一个替罪羊……而从实际情况来看,十四阿哥的表现全都在皇上的预想之中,选择的是第一个方案。

    十四阿哥四两拨千斤般地将皇上踢来的这个皮球极为艺术地又回敬了过去。哼,想从爷的嘴里套出话来,门都没有!

    “回皇兄,臣弟这些日子以来一直为皇额娘的仙逝而日日悲痛、夜夜伤心,从来不曾听到过您刚刚说起的那些传言,因此恕臣弟才疏学浅,不知道什么捕风捉影或是空穴来风,若是皇兄有功夫给臣弟答疑解惑,老十四愿闻其详。”

    尽管十四阿哥因为皇上的明知故问而气恨不平,然而皇上是君他是臣,十四阿哥再有多少愤怒也只能是暂且按下心中的狂燥与恼怒,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足够的实力与皇上硬碰硬地去抗衡。自从先皇过世之后,皇上立即就凭“长兄为父”这个身份来压他十四阿哥一头,好在那个时候还有皇太后,可以凭借皇额娘的身份与皇上针锋相对,现在连皇太后都过世了,十四阿哥失去了最坚固的后援,彻彻底底地轮为了“鱼肉”。识实务者为俊杰,十四阿哥若想留得青山在,就不得不深谋远虑一番,切不可将自己的真识想法完全暴露在皇上面前。现在面对皇上的问话,他打定主意,也要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地与皇上周旋一番,看看那个老狐狸到底想耍什么鬼花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