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没有人陪吃不下?可以喊孟沉过来。”她别扭地动了一下身子,企图挣脱开他的手。

    “是,没有人陪吃不下。”

    乔斯年抓住她的手,替她处理了一下烫伤。

    还好没有大碍。

    他眉头皱着,身上是浅淡的药水味和烟草味。

    “你松手。”叶佳期不习惯这样的触碰,他们这样,算什么?

    乔斯年没松,靠近她时,他闻到了她身上久违的芬芳。

    他抬头,看着镜子里的她。

    一年不见。

    原来真得是一年了。

    “衣服很漂亮。”他从背后搂着她,“就是太瘦了。”

    叶佳期错愕,抬起头,看着面前干净的镜子。

    镜子里,他的头和她挨在一起,他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乔斯年,这算什么。”她淡淡道,“我有男朋友了,你应该知道。”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我有东西送给你。”

    “我不要。”

    “收下。”他的语气里含了命令,命令里却有几分无奈和温柔。

    说着,他抱了她一会儿后就走出了洗手间。

    很快,他取了一张银行卡过来,塞进她的手里:“给你的嫁妆。”

    “乔斯年!”叶佳期猛地转过头,红着眼睛看向他,将银行卡摔在地上,“我不要你的东西!一样都不要!这些年,你没有亏待我,我不会再收你任何东西!”

    “我的一点心意。”

    “我说了我不要!”

    叶佳期胸口起伏不定,喘不过气来。

    她通红的眼睛定定地看向他,她咬紧双唇。

    “你结婚我就不去了,这银行卡你若是不收,我心里头过意不去。毕竟这些年,我一直将你当妹妹。”乔斯年弯腰,从地上拾起银行卡,“密码是你生日。”

    “妹妹?乔爷,那你可还真是禽兽,跟妹妹上床?我没记错的话,我二十岁那年,我喝醉了,你没喝醉。也就是说,你完完全全可以推开我,可你没有。乔爷,这会儿说我是你妹妹了?”

    乔斯年一下子倒无力反驳。

    叶佳期拿过他手里的卡,用力——

    “咔”一声,银行卡折成两段!

    “你爱给谁给谁,别给我就好。我结婚你不用来,我也不想看到你。以后,我也不会回京城,你不想见到我,我也不想见到你。”叶佳期用力推开他,往洗手间外走。

    说到底还是她自己笨,轻易就相信了霍靖弈的话。

    他只是生了病而已,还不至于到那种地步。

    “叶佳期!”乔斯年喊了她一声。

    叶佳期没有理会,扶着墙壁飞快地往病房门口跑。

    她再也不要见他了,再也不要见了!

    每见一次,心口就像是被人用锋利的刀子划开一样,疼得麻木,疼得没有知觉。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不知道。

    为什么啊!

    心脏整个就像是被撕裂,四分五裂,鲜血淋漓,那种痛觉会像蚂蚁一样,挠着她的心口。

    而每撕开一次,伤口都很难再愈合,这种痛是终生的。

    叶佳期跌跌撞撞打开门,飞快地往外面跑!

    她再也不要见他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文明轮回  恐怖沸腾  重生80之顾少圈羊计划  重生之奔腾年代  一品毒妃,邪王滚下榻  宠宠欲恋  我是污妖王  娱乐之唯一传说  庶女狂欢:妖孽王爷小毒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