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紫惊异地看向安闲。“你问她做什么?”

    安闲镇定地说:“刚才,我一出来,她就攻击我。她自称本名小穗儿,来自天界。”

    千紫“哦”了一声,就没了下文。他手心灵力涌动,他手中的发丝就燃烧起来,一会儿的功夫,就化作灰烬。

    “千紫,她到底是谁?她为何……为何要杀我?”安闲露出担惊受怕地神情,焦虑地问,“她会不会本尊下界来杀我?”

    千紫不屑道:“她不敢!”

    安闲再次追问。“她到底是谁呀?”

    千紫叹息一声,说:“玉缺前两世时,我跟在玉缺身边,听玉缺说,小穗儿曾经是离渊的侍女。她现在的一切成就,都是离渊给的。但不知为何,她特别恨离渊。这种人,无须理会,一条白眼狼罢了。”

    刚刚手刃了仇人——的一根头发丝,安闲的心越加沉重起来。

    “鬼圣殿先放一放,必须赶在玉缺之前,拿到育神液。”安闲心想。

    “千紫,你以前跟随玉缺,可曾去过天漏谷?”安闲再问。

    千紫说:“去过呀。那里能通天界,可以寻到一些来自天界的东西!天界的东西,哪怕是垃圾,到了人界,也是极品!”

    安闲很想否认,却无法辩驳。位面层次不一样,天界的确少有凡物,而人界真的少有神物。

    “玉缺最喜欢去天漏谷什么地方?”安闲继续问。

    千紫想了想,说:“天漏谷就那么几个天漏之处,有什么喜欢不喜欢的?哪儿有东西就去哪儿呗?你问这个做什么?”

    安闲关闭了鬼门,御剑飞起来。“我是这样想的,这个小穗儿既然仇恨离渊,她便一定会帮玉缺。说不定她会在玉缺常去的地方等玉缺也不一定。我想顺便去探查下,她在天界到底是何许人也。”

    千紫化作流光飞入安闲眉心,传音给安闲。“有点道理。一万年前,也就是说玉缺的上一世,这个小穗儿曾经在天漏谷深处一片平原里等着玉缺。”

    安闲心中暗喜,总算把地点套出来了。“嗯,我去试试。”

    千紫说:“你这是去拔龙的逆鳞!我可告诉你,就算她在天界就是个虾兵蟹将,要弄死你,也和踩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安闲说:“我悄悄地看一眼就走。”她心道:当我傻呀,现在冲上去与她斗?我肯定是等她走了,再和玉缺抢育神液啦。

    千紫表示无法理解。

    又过了一日,安闲在假装不经意中,询问千紫。“千紫,育神液到底是什么?”

    千紫立即显摆起来。“育神液,那可是好东西。顾名思义,培育神的灵液。只要喝上一滴,就能凝聚神格,从人族转变为神族。”

    安闲暗暗激动。神族,那是比仙族还要高阶的种族。修仙者的最终目的,绝不会止步于成为仙族。成为永生不死的神灵,才是终极目标。

    当然,成为神族,并不表示就一定能成为拥有神位的神灵,但是,这绝对是成为神灵的最佳捷径。

    安闲叹道:“我要是有一滴育神液就好了。”

    千紫嘲笑道:“一滴可不够。你这种大肚婆,要一桶才够!”

    安闲:……

    天漏谷,位于人界的极北之地。

    若是要用小紫这把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飞剑飞过去,没有两三年,绝对无法抵达。

    不过,安闲上辈子跟踪玉缺,发现了一个上古传送阵。从那个传送阵,可以直接传送到天漏谷附近。

    安闲寻了个集市,买了一些皮袄裘氅等御寒之物。最好的御寒之物,当然是焰灵石。可惜,焰灵石乃是可遇不可求的宝物,纵然市面上有,安闲也买不起。

    想到腹中的小宝宝,安闲购买了一整套炉具、大量木柴、炭以及各种食材,让已经能驭人间之物的鬼兵全都搬入鬼冢之中,储存起来。

    这些东西,到了鬼冢之中,都是透明之物,即便占地方,也不显杂乱。就是每次使用,都需要从鬼冢里搬到人间来,有些麻烦。尤其是,中间还隔着一条黄泉河。

    随着修炼的深入,能驭使人间物品的鬼兵越来越多。大家到底都曾经当过人,对人间花花世界有迷样痴迷和向往。给安闲当炊事兵,倒成了个美差,因为可以到人间转转。

    安闲自己倒是轻松得很,只需要找个空旷的地方,打开鬼门,就等着饭来张口。

    于是,荒野里就上演这样一幕。

    一个修仙女子突然从天而降,落地后,收起飞剑,就盘膝坐了,闭目休息。

    一个个鬼影搬着各种家当从虚空中走出来,一些开始搭帐篷,一些开始搭炉灶,一些在周围巡逻警戒,一些在钻进林子,撵兔打鸟掏鸟窝,有时候还采摘些野菜蘑菇。

    很快,一个简单的营地就搭建好了,香喷喷地饭菜整齐地摆放在地垫上。修仙女子停止了修炼,开始进餐。大吃一顿后,就钻进帐篷里去睡觉。

    鬼兵们继续忙碌,洗洗刷刷,收拾停当,散开来,在帐篷周围巡逻警戒。

    两个时辰后,女子睡醒,从帐篷中走出。鬼兵们快速收拾了帐篷,消失在虚空之中。

    女子御剑飞起,破空而去。

    如此赶了八天的路,安闲终于抵达了上古传送阵附近。

    覆盖在传送阵上的茂密的植被已经被揭开了。地上的坑凹里,留下了一些灵石耗尽后的残渣。

    “玉缺!一定是他!”安闲看了一眼就明白,这个传送阵被使用过了!“这个心口不一的流氓!”

    事不宜迟,安闲立即拿了十块灵石出来,塞进传送阵的能量凹槽内。

    安闲将灵力打入传送阵中,激发传送阵。

    轰——

    圣洁的白光从地下升起。这个传送阵被成功激活了。

    几秒钟后,安闲在白光中消失。

    再睁眼,安闲就发现自己处于白雪皑皑的世界里。她紧了紧身上的裘氅,检查了下靴子是否系紧,就抛出了飞剑小紫,向着天漏谷飞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