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上的血迹已经擦干净了,但是,手巾红透了,要不成了。玉穗把手巾丢在地上,一脚踩上去。

    “这样不是很好吗?我听说南荣皇朝的女子都特别保守。她既**于你,想必不敢再对离渊大人有什么念想了。说不定她还会因此爱上玉缺公子您,到时候,公子您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呵!”玉缺把剑慢慢垂下。剑身上的浓烈寒气奇异地淡了下去,很快,这柄剑就变成了一把普普通通地铁剑。“小穗儿,你这是损人不利已。南荣郡主是无辜的。”

    玉穗轻笑一声。“呵?无辜?几岁就会勾搭男人的下贱货,她会无辜?”

    鬼冢中,安闲紧握着飞剑。怒火焚烧着她的心。原来如此!她用了一千年都没有查清的真相,一朝明了。幕后的主使人,竟然是她!

    安闲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杀了她!杀了她!

    洛洛及英灵军们都在远处挖地宫。千紫也被安闲支走。安闲有心找洛一二三来帮忙,她又担心自己离开后,玉穗和玉缺离开。

    刚看了玉缺杀戮兴夏帝国修仙者,安闲已清楚了玉缺的实力。她独自上阵的话,绝不是玉缺的对手。

    不过,眼下,安闲更想杀的人是玉穗。

    “玉缺公子,你该不会被她迷住了吧?啧啧啧,一夜而已,看来她在取悦男人方面果然很是了得?”玉穗把匕首仔细地插进袖子里,笑呵呵地问玉缺。

    玉缺的神情迅速转为冰冷。他手中的剑又闪起了寒冰一般的冰冷光芒。

    玉穗收了笑,娇媚地冲玉缺抛了个媚眼儿。“开个玩笑嘛,别生气啦!人家为了找你,可是受了不少苦。”她指着那囚车说,“在里面蜷了半个月了,可难受死人家了。”她娇糯地撒了一娇。

    玉缺表情冷酷。“你我兄妹情谊已尽。”他转身,迈步就走。

    “等等,人家找你是有大事啦。穗儿知道,穗儿配不上您,不应该对您有任何痴心妄想。可是,”玉穗忽然眼泪涟涟,楚楚可怜。“我真心想为你做一些事情。”

    玉缺停了下来,却没有回头。“不需要!少在我面前演戏!我知道你想报复离渊,想把我当刀使,你得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格。”

    玉穗没有辩解,她径直说道:“诸神墓地的禁制有了松动,我的本尊侥幸弄到了一点点育神液。”

    玉缺迈出了脚步,朝院外走去。“本座不感兴趣。”

    玉穗对着玉缺的背影大声喊道:“下月今日子时,我会把把育神液放入了天漏谷。老地方,你懂的。你一定要准时赶到!”

    玉缺打开院门,走了出去,回手关上了门。

    玉穗看着紧闭的大门,继续说着,“你知道的,育神液乃是神族圣物,不被人界所容,一旦放入,顶多十个呼吸,就会被人界大道规则抹去。玉缺公子,你一定要准时赶到!”

    院门外,玉缺顿足不前。玉穗的话一字不落地进了他的耳朵。

    玉穗的声音又传了来。

    “十几年的朝夕相处,公子您一直把我当做手心里的宝!我不信,恢复了前世记忆,公子您就忘了这些年的情谊!就算你忘了,穗儿却永远都不会忘!”

    “您说得不错,我原本只是想利用您对付离渊。可是,这十几年,您让我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我有很多办法让您提前恢复记忆,可是我没有,因为我舍不得,我就知道,您一旦清醒,就不会再爱我……”

    玉缺抛出了小葫芦,蹬上葫芦,破空而去。

    玉穗停止了絮叨,她的泪水还没停止涌流,目光却从温柔变得锋利如刀,冰冷起来。

    安闲见玉穗停止了演戏,便知道玉缺应该是离开了。

    玉穗走到囚车前,从地上捡起那位真灵境强者的飞剑,一手握着剑柄,一手拍在剑身上,掌心灵力喷吐。她要炼化这把飞剑为己所用。为了演戏逼真,她除了那把贴身佩戴的匕首,再没携带别的东西。

    突然,一股灵力波动从侧面袭来,玉穗身子后仰,手中飞剑顺势横扫。

    安闲一击不中,右手抬剑格挡开玉穗的剑,左手拍出一掌。灵力如风,袭向玉穗。

    玉穗噗通摔倒,就地一滚,一下滚出去几米,双腿一蹬,翻身而起。她抬头去寻敌人踪迹,却迎上了一根巨大的石柱。

    避无可避,玉穗慌忙弃了剑,双手一撑,撑住了扑面倒来的巨柱。

    “啊!”玉穗短促地惊呼了一声。巨柱好重,犹如万斤压顶。

    安闲见玉穗竟然敢用双手来撑冰火帝国之玺,心中冷笑,意念一动,冰火帝国之玺再次急速膨胀,重量快速翻倍增加。

    “你是何……”玉穗汗如雨下,焦急询问。她的话才说到一半,巨柱就翻倍增大了,她再也撑不住。轰隆一声,巨柱倒下,把玉穗压在柱下。

    安闲左手一挥。冰火帝国之玺迅速缩小,转瞬间就变回拇指大小,被安闲收了起来。

    再看玉穗,已经成了人饼。

    奇怪的是,竟没有血肉模糊,玉穗只是变成了纸片人。

    安闲踏步上前,飞剑小紫挥斩而下。

    玉穗的尸体忽然化作一道流光,急速遁去。

    安闲大惊,挥剑就追。但安闲的速度到底慢了,那道流光眨眼间就蹿向了天际。

    一道紫光从鬼门中激射而出,嗖地就追上了那道流光。

    安闲还没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千紫已站在了安闲面前。他对安闲伸出右手。在他的右手手心里,躺着一根黑色却泛着金光的发丝。

    安闲大惊。“这是什么?”

    千紫面无表情地说;“一根头发。”

    安闲凑近了一点,仔细看了又看。这的确是一根头发无疑,一根长约半尺的头发丝!

    “玉穗乃是这根发丝所化?”安闲不敢相信自己的推论。

    千紫点点头。“嗯。这个女人不简单!”

    “她的本尊在天界是何称号?修为如何?”安闲问。

    千紫细细打量了这根发丝,摇了摇头。“看不出来。”

    安闲见千紫的样子不像作伪。方才玉缺在时,千紫不在附近,而是在地宫中。他应该是感应到安闲在战斗,才仓促赶来的。

    “千紫,你可认识一个叫小穗儿的女子?”安闲又问。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