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说道:“不是让你去挖矿。我就是担心岳雲他们挖出了矿,也不认识,想请你去帮他们掌掌眼。怎么样,灵石你要还是不要?”

    千紫伸出手,“成交!”然后又嘀咕道,“你就别做美梦了!小世界怎么可能挖得出矿!就算挖出来那么一点,也肯定是你的前任埋的。”

    安闲走到放置橱柜的地方,从橱柜里拿出一千块灵石,递给了千紫。

    千紫就消失在了鬼冢地表之下。

    洛洛看够了玉穗的伎俩,跟安闲说了一声,也跑去钻地宫了。英灵们都在地下挖洞,很是热闹。洛洛找他们玩去了。

    安闲独自守在鬼门门口,安静地等待着。

    玉穗的苦情戏表演持续了一个多时辰。其间,看押她的修仙者多次提到若是明日见不到玉缺,就要砍玉穗的脑袋。这些话将会长了翅膀一般,被风带着,飞进玉缺的耳朵。

    兴夏皇家卫队修仙者轮班吃完饭了,就押着玉穗在大街上慢慢前行。一路上演悲催残虐苦情戏,到黄昏时分,囚车带着玉穗进了一家大宅院。

    囚车被停在庭院中的廊檐下。既不遮风也不避雨。

    有修仙者走过来,给玉穗送饭。食盒里装的是精致的小菜,还有一壶温热地酒。他小声问玉穗:“娘娘,可有什么吩咐?”

    玉穗小声地说:“严加戒备,他今晚就会出现。他一旦出现,杀无赦!”

    安闲感到摸不着头脑。从前世她调查到的信息来看,玉缺、玉穗兄妹二人的感情很好。这个玉穗后来虽然没有修仙成功,却也有真灵境的修为,活了两百多岁,帮了玉缺很多。可现在看来,玉穗却在计划谋杀玉缺?

    不过,这正合了安闲的意,安闲乐见其成。若是玉穗失败,她不介意跳出来补一刀。她之所以跟着玉穗,不就是这个目的?

    安闲就坐在鬼门门后修炼,耐心地等待着。

    她握了一块灵石在手中,提取其中的阳灵力,配合着骷髅神器从鬼冢抽取俩的阴灵力,融合完美灵力,在体内灵脉中行着周天。一点一点地将帝脉中的道源牵引出来,吸收、融合,再用道源的力量去拓宽、强韧着灵脉。

    一夜无话。

    一道剑光刺破了黎明的黑暗。

    紧接着,一个个兴夏帝国皇家卫队修仙者从各个角落飞窜出来,刀光剑影之中,各种狂暴的灵力潮涌。

    玉缺在战团之中,却显得游刃有余。他手中的武器,已不再是安闲熟悉的紫扇,千紫这会儿在安闲的地下洞穴里当黑工呢。玉缺手中握着的是一柄剑。

    那剑通体如冰,好像万年的寒冰削出,名为冰玉剑。冰玉剑挥舞之间,拍出阵阵寒冷的风暴,剑锋扫过之处,必定冻结成冰。

    安闲活动着手指,心中暗恨:这个王八蛋又去哪里踅摸了这样一把神兵?他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灵髓境!这才几天呀!狗屎!

    安闲倒是没想过,若不是她自己压着修为,她也到了灵髓境了,一点不比玉缺差。

    玉穗缩在囚车的一角,闭着眼,凌乱的头发遮挡了大部分容颜,黑暗中,也看不清她的表情。她好像死了一般,一动不动。

    玉缺只用了几分钟就杀光了所有同是灵髓境的皇家卫队修仙者。只剩下一位真灵境的强者,与之久战不决。

    “玉缺,你到底修炼了什么邪法?三个月就从根本没有灵根的凡人废柴成为灵髓境修仙者!”那位真灵境皇家卫队修仙者很是惊诧。

    安闲猜测这位真灵境强者的内心是崩溃的,他以真灵境的修为,竟然与灵髓境的玉缺战了个平手。

    玉缺并不答话,只是找机会朝囚车方向移动。

    真灵境修仙者冷笑着,守在囚车附近,不让玉缺靠近。“玉缺,你若肯放弃抵抗,跟我回去复命。门中长老看在皇帝陛下的面子上,必定会饶恕你们兄妹,对你们略施小惩便罢了。你若继续负隅顽抗,最终,只会害了你妹妹玉穗娘娘的性命!”

    玉缺冷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一人做事一人当,人是我杀的,与玉穗何干?有种你现在杀了我!李文林那老混蛋连自己的老婆都保护不了,根本不配为帝!”

    真灵境强者厉喝:“冥顽不灵!”

    双方战斗的越发激烈。真灵境强者完全放开了手脚,使出了全力,再无任何顾忌。

    玉缺手中的冰玉剑舞得密不透风。一阵阵寒意狂卷而出,让鬼门中的安闲也感受到了阵阵冰寒。

    安闲紧握了飞剑小紫,等着玉缺靠近鬼门。

    突然,一声惨叫,惊得安闲猛然转头,循声望去。

    却是那玉穗突然暴起,将一柄乌黑的匕首刺进了真灵境强者的后颈。

    真灵境强者缓缓回头,不可置信地望着玉穗,问道:“娘娘?”

    玉穗冷冷一笑,抽出了匕首。

    噗通——真灵境强者倒下了。他的眼睛瞪得很大,很大。

    玉缺站在三米之外,剑峰朝外,一脸戒备地望着玉穗。

    玉穗三下两下砍看了了囚车的铁锁,推开囚车门,走了出去,平静地说:“你恢复记忆了?”

    玉缺点点头。

    玉穗拿出一块手巾,慢慢地擦拭着匕首上的血迹。“知道我是谁了?”

    玉缺又点点头。

    玉穗说:“那你还回来救我?”

    玉缺说道:“在我来之前,我真以为我这一世有了一个凡人妹妹。我一直以为,他们真的绑架了我的妹妹。当我跳进这个院子,看到你,我才明白,小穗儿,你坑我?”玉缺手一抖,剑尖指向了玉穗。

    玉穗嫣然一笑。“哥哥,话不可能这样说。人家是真的十分仰慕公子的风采,才巴巴地赶着来跟您当妹妹的。哥哥,这十几年……”

    “闭嘴!小穗儿!你没资格作我的妹妹!不许再叫我哥哥!”玉缺嫌恶地瞥了玉穗一眼,声音很冷。“三个月前,他们说绑架了你,让我去南荣皇朝……这一切,是你自编自导的?”

    玉穗没有半点计谋被拆穿的慌张,她浅浅一笑,大大方方地点了点头。“嗯啦,玉缺公子,我这次可真是为了你好!若是不这样骗你,你怎么会愿意去睡南荣安娴那个下贱坯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