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闲做了个梦。

    梦到了烈阳之焰和极地之冰。他们一红一白,眉眼和她上次在圣莲湖畔见到的一模一样,年龄却小了很多,只是五六岁孩子的模样。

    他们被一个白胡子老头儿牵着,来到安闲面前。

    白胡子老头儿和蔼地问安闲:“你修帝道?”

    安闲摇头。她问:“何为帝道?我修炼的是鬼主之道。”说完,安闲自己惊住了。她怎么把自己的秘密说了出来。

    白胡子老头儿微笑,说到:“鬼主吗?我助你成为坐拥亿万凶鬼的鬼界尊主,这两个孩子我就带走了。”

    说着,白胡子老头儿就牵着五六岁模样的烈阳之焰和极地之冰转身,迈步,离去。

    安闲立即就要去追,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努力,都迈不开腿。她的双腿似乎被绑住了。

    “不!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他们是我的!”安闲急得大叫。

    老头儿头也不回。“不。他们是我的孩子。他们只是选择了你的肚子作为托生之器。这是个错误的选择,我用亿万厉鬼给你交换,更正这个错误。我带他们走了。”

    安闲的心好像被撕裂了,剧烈的抽痛。她撕心裂肺地大喊:“你胡说!他们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他们是我的孩子!让你的亿万厉鬼去死吧,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小焰,小冰,你们快跑回来呀!”

    两个孩子呆呆的,仍由老头子牵着,木愣愣地走着。

    安闲看那两孩子的样子,分明就是被控制了的木偶样子,心中越发焦虑了。

    她奋力挣扎着,她尝试打开鬼门,鬼门无法打开。她常识召唤千紫,千紫毫无反应。

    “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啊——”安闲用尽全力怒吼着,脖颈上的青筋鼓起,声带都要撕裂了。

    安闲的眼睛瞪得如此之大,以至于眼角都裂开来,有血丝从眼角流下。

    那是她的孩子,她不会用他们去交换任何东西!

    “你想要什么?只要你把孩子还给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安闲嘶哑地哭号。

    已经走出好几米远的老头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来,诡异地笑了。他阴测测地说:“那么……把你得到的帝道传承给我吧。”

    安闲毫不犹豫,“你自己过来取呀!”

    老头子便牵着两个孩子走了回来。他松开孩子的手,抬手抓起安闲的左手,看到安闲掌心的骷髅印记,哈哈一笑。

    老头儿两眼发光,他抬起鹰爪一般干枯却尖利的手,尖锐的指甲犹如利刃一般,插入安闲的左手掌心。

    安闲突然暴起,身子猛然前撞,一头撞在老头的腹部,同时,她的左手一握拳。她的手指却没能掐到骷髅神器上,而是捏住了老头的鹰爪。

    “哼!竟然摆脱了老夫的束缚!”老头儿有些惊讶,却并不怎么在意。

    他反手一拳,打在安闲的下巴上。安闲的头就仰了过去。同时,老头的鹰爪更加用力地插入安闲的左手掌心,扣住安闲的手骨,用力反转,就把安闲的手臂扭得反转了一圈。咔嚓一身,安闲的左手手臂就被扭断了。

    安闲痛苦地哀嚎了一声,一把匕首出现在她的右手。“小焰,小冰,你们快跑回来呀!”安闲疯狂地挥动匕首,朝老头儿身上戳去。

    两个孩子依旧呆呆地站着。

    绝望侵袭了安闲,她更加疯狂地还击。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打死这个老头儿,她的孩子才能安全。

    老头儿抓住了安闲的右手,夺走了她的匕首,一记手刀,将安闲的右臂也斩断了。

    安闲却趁着老头斩她右臂的时候,突然扑向老头儿,一口咬在他脖颈上,同时,用尽全身的力气朝老头儿压去。

    老头儿后退两步,站立不稳,仰面倒地。安闲顺势倒下,用一条腿盘住老头的腰,死死咬住老头的脖子,使劲地撕咬,犹如饥饿的野狼。

    “疯子!疯子!”老头一边骂着一边推安闲,却怎么也推不开。他锋利的爪子犹如匕首一般,一下一下地插在安闲的肩膀上,把安闲的双肩插出了无数的血窟窿。

    安闲浑身是血,却依旧奋力撕咬老头儿的脖颈,咬穿了他的皮,咬穿了他的颈肌,咬穿了他的血管……

    “我不要你的孩子了!我不要你的孩子了!”老头儿惊慌地大叫。

    安闲却不听。她继续撕咬,咬下的血肉,她径直吞了,吞咽时,她也不曾把嘴离开老头的脖子,她的牙齿一刻不停地咬着,吞吸着,情状疯狂之极。

    “疯子!疯子!”老头儿大骂不已。

    “母亲——”一声娇糯地童音响起,犹如一剂清凉的清醒剂,将安闲从疯狂之中拉了回来。

    安闲定睛一看,自己正抱着一块石头啃咬着。坚硬的白石,生生被她啃出了一个拳头大小的坑凹来。

    四周一片荒芜,没有孩子的身影。安闲一阵惊慌,翻身爬起来,腹中却有东西动了一下。她低头一看,自己的腹部高高隆起,原来孩子还在她的肚子里。

    “呼——原来只是个梦呀!”安闲一下放松了。太好了,只是个梦。孩子还在,他们还没出生呢!安闲轻轻抚着肚子,大口大口地喘息。

    “安闲!你这个贱人!”一声厉喝传来。

    安闲猛然回头。

    离渊手握大剑,剑尖直指她的心口,愤怒地瞪着安闲。“你这个贱妇!说,你肚子里的,是谁的种?”

    安闲冷笑,清楚明白地说:“反正不是你的!”

    “你找死!”离渊的剑尖往前一挺,刺破了她的衣服。安闲胸口传来了剑尖的铁质冰凉。

    安闲说:“你杀了我呀!你敢吗?”

    离渊神情就僵滞了。

    安闲用两个手指头捏住离渊的大剑剑锋,将大剑从自己的胸口挪开。她上前一步,逼近离渊,缓慢而凝重地质问:“你杀得了我吗?你们这些幻象!”

    “幻象!”

    “幻象!幻象!”

    安闲的声音引起阵阵回应。她抬起手,一巴掌打在离渊脸上。离渊如烟消散。

    四周,一道道人影出现。熟悉的、陌生的,各个都表情狰狞,充满愤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  无限先知  娜迦神族  进化之眼  无上崛起  无上升级系统  天苍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