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姓们都往映画的方向跑,都想得到这一对莲花。得不到,沾点仙气也好。沾不到仙气,也足够吹嘘一辈子的。

    一红一白两朵莲花停在了映画身边,映画激动得浑身颤栗,抬头看向围观众人,却发现大家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她身上。映画顺着大家的眼神望去,才注意到身边的安闲。

    安闲犹如入定了一半,一动不动。两朵莲花停在安闲面前,对着安闲一点一点的,好像在点头或者拜见似的。

    片刻之后,两朵莲花化作一红一白两道光芒,射入安闲腹中。

    “天啦!钻进去了!”

    “怎么说话的!什么叫钻进去了!这是圣莲托生了!”

    “圣莲投胎,这是要生圣子呀!”

    “快去查查,这是谁家的姑娘。若是未嫁,立即给少爷提亲!”有见识的贵族立即这样吩咐随从。

    “管她是谁,我们家一定要与她家结交!”

    “……”

    大秦百姓围着祭坛指指点点,许多人都挤过来,想要结识安闲。无论如何,都想在第一时间与安闲混个脸熟。

    “小娘子,我是大秦美食第一楼……”

    “你一个商户滚一边去!小娘子,这是我家王爷的名帖。”

    “小姐,我家王子十分仰慕您!”

    “圣母,我家夫人请您去府上听戏!”

    “……”

    若不是韩明杰组织防护还算有利,这些激动的大秦子民已经跳上祭坛把安闲扛走了。

    正喧闹间。

    安闲突然就晕倒了。

    这下人群亢奋了,韩杰明与他的属下们被扑倒在地,人们踩着他们的身体,就往祭坛上爬。谁都想第一时间救下圣莲的母亲!交朋友什么的,哪比得上恩重如山?

    映画乍见安闲晕倒,立时懵了。她就在安闲身边,却慌得手足无措。“仙师大人……仙师……啊!”

    一个紫发紫瞳的紫衣少年突兀地出现,抱起安闲,腾空而起,飞了起来。

    “啊——是仙师——”

    “飞起来了!飞起来了!”

    百姓们发出阵阵惊呼,同时心中充满了遗憾,被人捷足先登了!圣莲的母亲呀!就这样飞走了!可是,这样的机会,谁又争得过仙师呢?

    千紫刚刚带着安闲消失,便有一群修仙者驾驭着飞剑破空而来。他们都穿着统一的服饰,只是镶边的颜色不一。

    “皇家仙师!”有人惊呼。百姓们纷纷下跪,纳头就拜。

    但是,百姓们的一片敬仰之心并没有被仙师们放在眼里。这些仙师看也不看那些百姓一眼,他们只低头看向圣莲湖中。

    岳鹏骑上了战马,提起长枪,跃到湖面之上。岳家英灵军军容肃整,丝毫不乱。

    这群修仙者的神情明显一松。

    “原来只是虚惊一场,还以为这窝鬼被收走了呢。”

    “这些鬼老祖都没能收走,谁又能收走?我就说不用来吧。”

    这些修仙者议论着,没有谁和岳鹏打招呼。

    一群鬼而已,大秦百姓崇敬拥戴他们,大秦皇家仙师们却并不怎么在意。能杀敌又如何,不过消灭些凡兵凡将罢了,又不是灵药,又不能收服来做傀儡,无用之极。

    只不过,大秦的百姓喜欢这些鬼,就姑且养着,谁若敢打这窝鬼的主意,谁就是大秦皇家仙门的死敌。

    大秦皇家仙师们来得匆忙,去得也快。不一会儿,就都飞走了。

    大秦皇家仙师们离开后不久,两个俊美的少年出现在圣莲湖畔。一个十七八岁,一个十三四岁,都是俊美非凡。

    奇怪的是年幼地少年头上扎着一个葫芦,显得有些滑稽。

    那十七八岁的少年身上自有一股贵气,举手投足间,极致尊贵。

    扎葫芦的少年说:“哇,这里好多英灵!”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自古秦地多忠魂,只是大秦的仙门没落了。他们遗失了大秦仙医最精华的那一部分,已经堕落到了只能为凡人看病的地步,修仙者的毛病他们已经治不了了。”贵少年说。

    “玉缺,事情成了吗?我看这湖中的莲花依旧开得很艳丽呢。”

    那贵公子自然是玉缺,扎葫芦的少年就是六界厚土灵葫的人形态——小葫芦。

    玉缺细细观察了圣莲湖一番,说道:“他们离开了。应该是她还没有来得及收服他们。放心吧,只要他们进了那片鬼的世界,屈服是迟早的事。”

    “嗯。她有了那两位星君做鬼卫,必定势力大增。力量大了心就大了,她只怕会求永生。离渊的麻烦大了,你高兴了吧?”

    玉缺朗声一笑。“小葫芦,我们走吧。”

    “去卖丹药吗?我看此地就不错啊,那些大秦仙师肯定非常需要我们的丹药。”

    “不,这一次我们不炼丹。赚钱的事就让那鬼女人去做吧。这一次,我要专心修炼,心无旁骛。”

    “她哪会炼丹?鬼界那帮大佬哪有炼丹的传承给她?”

    “你傻啊,不是还有离渊?”

    “对对,就让他们夫妻享受着人世间的繁华,轰轰烈烈到永远。玉缺你就发奋图强,艰苦奋斗,抢在离渊的前头……”

    玉缺抽了小葫芦的后脑勺,打断了小葫芦的话。“你这样说,好像我是坏人。”

    “你难道不是?”

    “我怎么就是了?我是在追求解放,追求自由!这是多么高尚伟大的情操,怎么在你眼里就……小葫芦,你到底是哪边的?”

    小葫芦弯着腰,张着嘴,用手扶着脖子。“呕——”

    玉缺假装没看见小葫芦的作怪,迈着轻快的部分,风度翩翩地走着。走了几步,感觉手里少了什么。他心中哀叹了一声,若是有一把扇子在手多好?千紫这个叛徒!

    小葫芦对着玉缺的背影喊道:“喂,我说你不炼丹赚钱了,我的灵力用完了怎么办?难道让我像离渊一样挺尸?”

    玉缺踉跄了一下,险些栽倒。

    ……

    安闲悠然醒来,环顾四周,见自己处于一茂密树林之中。

    她抬起左手看了看,发现鬼门依旧呈开启状态。

    自己一定把鬼门留在了圣莲湖边,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是否有人误入了鬼门。圣莲湖畔熙来攘往,人流量很大。

    想到此次,安闲赶紧关闭了鬼门,又重新打开。鬼门就在她的面前出现了。

    安闲站起身来,钻进鬼门之中,随手将鬼门关闭。

    洛洛飞奔过来,扑入安闲怀中。“母妃,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千紫把你抢走不还我了呢!”

    “千紫?”安闲不明所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装备异界  废物拯救计划  魔神始祖  见习法师的海盗日记  希瑞传  神悯  巫师不朽  霸邪狂  暴君归来:霸宠枭后